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月纠结地咬住下唇,“可是,我不知道我可不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以?月儿,你是在怀疑我的能力?”云毅贴近冷月,直接将她压在身下,“宝贝,相信我,我一定可以给你个女儿的。”

    他灼灼的眼神烫得冷月心尖儿颤了下,不敢说出真正的原因,生怕云毅会难过。

    她是狼女啊,真的可以跟人类生下孩子么?

    可是看云毅那么期待的眼神,她真的不忍心打碎他的梦。

    冷月想了下,有些心虚地找了个理由,准备搪塞过去,“可是我还小,我觉得还不是生孩子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云毅轻咬了下冷月的唇瓣,然后不舍得松开,磁性的声音努力蛊惑着怀里的小女人,“宝贝,你只是在人类看上去还小而已,就算以狼族的年龄来说,你也已经二十二了,可以试着当妈咪了。”

    还记得上次云毅说冷月太小,被她怼的不行,因为狼族的年龄算法跟人类不同,她真正度过的时光,远远比云毅多了很多很多倍。

    云毅想到这儿,心就莫名疼了下,就像被谁揪了似得。

    是啊,他已经不年轻了,这些年月儿始终容颜未变,他却没能躲过岁月那把杀猪刀,眼角已经悄然泛上了鱼尾纹。

    如果等自己垂垂暮年,他的月儿该怎么办?谁来陪她照顾她?

    云毅的心有些酸涩,更加坚定了想要个孩子的决心。

    这样等他走到生命的尽头,至少还有他的孩子,代替他照顾眼前的挚爱。

    “月儿,你看我都快四十了,真的好想有个属于我们的孩子。”云毅眼眸深深凝视着冷月,“答应我,给我生个女儿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不敢把真正的理由说出来,生怕冷月会伤心,只是说着渴望要个孩子。

    可不管他说不说,冷月都被他眼里的期待给震撼了。

    这个深深爱着她的男人,是真的想要个属于他们的孩子啊!

    可是,她真的可以吗?可以拥有他们爱的结晶吗?

    “月儿,答应我,给我个女儿。”云毅继续蛊惑着,大手已经肆意游走起来,决定立即绽开行动。

    他的生命对于冷月来说实在是太短暂,必须要尽情度过每一天,不让生命留下半点遗憾。

    这个他爱如骨血的女人,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执念!

    冷月很快被攻陷,瘫在云毅怀里化成了一滩春泥,她眼神虚虚茫茫,所有的心神都随着云毅的爱在云端飘摇,没有意识的低喃着,“真的可以吗?拥有我和你的宝宝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而且她肯定是个跟你一样美丽的女孩,宝贝,相信我。”云毅并不知道冷月是在低喃,柔声安抚着她。

    “可是,狼人真的可以和人类孕育生命吗?如果……如果……”

    冷月的神智早已经随着云毅的耸动陷入了巅峰,脑海里空空一片,只忙着纠结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云毅这才终于明白,刚才冷月说的年龄小只是借口,她是在担心孩子会出现问题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只要你生的宝贝,就算她真的是怪物又如何?我会把她捧在手心,做全世界都羡慕的小公主。”

    云毅的低喃传到冷月耳中,她感动地看着身上的男人,双手搂住他的脖颈,狠狠吻住他的唇瓣,“那就,给我个孩子吧!”

    总裁室内悉悉索索的声持续了一下午,不过却没谁有胆子去打扰。

    直到夕阳西坠,晚霞染红了半个天幕,云毅才意犹未尽地拥着冷月来到落地窗边。

    他单手理着冷月柔顺的发,低头吻了下她的发顶,“宝贝儿,不用担心,我相信已经有小天使降临,等待孕育出生。我们的宝贝绝对会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宝宝,然后长成最明艳动人的少女,拥有像我一样真心爱着她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冷月下意识把手放在平坦的小腹,脸上的表情很是向往。

    真的可以吗?她真的已经有了云毅的孩子?

    她生下的宝宝,会像她一样幸运,找到属于她自己的真爱吗?

    如果这样的话,才不后悔来到人世间走一遭吧?

    宝贝,你听到了吗?妈咪已经迫不及待等着你的到来,你一定会是个健康的宝宝,对吗?

    远处的霞光映着落地窗,好像给云毅和冷月镀上了层烁烁金光,将他们互相偎依的身影投在地上,拉得很长。

    这一幕宛如大师级的油画,美的惊心动魄,令人艳羡不已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P国。

    自从达尔贝当众揭穿了铁鸢下药的阴谋后,铁鸢确实变得老实了很多。

    她每天都乖乖待在家里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,看上去似乎真的打消了嫁入皇宫的奢望。

    不过这只是看上去而已,因为铁鸢根本就没闲着,而是在网络上注册了很多马甲,添油加醋把自己描述成被国王达尔贝始乱终弃的痴情少女,赚了不少的同情泪。

    每天论坛上那些不明真相的少女都在关切开导着铁鸢,并且咒骂着陆卉儿。

    似乎这么做他们就可以取代陆卉儿的位置,成为人人爱恋地达尔贝的女人似得。

    对于铁鸢背后鼓捣的这些小动作,达尔贝根本就不知道,他忙着每天陪陆卉儿和平顺,根本没注意到网络上那些铺天盖地的流言蜚语。

    而疯狂的铁鸢借此机会,居然在网络上发起了万民请愿表,打算鼓动不明真相的网民一起围攻到皇宫,把陆卉儿从王后的位置上拉下台。

    铁鸢虽然心思龌龊,但是鼓动人心确实是一把好手,很快她就凝聚了一帮铁粉儿,自发的为她摇旗呐喊,甚至做了做了大红条幅。

    当条幅寄到铁鸢家时,看着那红彤彤的绸布,铁鸢知道,自己等待了这么久的好时机,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铁鸢把那摞子绸布放在饭桌上,“爹地,我觉得时机已经成熟,可以展开我们的计划了。”

    铁木停下手里的筷子,有些不确定地问道,“你确定她们能够全听你的?敢去围攻皇宫?”

    “哼,”铁鸢自信地冷笑了声,“爹地,你要相信我的能力,我最擅长的就是给不明真相的网络暴民洗脑。现在在她们的心目中,我是个十足的受害者,陆卉儿是妒忌心强悍的泼妇,根本不配坐在王后的位置上。只要你点头,我保证她们会自发跳出来,去围堵皇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