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1956章 卉儿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…
    第1956章 卉儿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…

    铁木狠狠给了铁鸢一巴掌,厉声大骂起来,“不想给我死在这里的话,就赶紧闭嘴!”

    “爹地,你打我?明明是我受了委屈,你居然打我?”铁鸢不敢置信的捂着被打得火辣辣的脸,哭得稀里哗啦,“我才是吃亏的那个啊,国王他不能不负责任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铁木反手又是一记耳光,恨不能立即打醒愚蠢的女儿,“想要活命就跟我走,否则谁也救不了你!”

    说着,铁木就惶恐地抬头看向达尔贝,才发现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抱着陆卉儿离开了。

    铁木擦了把冷汗倒抽口凉气,幸好国王已经走了,不然铁鸢就麻烦大了。

    “赶紧跟我回去,如果不是我过来的及时,你已经被国王给捏死了!”铁木把铁鸢拽起来,拖着她往宫外走。

    铁鸢哭得狼狈不已,“我不!明明我才是吃亏的那一个,国王凭什么不给我交代?他睡了我就要娶我!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嫌活得长啊,赶紧给我闭嘴!”铁木恨铁不成钢地骂着铁鸢,“我们一家都会被你给拖累,你这个不长脑子的蠢货!”

    铁鸢长这么大,从来都被铁木捧在手心里,还是第一次被他骂这么狠,气得嚎啕大哭起来,“我不管,反正国王睡了我,他就要对我负责,就要娶我!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没有脑子啊!这么多年的书都白读了!”铁木气得猛地拽住铁鸢,“赶紧给我回去,别在这儿丢人现眼!”

    浸在官场多年的铁木并不是反对铁鸢主动爬上达尔贝的床,而是他知道,如果铁鸢再闹下去,只会把事情搞砸。

    现在最好的办法,是赶紧逃离正在气头上的达尔贝的视线,免得小命不保。

    铁木生拉硬拽的,终于把哭个不停的铁鸢给带离了皇宫,一路引来不少人侧目。

    皇宫内并没有因为铁鸢的离去而变得平静,气氛反而变得更加消沉冷凝。

    达尔贝一路把陆卉儿抱回了他们住的寝殿,小心翼翼放在床上。

    陆卉儿一路都任由达尔贝抱着,眼神呆呆愣愣,对外界发生的一切根本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失魂落魄地陆卉儿,达尔贝整颗心都要碎了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伸出手,轻轻放在陆卉儿肩头,“卉儿,你看看我,看看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然而达尔贝的手刚放在陆卉儿的肩上,她就像被电到似得,惶恐的缩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对于刚才的事情,陆卉儿已经死死记在了脑海里,根本无法抹去。

    现在的达尔贝她根本不想见到,就连接触也不想,嫌他太脏!

    他怎么能,怎么可以说着要爱她一生一世,转眼就跟别的女人倒在床上呢?

    眼泪弥漫了陆卉儿的视线,她无助的抱着双膝,低头遮盖住自己的脸庞,想要躲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。

    她的心破了个大窟窿,呼呼吹着冷风,伤口处鲜血淋漓,冰冷如霜。

    陆卉儿觉得现在的自己是那么的可笑和狼狈,只想躲到没人的角落,独自舔、舐伤口。

    达尔贝看着抗拒自己的陆卉儿,心像被捅了一刀似得,痛得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他不敢再去碰触陆卉儿,而是小声喊着她的名字,“卉儿,你先看我一眼,就一眼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达尔贝的声音沙哑低沉,以最卑微的姿态,小声央求着陆卉儿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始终锁在陆卉儿的脸上,连呼吸都格外小心翼翼,生怕会惊吓到她似得。

    面对达尔贝的央求,陆卉儿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满心都是伤痛,根本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“卉儿,你不要这样,一切都是我的错。你打我骂我都可以,就拜托不要这样折磨自己,我看得好心疼。”达尔贝眼眸深深凝视着陆卉儿,很想把她紧紧拥入怀里,却又怕吓到肩膀仍在轻颤着的陆卉儿。

    陆卉儿整个人都陷入在自闭的世界里,埋头决绝接触外界的一切。不管是声音还是光线,她都抗拒的厉害,只想缩在黑暗的角落里,等伤口慢慢结疤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陆卉儿,达尔贝很是束手无策,他正呆愣着不知道该怎么缓和眼前的局面,身后就传来稚嫩的童声,“爹地,你是不是很热?为什么不穿衣服?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跑来找陆卉儿玩的平顺,他正仰着小脑袋看着身上只有条内裤的达尔贝,心里奇怪地不行。

    平时的爹地是最注意仪表的,今天怎么看上去怪怪的?

    达尔贝这才注意到,自己只顾着安抚陆卉儿,硬是抱着她在皇宫里走了一圈,身上却没有穿衣服。

    “哦,爹地刚才掉进水里,还没来得及穿。”达尔贝随意敷衍了平顺一句,转身从旁边的衣柜里拿出套休闲装套上,这才一脸苦闷的看向平顺,“爹地今天犯了错,惹你妈咪生气了,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平顺这才发现陆卉儿不开心地抱膝坐着,他直接跳上床,用手轻推了下陆卉儿,“妈咪,是不是爹地惹你不开心?我帮妈咪惩罚他好不好?”

    整个人都陷入无限伤感的陆卉儿听到平顺的声音,涣散的神智终于慢慢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她偷偷用手抹干眼泪,这才抬起头看向平顺,“平顺乖,自己先去玩好不好?”

    平顺虽然人小,但是还是看出陆卉儿哭过,“妈咪,你的眼睛为什么红红的?是因为哭过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妈咪才没有哭。刚才是有只小虫子飞到了妈咪的眼睛里。”陆卉儿连忙摇头否认,尽量想挤出丝笑脸给平顺看。

    只是她高估了自己的实力,极度悲伤的她根本就笑不出来,勉强挤出来的笑比哭还要难看。

    这样的陆卉儿令达尔贝更加心疼起来,他歉疚地看着陆卉儿,“卉儿,对不起,这都是我的错,你不要哭好不好?”

    自从达尔贝跟陆卉儿结婚后,他就没有见过她掉眼泪,这会儿看到整个人都慌了神,恨不得狠狠给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陆卉儿根本不理会达尔贝,只是劝着让平顺离开,“平顺,妈咪今天有点累,你可以自己去外面玩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