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是他接连跑了一晚上,甚至晚上直接睡在了陆卉儿的床上,都没有看到达尔贝和陆卉儿回来。

    等着等着,不耐烦的平顺迷糊糊睡了过去,直到天亮才懒散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啊,妈咪啊……”

    平顺扭头说着,还以为自己睡着时达尔贝和陆卉儿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等他看到床铺仍是空荡荡的,气得直接翻身坐了起来,“爹地实在是太不像话了,这是把我妈咪给拐到哪里去了?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回来!”

    可惜他的自言自语并没有谁回应,寝殿里只有应和他的回声而已。

    平顺跳下床,不耐烦地又等了两个小时,仍旧没见人回来,彻底陷入暴走状态。

    他不开心地朝着议政殿走去,想要看看达尔贝有没有在那里忙,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喧闹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国王怎么到现在还没来?该不是还没起吧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对了,听说昨天太尉大人的女儿入宫,后来王后过来大闹一场?”

    “是啊太尉大人,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?我也听说昨天国王大发雷霆,总不会是王后又拦着国王娶王妃吧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真的,那也太不应该了!伺候国王本来就是他的本分,怎么能阻拦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太不应该了。”

    大臣们的对话全被平顺听了个清楚,气得他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真的是太过分了,趁着他妈咪不在就乱嚼舌根,他一定要替妈咪教训他们!

    平顺气呼呼走进议政殿,刚才还议论个不停的大臣们瞬间收了声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尴尬的大臣们,平顺板起脸扬起下巴,“刚才你们说的好热闹啊,怎么现在不说了?”

    大臣们立即低下头,有种被抓包的感觉。明明平顺才只有几岁而已,他们却被他身上的气势给震撼地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太尉铁木就站在前排,想着自己已经赢得了几位大臣的支持,就摆出老师的姿态看向平顺,“小王子,我们刚才确实是在讨论国王迎娶王妃的事情。这件事关系着P国的皇室血脉,非常非常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平顺摇头看着平日里教导自己的铁木,觉得他虚伪极了,“就是不知道太尉是真的因为担心皇室血脉,还是想趁机让女儿嫁入皇宫呢?那个铁鸢是你的女儿对吧?”

    铁木被问得脸上有些挂不住,讪讪说着,“没错,铁鸢就是我的女儿。但是我们现在讨论的并不是铁鸢,而是该怎么劝导国王为P国皇室血脉开枝散叶。”

    平顺眼神犀利地盯着太尉铁木,“所以昨天的事情,根本就是你授意好的吧?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铁木气得脸都黑了,“我铁木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!铁鸢从昨晚回去后就哭个不停,她毕竟是女孩子,受到了伤害!”

    有些站不住的铁木索性抛出这句,就是为了赢取更多人的同情。

    因为对这些大臣们来说,谁来当王妃不重要,重要的是有人能顺利嫁入宫内。凡事只要开了头,后面就会好办很多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再怎么样,铁鸢小姐都是女孩子,名誉会受损的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铁鸢小姐还是留学归来的高材生,这可是咱们P国的人才啊!如果能够当上王妃,肯定能够更好的协助国王治国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铁鸢小姐高学历高颜值,如果能成为王妃,那简直是天大的喜事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这几个都是铁木昨晚提前找好的,他们有些是想要趁机攀附铁木,有些是家里有女儿,也想着跟着嫁进来。

    虽然刚才平顺的气势令他们不得不恭敬,可是心里还是不服气的,跟着附和起铁木来。

    平顺早已经看穿了这些人的心思,背着小手视线冷冷在大殿里扫过,“你们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,只有你们最清楚。不要打着为国为民的幌子,把心里的那些龌龊说的这么冠冕堂皇。”

    小王子只有四岁,说出的话却像十几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令那些大臣门惊恐。

    “小王子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我们确确实实是为了皇室血脉啊!”

    “对啊,铁鸢能不能嫁入皇宫跟我们没关系吧?我们是为了维护国王的名声,免得被外面的百姓误会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!小王子,你还小,根本不能理解这种事情,等你长大就会明白我们的良苦用心了。”

    大将军查玛站在铁木不远,冷眼看着这些心怀鬼胎的同事,嘲讽地摇了下头,“这件事不能只听铁鸢的片面之词吧?国王还没回来,我相信等他出现,一定会给我们一个真相的。”

    平顺看了查玛一眼,跟着点头,“是的,等我爹地回来,就会真相大白!”

    他才不信爹地会做出那么蠢的事情,那个铁鸢无论是从长相还是气质,根本就比不上自己妈咪嘛!

    “不管真相是什么,我相信国王都会给我们铁鸢一个完美的交代的。”铁木不满地翻了个白眼,他需要的根本不是什么真相,而是铁鸢能够顺利嫁进去!

    不管以后达尔贝公布的真相是什么,他都会把这件事给扩散出去,用流言给达尔贝施压。

    平顺仰头跟满脸不爽的铁木对视,小小的身板却蓄藏着巨大的能量,“不要觉得你可以操控人心,等事情的真相出来,相信大家心里自有判定。”

    铁木皱眉看着平顺,“小王子,我是你的授课老师,你就用这个态度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是在讲道理,不是在比身份。你是我的老师我当然要尊敬,但是你说的不对,我也有权利指出来。”平顺回答的头头是道,气势半点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其余的大臣们看着牙尖嘴利的小王子,暗暗点了下头,这才是未来国王该有的霸气,不愧是达尔贝的儿子!

    就在平顺跟铁木相持不下时,达尔贝牵着陆卉儿的手走进了议政殿。

    刚才还闹哄哄的大厅瞬间安静下来,几十双眼睛齐齐盯视着达尔贝和陆卉儿,无声看着他们走进来。

    平顺跟着视线看过去,发现了达尔贝和陆卉儿的身影,立即张开双臂跑了过去,“爹地!妈咪!你们终于回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