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2章 铁鸢下药(1)

    难道,她是有心躲避自己?

    这个想法、令铁一惶恐不安,接连好几天都没睡好觉,眼圈熬得黑黑的。

    不仅铁一睡得不安稳,铁鸢这些天也是心力憔悴,想尽了一切办法想要靠近达尔贝。

    然而无论她想什么办法,都不能看上去自然地靠近达尔贝。

    他是那么的优秀璀璨,就像天上最耀眼的星辰,可却距离她有几亿年的光河,只能远远看着,却不能够触摸。

    铁鸢对这样的现状十分不满,她绞尽脑汁,都想要找到合适的机会靠近达尔贝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很短很短的时间,哪怕要她付出很大的代价,她都心甘情愿,义无反顾!

    这个时机并没有让铁一和铁鸢兄妹俩等太久,在他们煎熬的等待中,终于到了一年一度的丰收庆典。

    P国虽然是个三面临海的岛国,但是有很多独属的节日,而且每个节日都举办的十分隆重出彩,丰收庆典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这天,P国上下早早就挂满了招摇的红色旗帜,丰收的瓜果更是摆满了P国的大街小巷,就连空气中都飘散着果实的清香。

    达尔贝和陆卉儿从早晨就开始为丰收庆典祝福忙碌着,一直到天黑才终于赶回了王宫。

    周围的夜色黑沉厚实,他们并不知道,有一场大阴谋正伺机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陆卉儿觉得浑身黏糊糊的,想去洗个澡,却又执意不让达尔贝跟着,生怕他再会不分场合的冲动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为了丰收庆典跑了那么久,陆卉儿知道自己已经耗尽了体力,真的没有精神再跟达尔贝耳鬓厮磨了。

    面对陆卉儿的坚持,达尔贝只好投降认输,放她独自去洗温泉,自己则走向书房。

    每次陆卉儿洗澡都得一个多小时,达尔贝想趁着这个机会,看下还有没有需要处理的国事。

    他很快来到书房,闲适地坐在靠背椅上,拿起自己的行程表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的侍女走了进来,小声问着,“国王,需不需要喝点什么?”

    达尔贝想了下,“嗯,冲杯咖啡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在外面忙了一整天,还真有点渴了。

    侍女点头退到了外面,准备去帮达尔贝冲泡咖啡。

    她刚走到拐角的地方,黑暗中突然伸出一双手,捂住了侍女的嘴,把她的惊呼声牢牢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别怕,我有事需要你帮忙。”一道女声响起,被捂住嘴的侍女这才惊魂未定地点点头,表示自己不会出声。

    “很好,只要你不出声,我就不会为难你。”那人送开这名侍女,露出掩藏在黑暗里的真容,赫然是处心积虑想要靠近达尔贝的铁鸢。

    铁鸢手里拎着个布袋子,“这是五根足金金条,只要你帮我个小忙,它们就归你了。”

    侍女看着那沉甸甸的袋子动了心,“什么……什么忙?”

    “我去帮你冲咖啡,然后你端进去。只要你帮我办妥了这件事,我再给你十倍的黄金,怎么样?”铁鸢早已经盯了这名侍女很久,知道她十分贪财。

    果然,侍女的眼睛在黑暗里亮了起来,那么多黄金,她一辈子都花不完啊!

    “可是,那是要泡给国王的咖啡,他要是有什么事的话,我的小命就别想要了。”

    侍女想到可怕的后果,犹豫了一会儿,才艰难的摇头,“不行,我不可以用生命去换拿不到的金钱。”

    铁鸢就怕她不同意,急得一把把布袋子塞进侍女手里,“你是不是怕我在咖啡里下毒?我疯了才会做这种蠢事!实话告诉你吧,我是想要上位成为国王的女人!等我做了王妃,一定不会亏待你的!”

    这名侍女是认识铁鸢的,知道她是太尉大人的女儿。这么晚了铁鸢能够趁黑进入皇宫,说不定这件事是经过太尉大人允许的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真的能帮到未来的王妃,以后的前途岂不是更加明朗?

    侍女再次看了铁鸢一眼,发现她满脸都是自信,干脆咬牙答应下来,“好!我帮你!”

    为了以后的坦途大道,她怎么能不博一次呢?

    铁鸢跟这名侍女的想法是一样的,不成功便成仁,为了能够顺利上位,她只能使出这无往不利的老招数了。

    不管招式老不老,只要能让达尔贝顺利娶她就行!

    黑夜中,两个灵魂浅薄的人很快达成了共识,侍女小心翼翼领着铁鸢,一路来到了皇宫的厨房,“就是这儿,我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铁鸢点点头,两人闪进去,立即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侍女动作熟练的冲好咖啡,铁鸢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个精致的小瓶子,拧开口倒了些黄色粉末进去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很快消融的粉末,侍女明显有些紧张,“你确定这些真的不会伤害到国王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可是要做王妃的人,怎么能亲手毁掉自己的幸福呢?”铁鸢笑得格外得意,端起那杯加了料的咖啡放在侍女的托盘上,“去吧,我说过的,只要我成功,就一定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侍女犹豫地看了铁鸢一眼,又看了下端着的咖啡,毅然端着朝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富贵险中求,或许她这次押对宝了呢?

    铁鸢站在书房外,目送侍女走进去,一颗心开始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那些药粉,是她花了高价从国外买来的。

    除非达尔贝不喝,只要喝了,就一定会成为她的囊中之物!

    书房内,达尔贝仍在埋头忙碌着,侍女端着那杯加了料的咖啡,轻轻放在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敢去看达尔贝的眼睛,生怕会被发现猫腻,放下后就匆忙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达尔贝只顾着忙碌,根本没有注意到侍女的异样,等抬头看到桌面上有杯温热的咖啡,端起来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等咖啡喝完,达尔贝继续开始忙碌起来,谁知道他刚拿起来签字笔,眼前就突然黑了一下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眩晕感让达尔贝不悦地皱起眉头,他立即警惕地抬起头,正好撞上守在门外侍女探询的目光。

    达尔贝立即站了起来,怒冲冲瞪着那名侍女,“说!刚才你端过来的咖啡是不是有问题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