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1955章 达尔贝怒火,捏断她的脖子…
    第1955章 达尔贝怒火,捏断她的脖子…

    医官这句话只是下示意的询问,等他看清只穿着条内裤的达尔贝时,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,低声问道,“呃……小臣要先给谁看?国王你的肤色通红,应该是中了催、情的药剂?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!快给王后看!”达尔贝愤怒地咆哮着,一心只想陆卉儿赶紧醒过来。

    医官被达尔贝吼得一哆嗦,赶紧点头,“好,国王请把王后放在躺椅上,小臣这就给王后看看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小心翼翼把陆卉儿放在躺椅上,连声催促着医官,“好好给王后诊治!看看她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虎视眈眈的达尔贝令医官整个人都紧张到不行,硬着头皮在达尔贝的审视下为陆卉儿检查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医官就有了结论,“国王,王后是气急攻心昏过去的,并没有什么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这才长长舒了口气,“没事就好,王后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?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可以。”医官说着,转身拿过来瓶提神醒脑的药膏,放在陆卉儿的鼻子下面扇了扇。

    清凉的药膏味道蹿入陆卉儿鼻端,她幽幽醒了过来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达尔贝关切的目光,“卉儿,你感觉怎么样?有没有好一点?”

    看着只穿着条内、裤的达尔贝,晶莹的泪珠从陆卉儿眼角无声滚落。

    她的唇瓣微颤着,怎么都控制不住脸上的泪痕,索性死死咬住下唇,半个字都不想跟达尔贝多说。

    这个她爱到痴狂的男人啊,居然也是那么的肤浅,跟别的女人滚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达尔贝原本以为陆卉儿醒来会大吼大叫,怎么都没醒到她只是无声淌着眼泪,令他心疼的心都揪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他宁愿陆卉儿打他骂他,也不想她那么委屈地掉眼泪!

    “卉儿,一切都是我不好,你打我出出气,或者骂我都可以啊!”达尔贝蹲在陆卉儿面前,伸手握住她的手,想要往自己脸上打去,“你打我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达尔贝的手刚碰到陆卉儿,她就像被毒蛇咬了似得,立即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卉儿,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?”达尔贝眼神黯然的看着自己落空的手,歉疚地抬起头看向陆卉儿,“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卉儿,你生气就吼出来,不要憋在心里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卉儿,是我害你伤了心,你不要哭,都是我不好,卉儿……”

    达尔贝低声央求着陆卉儿,然而不管他怎么说,陆卉儿都像没听到似得,只是无助地抱着自己,任由眼泪打湿了膝头。

    她无助又绝望的眼神看得达尔贝心都碎了,他弯下腰,将陆卉儿抱了起来,“卉儿,我先带你回去,你不要哭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,你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医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不过还是小心翼翼提醒着达尔贝,“国王,你的身体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达尔贝心情差到了极点,除了陆卉儿外,根本不想跟任何人说话。

    他抱着陆卉儿,大步朝他们的寝殿走去,一路都在小心解释着,“卉儿,你相信我,我跟铁鸢真的什么都没做。我爱的是你,发誓这辈子只会爱你一个,是绝对不会再去碰任何人的!”

    陆卉儿任由达尔贝抱着自己,也不反抗,眼神空洞的就像没有灵魂的木偶。

    她根本听不到达尔贝在跟自己说什么,满脑子闪过的,都是达尔贝和铁鸢睡在一起的画面。

    她最爱的男人,那个发誓要跟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男人,却那么轻易睡在了别的女人的怀抱……

    达尔贝一路拥着陆卉儿,小心翼翼解释着一切,转眼就经过书房前。

    一直跪在地上的铁鸢看到达尔贝抱着陆卉儿出现,生怕自己的计划功亏一篑,立即跑了过来,“国王,铁鸢是无辜的,你要相信铁鸢啊!铁鸢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达尔贝一脚踹向奔向自己的铁鸢,脸色铁青不已,“不要弄脏了我的视线!再敢出现在我面前,我就扭断你的脖子!”

    面色扭曲的达尔贝看上去狰狞的就像地狱恶魔,铁鸢被一脚踹出去两米远,摔得浑身生疼,捂着脸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她明明设计好了一切,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?!

    为什么?!

    她不甘心,她不甘心啊!

    铁鸢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,疯了似的从地上爬起来,再次朝达尔贝冲了过去,“国王,铁鸢现在的名声已经毁了,你要负责,你不能这样对铁鸢!”

    达尔贝早就恨透了该死的铁鸢,他低头看着下眼神依旧空洞的陆卉儿,单手把她抱在怀里,然后空出只手来,一把扼住了铁鸢的脖子。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女人,一切的事情都是被她搞出来的!

    是她害得卉儿这么伤心,真是该死!

    达尔贝怒气冲天,扼住铁鸢脖颈的大手渐渐收紧,心里早已经杀机四伏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这个该死的贱女人害得,他要她的命!

    铁鸢的脸色随着达尔贝手指的收紧,渐渐变得铁青起来,只能无助地捶打着达尔贝的手臂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那点力气根本影响不大达尔贝,他狰狞地扼住铁鸢的脖颈,只想彻底清除引发一切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太尉铁木刚过来时,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女儿铁鸢被达尔贝死死扼住脖颈的一幕。

    眼看着铁鸢挣扎的动作变慢起来,太尉铁木被吓得连滚带爬来到达尔贝面前,重重跪在地上磕头,“国王,请你手下留情,请放铁鸢一命!”

    达尔贝冷冷看着跪在地上的铁木,将快要被捏死的铁鸢摔在他身旁,“带上你的女儿,立即给我滚!”

    “是!谢国王饶了小女一命,谢国王不杀之恩。”铁木后背被吓得都是汗,连忙扶起被掐的快要昏迷的铁鸢,想要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伴君如伴虎,再没有谁比铁木更了解挑战皇权的下场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暴怒的男人是执掌整个P国生死的尊贵,他们只是匍匐在他脚下的蝼蚁,根本没有资格跟他叫板,就连活着都要他的恩准才行!

    “咳咳,”被摔在地上的铁鸢艰难地咳嗽了声,终于缓过来气,泪眼汪汪看向铁木,“爹地,我想要个公道,国王他不能不负责任!”

    “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