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1959章堵住女人的嘴,就是将她吻服帖…
    第1959章堵住女人的嘴,就是将她吻服帖…

    小平顺看着大声争辩的陆卉儿和达尔贝,无奈地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大人的世界真是搞不懂,明明一两句话就能弄清楚的事情,他们到底在吵些什么?

    还有爹地,平时脑袋那么聪明,为什么要试图跟女人讲道理,难道不应该是直接扑上去,来个深情拥吻么?

    电视上好像都是这么演的吧?

    平顺仰着头看着情绪激动的两个思想巨婴,终于再也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他走到达尔贝跟前,伸手拽了拽达尔贝的衣服,“爹地,难道你认为女人可以讲道理?”

    达尔贝愣了下,下一秒就轻敲了下平顺的小脑袋,“你都是在哪儿学的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鬼主意,还不快去学习?”

    平顺揉了下被敲疼的额头,不满地嘟起嘴,“明明我说的都是真的,吵赢吵输反正都是你的错……”

    达尔贝没再理会平顺,而是直接打横把陆卉儿抱了起来,顿足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陆卉儿还在生气,立即用手捶打着达尔贝的胸膛,“达尔贝,你疯了?快把我放下来!”

    然而她那点小力道在达尔贝面前根本根本就不起半点作用,跟挠痒痒差不多。

    达尔贝黑着脸抱着陆卉儿,几个漂亮的跃纵后,直接跳出了皇宫。

    平顺看着达尔贝和陆卉儿的身影消失,夸张地惊叹起来,“哇!爹地真是太帅了!我要好好努力,像他这么拉风!”

    说着,平顺试着一跳一纵的,朝着自己住的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达尔贝,可恶,你快放开我啊!”陆卉儿被达尔贝紧紧抱在怀里,不停挣扎着,想要离开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挣扎都被达尔贝直接无视掉,他只管跳纵着朝人少的地方去,很快带着陆卉儿来到P国的士最险要的山顶上。

    他们站在P国最顶端的山脉,脚下是湍湍奔腾的海水,哗啦啦拍打着岩石,掀起无数道浪花。

    达尔贝这才把陆卉儿放下来,小心翼翼看着她愤怒的俏脸,“卉儿,你真的打算离开我?”

    陆卉儿的脚这才算落了地,被抱着跳来纵去的她有些头晕眼花,晃了下才气冲冲瞪着达尔贝,“达尔贝,你到底想要干嘛?”

    “宝贝,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我的!”达尔贝郑重说着自己的原则,“你打我骂我都好,或者让我从这里跳下去都可以。总之无论如何,我是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又气又恼,“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?达尔贝,我没时间跟你玩游戏!你让我走!”

    说着,陆卉儿就转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她刚转过身,达尔贝就大声喊了起来,声音无限伤感,“卉儿,难道你真的不打算原谅我?好,既然这样,我就从这里跳下去,免得要面对将要失去你的心痛!”

    说完,达尔贝就毫不犹豫地朝悬崖边冲去。

    陆卉儿转过身,被眼前的一幕吓得魂不附体,连忙大声喊了起来,“达尔贝,你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达尔贝在悬崖边停住脚,扭头看向陆卉儿,脸上的表情格外伤感,“卉儿,你还有什么想跟我说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陆卉儿气得不行,跺了下脚骂了起来,“达尔贝你这个混蛋,你这是在逼我!明明是你做错了事,为什么你还能这么理直气壮逼迫我?!”

    “逼迫?”达尔贝苦笑了下,“我没有,卉儿,我是真心想要求得你的原谅的。但是你一直都拒绝,甚至要决绝地离我而去。卉儿,我根本无法承受没有你的日子,失去你的我活下去跟行尸走肉并没有什么区别。与其如此,我还不如直接从这里跳下去,至少还能在最后的时间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达尔贝……你不讲理,你……你根本就是在逼我!”陆卉儿确实是被达尔贝那荒唐的一幕气得发了疯,可是她宁愿自己带着心伤离开,也不想伤害到达尔贝。

    再怎么样,他都是自己这辈子唯一爱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哪怕她无法原谅他做下的荒唐事,也不舍得让他受到半点伤害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桀骜的家伙,非要逼着她去面对一切,根本就不肯放她离开!

    泪水再次自陆卉儿眼角夺眶而出,“达尔贝,你明明知道,我宁愿自己偷偷躲到角落里舔、舐伤口,也不愿意你受到伤害的!你为什么要这么逼我?为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卉儿,我没有在逼你,我只是想让你原谅我,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。”看到陆卉儿落泪的达尔贝有些手足无措,慢慢来到陆卉儿跟前,一把把她拥入怀里,抱得紧紧的似乎要融入骨血,“宝贝,你相信我,我爱的只有你一个而已,这辈子都不会再碰别的女人!”

    这次陆卉儿没有再去推开达尔贝,而是窝在他的怀抱里,哭得像个泪人,“达尔贝,我真的做不到跟别的女人分享你,我是那么那么的自私,只想独享你一个人。你是国王,你一定会娶王妃和其他妃子,你放我离开,我们彼此都不会这么累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,一点点都不好!宝贝,我爱着你的所有,连着你的小脾气都是那么的可爱,这辈子我都不会娶别的女人,更不会多看她们一眼!”达尔贝说什么都不松手,紧紧拥着怀里的珍宝,“你才是我的唯一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陆卉儿哽咽着,本来就剧烈起伏的情绪被达尔贝给逼得崩溃。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宝贝,早在我向你求婚时就承诺过的,这辈子只会和你牵手度过余生,再也不会有别的人。”达尔贝捧起陆卉儿哭花的小脸,表情格外郑重,“你相信我,今天的事我确实是被铁鸢给设计的!我发誓绝对没有碰她半根手指头!”

    陆卉儿犹豫了下,心头仍旧无法释怀自己看到的那一幕,泪眼朦胧地摇头,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可是了,宝贝,我这辈子只会有你一个女人!”达尔贝再也不想跟陆卉儿争辩下去,低头狠狠啃上了陆卉儿那诱人的唇瓣,尽情倾诉着心中的爱恋和害怕失去她的惶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