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1951章 你这辈子只能有我一个…
    第1951章 你这辈子只能有我一个…

    铁一有些胆怯地看向达尔贝,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看清了自己的真正意图。

    达尔贝狠狠瞪了铁一一眼,“吹啊,刚才不是吹得挺好么!继续!”

    其实达尔贝才不想听什么狗屁长笛,他是在跟陆卉儿赌气,故意说的反话。

    陆卉儿觉得达尔贝实在有些幼稚,索性将错就错,“铁一,既然他这么想听,那你就赶快吹一首给他。真正的好音乐是可以撩动人心的。”

    铁一沉默地点了下头,心里很认同陆卉儿的话,却不敢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确实是想撩动人心,而且想要撩的人就尽在眼前,不过却不是现在。

    因为无论是谁,在面对达尔贝那双虎视眈眈的可怕眼神时,应该都不敢再肆无忌惮地含情脉脉了吧!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王后都让你继续演奏了,那就快点吧!”达尔贝再次白了铁一一眼,心里恨不得一拳把他给打飞出去。

    但是理智及时阻止了达尔贝,因为他知道,一旦自己真的这么做了,肯定会气得陆卉儿两天不理自己,说自己是个暴力狂的。

    在达尔贝不善的眼神下,铁一战战兢兢握起长笛,随意演奏了首轻快的曲目,试图缓和下凉亭里那夹杂着暴风雨的凝重气氛。

    一串串音符很快从笛孔里飞出来,奏成连绵的美妙乐章。

    陆卉儿的情绪随着音乐轻快起来,早就沉浸在愉悦的音乐海洋里。

    唯有达尔贝的脸越来越黑,觉得铁一吹得简直就是魔音穿脑,根本没有半点好听的旋律。

    平顺原本是想让达尔贝过来看自己跟铁一下围棋的,怎么都想不到他的爹地居然一过来就坐在那里让铁一吹奏长笛。

    眼看着笛声越来越宛转悠扬,平顺实在是无聊,托着腮帮子趴在桌子上,一会儿看看这个,一会儿瞅瞅那个,觉得简直无聊透顶!

    等一曲过半,平顺听得哈欠连连,没劲儿地偷溜出去。他要去找大将军查玛玩骑马,才不要听这些吵嚷的音乐。

    平顺机智的提前溜走,凉亭内只剩下专注聆听笛声的陆卉儿,以及满脸不爽的达尔贝。

    铁一战战兢兢演奏完一曲,觉得自己已经被达尔贝用目光是杀死过无数次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陆卉儿就坐在达尔贝身边,铁一敢打赌,他下一秒肯定会被达尔贝一拳揍出十丈远。

    “没了?”达尔贝始终拧着眉头,等曲子终于结束,立即冲铁一挥挥手,“你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“是,国王,王后,铁一告辞。”铁一早就被达尔贝阴冷的目光瞪得浑身发冷,这会儿能够离开,正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等铁一离开后,陆卉儿才不满地看向达尔贝,“喂,你今天是不是有点过了?”

    “过了?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过,反而控制的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反而觉得自己很沉得住气,不然那个铁一早就被他一拳揍得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面对沾沾自喜的达尔贝,陆卉儿无奈摇头,“你呀,明明是你让人家来教平顺长笛的,刚才铁一吹得不就是长笛么?到底有什么错的,要被你横眉冷对的?”

    达尔贝十分强势地摇头,“他教平顺没有错,但是对着你吹长笛就心思不正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挫败地不行,“人家只是吹首曲子给我听,你从哪儿看出他心思不正了?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?”

    “幼稚?宝贝,你根本不了解男人。”达尔贝心里堵的厉害,一把把陆卉儿搂到自己怀里,这才继续说道,“没有哪个男人会无事献殷勤,我刚才在铁一的眼里,分明看到他对你有所图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实在是佩服达尔贝的脑洞,哭笑不得道,“拜托你不要这么自我感觉良好,那个铁一各方面条件都挺不错的,他是疯了才会对我这个结婚有孩子的老女人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不,他没有发疯,疯的是你。”达尔贝紧紧抱着陆卉儿,无奈地叹了口气,“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完美,随便的一个笑容就可以令男人疯狂。”

    没人不喜欢听好听话,陆卉儿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她被达尔贝说的心里乐开了花,抿唇笑了起来,“能不能让别的男人疯狂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你多半是疯了。你呀,有被迫妄想症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有被迫妄想症,是你根本就不了解自己的优秀。”达尔贝知道自己再怎么说陆卉儿也不会相信,只好无奈叹了口气,“算了,咱们不争这个没营养的话题。反正你要答应我,以后不可以再理这个铁一,我不喜欢他看你的目光。”

    见达尔贝这么紧张自己,陆卉儿虽然觉得他这个要求有点不近人情,不过还是爽快答应下来,“好好好,我本来就没打算跟他多说,是你想多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反正就是不许!”达尔贝霸道地捧起陆卉儿的下巴,轻轻啃了下她的唇瓣以作惩罚,“你只能被我一个人看,谁敢有别的想法,我一定要把他揍得他老妈都不认得!”

    陆卉儿笑得刚咧开嘴,达尔贝已经趁虚而入,肆意搜刮起她的甘美芳醇来。

    怀里的这个小女人是他这辈子最珍视的珍宝,谁要是敢打她的主意,他保证让那人后悔半生!

    面对霸气凌然的达尔贝,陆卉儿任由他予取予夺。她喜欢蛮霸不讲理的达尔贝,飞扬跋扈的他自带光环,每次都撩得她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刚才铁一说的其实并不对,能撩动人心的从来就不是音乐,而是那深情不渝的眼神,是心有灵犀的悸动,是矢志不渝的相许。

    就像此刻的他们,甜蜜幸福的拥吻着,不会被任何人所打扰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自从铁一上次在平顺的住处遇到陆卉儿后,他每天都会早早带着长笛,想要再跟她来场偶遇。

    对铁一来说,能够那么近看到陆卉儿的笑脸,真的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,不管他什么时候去,也不管他找各种理由待多久,都没能再遇到过陆卉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