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1954章 撞见这一幕,被气晕…
    第1954章 撞见这一幕,被气晕…

    “嗯,你先下去吧。”陆卉儿的声音跟着远远传过来,一如既往的温柔沉静。

    铁鸢没想到陆卉儿居然过来的这么快,害得她都来不及偷个吻。

    眼下是她能否成功最关键的时候,铁鸢不敢再耽搁,连忙用手里握着的银针,狠狠刺了达尔贝一下。

    刚才的迷、药顺利令达尔贝昏迷,铁鸢知道,自己如果不把达尔贝弄醒,根本无法、令别人相信达尔贝睡了自己。

    而且她就不信了,自己脱得精、光躺在达尔贝身边,他会坐怀不乱!

    银针的刺痛令达尔贝醒来,他立即感觉到身边躺着个女人,还以为是陆卉儿,眼睛都没睁开就搂住她的纤腰,“宝贝,你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铁鸢不敢多说,生怕一出声就会被达尔贝识破,而是窃喜着往达尔贝怀里缩,恨不得当场就给已经走过来的陆卉儿表演场活春、宫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是不是知道我发了疯地在想你?你怎么不出声?”达尔贝疑惑的掀开沉重的眼皮,这才看清身旁躺着的,根本就不是他的卉儿!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你……?”达尔贝的话还没说完,铁鸢已经疯一般紧紧抱住了达尔贝,“国王,我也好爱你!”

    铁鸢早就听到了陆卉儿靠近的脚步声,根本就不给达尔贝说话的机会,而是故意曲解他的意思,直接搂住了他。

    嗯,不愧是她朝思暮想了这么久的男人,手感真好!

    达尔贝恼怒地一把把搂住自己的铁鸢给推开,“该死!你这个贱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达尔贝高声怒骂的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身后传来声沉闷的声响。

    他的心也跟着疼了下,像被什么揪住似得,立即下意识转身,看到的却是陆卉儿倒在地上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卉儿?!卉儿你怎么了!?”达尔贝再也顾不上其它的,立即从床上跳下来,把陆卉儿搂在怀里,“卉儿?卉儿?”

    陆卉儿走进来的时候,看到的正是达尔贝伸手拥住铁鸢的腰,然后柔声喊着“宝贝”的一幕。

    她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,鼓起勇气往前走去,想确认自己是不是误会了。

    可是随着她的走近,达尔贝那伤人的情话再度响起,像刀子似得刺中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陆卉儿清楚听到了自己的心一片片破碎的声音,痛不欲生地捂住自己的心口,觉得周围的空气都被挤压抽离,令她几乎窒息。

    然而这还不是最痛楚的折磨,床上的女人一丝、不挂,达尔贝也只剩下条薄薄的内裤而已,他们居然还亲昵地互相拥抱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都清楚无误的告诉陆卉儿,并不是她弄错了,而是达尔贝却是和别的女人滚在了一起!

    心碎的陆卉儿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,两人不知廉耻滚在一起的肮脏身躯令她想大吐一场!

    他们就这么迫不及待?饥、渴到衣服丢了满地,还变态到让侍卫喊她过来围观他们的肉、搏床、戏?!

    这样的羞辱陆卉儿根本承受不住,她的心早已经碎的鲜血淋漓,又急又气,加上白天累的头脑发晕,终于承受不住沉痛的打击,昏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达尔贝迅速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,他疼惜地紧紧搂着陆卉儿,扭头愤怒地瞪视着一丝、不挂的铁鸢,咬牙切齿道,“如果你不想现在就被我扭断脖子,就立即给我穿好你的衣服!”

    铁鸢吓得浑身发抖,她没想到达尔贝会变得这么清醒,按理说就算被刺醒,麻药的剂量没过也应该昏昏沉沉的啊!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达尔贝的眼眸看上去清冷如霜,半点都没有中了迷、情药的迹象呢?

    “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,你这个该死的贱人!立即滚出我的视线!”达尔贝大声怒吼着,如果不是怀里还在昏迷的陆卉儿,他恨不得立即冲上去扭断那个无耻的贱女人!

    铁鸢被吼得魂不附体,立即光脚跳下来,捡起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穿上。

    等她手忙脚乱套好自己的衣服,哭着跪在门外,“国王,这一切都是意外,我是无意路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该死的你给我闭嘴!“达尔贝恶狠狠瞪了铁鸢一眼,继续低头哄着怀里仍在昏迷的陆卉儿,“卉儿,我现在就带你去看医官。”

    说着,达尔贝就抱着昏迷中的陆卉儿快步走出书房,朝着医官的住处走去。

    他心里只记挂着陆卉儿的安危,根本顾不上自己只穿着条短短的内、裤,也半点不在乎宫女侍卫们异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对达尔贝来说,这世界上只有他的卉儿才是最重要的,至于其他人怎么想怎么看他,都跟他无关!

    只穿着内、裤的达尔贝抱着陆卉儿在皇宫里穿行,令看到他的宫女和侍卫们几乎惊掉了下巴,小声窃窃私语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眼睛花了?刚才走过去那个,真的是我们的国王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看到了,国王这是怎么了?怎么衣服都不穿,就抱着王后在皇宫里乱转?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不知道吧?我可是从书房那边过来的,据说是国王和太尉的女儿铁鸢幽会,恰好被王后给撞到,然后被气晕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这样是不是太夸张了?那可是我们最英明神武的国王啊,他怎么都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!有什么好生气的?”

    “就是,没想到国王的身材那么完美,如果他肯睡下我,我什么都舍得不要!”

    “别花痴了,太尉的女儿王后都容不下,会容得下你这个小宫女?赶紧醒醒吧还是!”

    宫女们的议论声像瘟疫般在皇宫里快速流传起来,甚至插上翅膀,传到了每一位大臣的家里,就连太尉铁木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达尔贝并不知道这些嚼舌根的议论声,一路把昏倒的陆卉儿抱到医官住的地方,大脚将门踹开,“医官呢?赶紧过来给王后看看!”

    医官正在调配中药,被达尔贝弄出来的巨响吓得手里的秤砣一歪,刚秤好的药剂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他听清了外面是国王达尔贝的声音,不敢有半点抱怨,快步走出来,“国王,王后她这是怎么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