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1957章 这辈子我只要你一个…
    第1957章 这辈子我只要你一个…

    “不行,妈咪,平顺想要让妈咪陪平顺玩。”平顺说着就跳下床,用手拽着陆卉儿,“妈咪陪平顺去玩,不要再待在这儿掉眼泪,平顺会心疼的。“

    人小鬼大的平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他知道陆卉儿不开心,想把她拽出去换个心情。

    陆卉儿无力摇头,“平顺,妈咪觉得好累,只想坐在这里歇一会儿。你可以自己去玩,让妈咪独自安静一下吗?”

    看着神情落寞的陆卉儿,平顺扭头看向达尔贝,“爹地,你刚才说都是你的错,是不是你惹妈咪生气了?”

    达尔贝叹了口气,“是的,是爹地太愚蠢,被别人设计,害得你妈咪伤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你犯了错,好好认错就可以了。”平顺一边说着,一边用小手扒拉着陆卉儿,“妈咪,你之前不是跟我讲过,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么?爹地如果真的是被别人给设计,你还这么一直生气,那不是会让那个坏人开心死?”

    陆卉儿泪眼朦胧地看向平顺,语气哽咽着,“宝贝,你还小,还不能理解大人的世界。有些错犯了,是没有改正的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她不管达尔贝到底是不是被陷害的,只知道他和铁鸢亲密的一幕已经成为钉在她心头的刺,令她只要想起来就痛得快要死去。

    平顺更加奇怪起来,“妈咪,到底是什么错,连改正的机会都没有?”

    陆卉儿摇了摇头,“宝贝,等你长大就明白了。妈咪现在很难过,不想再继续留在这里,只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陆卉儿从床上下来,脚步虚浮的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平顺连忙跟过去,伸手抱住陆卉儿,“妈咪,你要去哪儿?平顺跟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陆卉儿低头看着平顺,委屈的泪水颗颗滚落,“这里太大太冷,妈咪想回自己家。平顺,你的爹地妈咪不要了,留给想要他的人,放他自由。”

    晶莹的泪花顺着陆卉儿脸颊滑落,掉在平顺的脸上,令小小的他跟着哭了起来,“妈咪,你不要走!你不要丢下平顺和爹地啊!”

    嚎啕大哭的平顺令陆卉儿更加心疼不已,虚弱蹲下来,抱住平顺啜泣起来,“平顺,不要怪妈咪,是妈咪太小气,没有容人的肚量和胸襟。妈咪现在只想回自己家。”

    她是个完美主义者,对自己和配偶的要求都十分严格。无论肉体和灵魂都有着绝对的洁癖,根本无法接受达尔贝有别的女人。

    陆卉儿还记得上次达尔贝长吁短叹,就是因为P国的那些大臣们要求他娶侧妃。

    虽然上次的事情被达尔贝给否决了,可是又跳出个铁鸢,就算她能阻拦一次,还能阻拦第二次、第三次么?

    一次的打击就几乎令她痛不欲生,她哪里还有勇气再承受接二连三的重创?

    她确实很爱很爱达尔贝,可是爱有多强烈,占有欲就有多极端。她根本做不到看着达尔贝和别的女人搂抱在一起,只要一想到心就痛得快要死去!

    既然这样,还不如在这时放手离开,至少这样心只会痛一次,不会一再的疼下去。

    他毕竟是国王,古代皇帝后宫三千,呵呵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起以后达尔贝会因为大臣们的施压再次娶妃,她就想逃走。

    “平顺的怀抱也可以给妈咪靠的,妈咪,你不要哭好不好?”平顺一边拍着陆卉儿,一边喊达尔贝过来,“爹地,你为什么不过来劝劝妈咪?你完全可以让她靠在你的怀抱里啊!”

    面对平顺的质问,达尔贝苦笑起来,“不是爹地不想,是你妈咪不愿意。她现在肯定觉得我身上脏透了,根本不愿意我靠近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脏?你昨天没洗澡吗?”平顺急得直跺脚,“你都没去试,又怎么知道妈咪不愿意呢?难道被拒绝了就再也没有去尝试的勇气了吗?”

    小小的平顺虽然说话有几分童真的稚气,却瞬间点醒了达尔贝。

    是啊,他只想着她肯定不愿意让自己接近,为什么不能尝试去拥抱她呢?

    就算被她打,被她踢,被她咬,要好过这样被她像陌生人似得,拒之于千里之外啊!

    达尔贝立即大踏步走过来,想要紧紧抱着仍在伤心掉泪的陆卉儿。

    他的靠近令陆卉儿身上的毛孔都恶寒起来,她抱紧平顺,后退着拒绝达尔贝,“你走!不要靠近我!”

    “卉儿,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,你听我解释,事情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。”达尔贝努力解释着,并没有停止朝陆卉儿走去的步伐。

    “我不听,也不需要你的解释,你走!”陆卉儿拼命摇头,“达尔贝,我是个十分善妒的女人,做不到无视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,我做不到!所以我放手,放你自由,随便你想和谁在一起都行!随便你娶多少妃子如我无关!现在我求求你放了我,走出我的视线,离开我的生活,让我独自安静一会儿!”

    说着,陆卉儿就拽着平顺的小手,带着他大步走出寝殿,“走,我们离开这儿!”

    平顺好奇地仰头看着陆卉儿,“可是妈咪,我们要去哪儿?真的要去外婆家吗?”

    陆卉儿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得掉落不停,怎么都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她狼狈地用袖子擦掉,吸了下哭得红肿的鼻子,“不管去哪儿,只要能离开这里就好!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儿?我不准你走!”达尔贝立即跟了过来,一把拽住陆卉儿的胳膊,“卉儿,你能不能先听我解释,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。我根本不稀罕别的女人,这辈子我只要你一个!”

    面对情绪失控的达尔贝,陆卉儿只是不停摇头,“够了,你放手!达尔贝,不要再用你的脏手来碰我!放了我吧,不要让我恨你!”

    看着明显在争吵的陆卉儿和达尔贝,平顺深深叹了口气,努力让自己的声音高起来,“妈咪,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?是不是爹地又喜欢上了别的女人?还是别的女人设计跟爹地在一起被你撞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