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60章 我会让她滚出P国…

    眼下所有的语言都是那么的苍白,达尔贝只想就这么拥吻着怀里的女孩,直到地老天荒。

    两人相拥站在高耸的山顶上,周围海风呼啸,浪花不停拍打着岩石,见证着两人深情纠结的拥吻。

    小平顺说的其实半点没错,跟女人确实没有争执的必要。想要让她们闭嘴简直太简单了,明明是一个吻就能解决的事情啊!

    良久,达尔贝才总算舍得放开陆卉儿,声音因为动、情变得沙哑起来,“宝贝,你相信我,除了你我根本不会多看其他女人半眼。那个铁鸢作死来设计我,今天我就让她滚出P国,不然就要了她的命!”

    陆卉儿被达尔贝吻得满脸通红,低下头默不出声,心里已经相信了达尔贝说的话。

    她想到自己刚才吃醋时的激动、情绪,这会儿才觉得自己有些太过稚气。

    明明达尔贝之前对铁鸢是那么的不屑,自己怎么会那么笨,居然就信了铁鸢刻意设下的局呢?

    就像平顺说的,如果自己真的就这么一走了之,只会更让铁鸢得逞而已。

    “达尔贝,你确定自己真的没有碰铁鸢一下?”陆卉儿细声问着,其实心里已经相信了达尔贝。

    听到陆卉儿终于肯问自己,达尔贝知道她的小脾气终于消减了些,连忙举起手做发誓的模样,“宝贝,我敢对天发誓,如果我碰过铁鸢,或者有半点想要让铁鸢入宫的想法,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看着态度异常坚决的达尔贝,陆卉儿这才算解开了心里的疙瘩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压根就没有考虑过铁鸢,是她傻乎乎被铁鸢设下的局蒙蔽,伤心难过了那么久……

    “达尔贝,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笨?”陆卉儿小声问道,根本不敢抬头去看达尔贝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是挺笨的,不过我喜欢。”达尔贝伸手把陆卉儿搂入怀里,笑得格外宠溺,“因为你是我这辈子最甘心情愿中的毒,这辈子我只愿意深陷在你的魔沼里,根本不愿意上岸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先是呆愣点了下头,很快发现似乎有些不对,气呼呼拍了下达尔贝,“过分!你居然敢说我是魔鬼?你才是魔鬼的沼泽地呢,害我跳进去就走不出来,你才是罪魁祸首!“

    “好好好,都是我的错,我才是真正的大恶人。”看着脸上终于有了点浅浅笑容的陆卉儿,达尔贝笑着拥着她坐在悬崖边上,让她的头贴在自己的心口,聆听他火热的心跳声,“不管我是好是坏,这里都只写着你的名字,这颗心也只会因你而狂跳炙热。”

    脉脉的情话终于哄得陆卉儿轻笑了声,抬手捶了下达尔贝的胸膛,“你今天嘴上是抹了蜜么?怎么说话起来这么的甜?”

    达尔贝心里委屈的厉害,天知道他不挖空心思说出所有的情话,还怎么能留住刚才趋在暴走边缘的陆卉儿呢?

    他低头吻了下陆卉儿光洁的额头,然后环着她并肩看远处起伏不停的海浪,“这辈子唯有你才能靠入我的怀抱,其它的一切对我来说,都是过眼云烟。“

    陆卉儿静静聆听着达尔贝强有力的心跳声,嘴角终于满满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从刚才的暴怒冷静下来的她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心,这样的男人,她怎么可能真的放手离去呢?

    远处海浪奔涌肆意,天边的红日几乎要坠到海平面下,美的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重归于好的两人就这么静静坐在山顶,看着远处的美景,直到夜幕遮蔽苍穹,天上洒满繁星,还不舍得厉害。

    他们就那么无声地靠在一起,聆听着彼此的心跳,感受着彼此的体温,比之前还要甜蜜千百倍。

    山顶的空气格外的甜,铁鸢一家则被笼罩在愁云惨雾中。

    铁木烦躁的在客厅走着,一张脸黑沉的厉害。

    刚才据他买通的宫里侍卫所说,国王早早就抱着王后离开了皇宫,到现在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铁木是知道达尔贝的脾气的,他生怕达尔贝就这么丢下一切一走了之,那自己的国丈梦岂不是就这么破碎了?

    铁鸢红肿了眼泡瘫在沙发上,整个人还沉浸在白天里近距离接触到达尔贝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自己看上的男人啊!达尔贝无论是从身材还是相貌,都完美的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也唯有这么完美的他,才足以匹配她铁鸢!

    铁鸢轻咬着指尖,完全沉浸在即将要嫁给达尔贝的幻想里,轻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铁木转头看到自己女儿笑得一脸花痴,气得直吹胡子,“你这个没头脑的东西,我快要被你给气死了!”

    被骂得一脸懵的铁鸢掀起眼皮看向铁木,“爹地,你从刚才就叹气到不行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她已经勇敢迈出了最关键的一步,接下来就要顺利嫁入皇宫里,真不明白她的爹地到底为什么长吁短叹那么多。

    “愚蠢!”铁木狠狠瞪了铁鸢一眼,“你这个蠢东西,根本就不知道自从你离开后,达尔贝就抱着陆卉儿离开了皇宫,并且到现在还没回来。如果他就这么一走了之的话,整个P国都将陷入一片混乱中,到时候都不知道谁才能来收拾这副烂摊子。”

    被骂的铁鸢气得咬牙切齿,“那个该死的陆卉儿,她怎么这么不要脸?明明看到我跟达尔贝睡在一起,还故意撞昏到,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!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庆幸当时她昏倒了,不然依着达尔贝的脾气,当时很可能就会扭断你的脖子。”铁木狠狠瞪了铁鸢一眼,“你根本就不知道他有多狠戾,当时做这件事前就应该提前跟我商量!”

    如果铁鸢提前跟他商量下,他可能还有足够的时间把这件事的影响给扩散,试着去左右下达尔贝的决定。

    可是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,现在就连精明如铁木,都暂时不知道该怎么走下一步。

    铁鸢顿时慌了,“爹地,你要帮我,我是一定要嫁入皇宫的。这辈子我只看上达尔贝一个男人,是一定要嫁给他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