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自信满满的铁鸢,铁木想了下,这才缓缓点头,“好吧,既然你有足够的把握,那就放心大胆去做吧。我已经联络好几名大臣,到时候会为你们提供方便。记住,永远要让别人替你出头,你只需要扮演好受害者就好。”

    铁鸢重重点头,“是的爹地,枪打出头鸟,我一直记着你的教诲。这一次,我一定会把事情给完满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父女俩敲定了计划,笑得十分得意,似乎明天就能顺利入住皇宫似得。

    铁一坐在一边扒着饭,半句话都没有多说,无法认同爹地和妹妹的做法。

    在铁一看来,陆卉儿美好的就是天上的仙女,这些不堪的手段用在她身上,简直是对仙女的亵渎!

    铁鸢还在激动的跟铁木商量着明天带人去围攻皇宫的事,铁一默默听着,眉头皱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哥,你怎么不吭声?我刚才的计划怎么样?”铁鸢拍了下铁一,询问着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铁一放下手里的筷子,“我吃饱了,你们继续聊。“

    说完,他就站起来离开,丢下一脸莫名其妙的铁鸢和铁木。

    “爹地,你看哥,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,谁欺负他了?”铁鸢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铁木跟着摇头,“不清楚,改天你找个机会问问。

    铁鸢点点头,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得恍然大悟,“我知道了,爹地,哥他喜欢王后,总不会是因为这个不开心吧?”

    铁木的脸黑沉下来,“胡闹!你给我警告他,以后不准再有这种不着调的心思!我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把你送进皇宫!”

    “是,爹地,我会告诉哥哥的。”铁鸢开心地笑了起来,对明天要发起的计划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铁一走出了太尉府,独自在夜晚的街头转着,不知觉的竟然又来了皇宫门口。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,眼神痴痴望向宫门,幻想着能在这时看到陆卉儿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铁一人品爆棚,他只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居然真的看到陆卉儿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夜色朦胧中,陆卉儿穿着飘逸的白色长裙,就像来自天上的小仙女,美得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“卉……”铁一差点出口喊陆卉儿的名字,话到嘴边又改了称呼,“王后!”

    陆卉儿晚上吃得太饱,随便出来走走,没想到会遇到铁一,有些惊讶,“铁一?这么晚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哦,我随便出来走走,没想到会遇到王后,真巧。”铁一努力压抑着心头的激动,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。

    陆卉儿跟铁一并不太熟,随意点了下头,“是啊,好巧。”

    “王后,可以一起走走么?”铁一鼓起所有勇气,向陆卉儿发出邀请。

    陆卉儿奇怪地看了铁一一眼,“当然可以,路本来就是让大家走的啊。”

    心思单纯的她并没有看出铁一眼里那灼灼的深情,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多看铁一一眼,仅仅是出于礼貌的客套。

    铁一高兴的差点跳起来,天知道刚才他这么说时,手心里布满了密麻的汗。

    没想到居然没有被拒绝,似乎还看到了陆卉儿脸上的浅笑,铁一觉得此刻的自己简直幸福到无以伦比。

    他深吸口气,按捺住开心到狂跳不止的心房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稳一点,“王后,我……“

    陆卉儿正继续往前走着,听到铁一的声音回转过头,“什么?”

    铁一刚才是想提醒下陆卉儿,让她明天做好准备,免得被不明真相的给围攻。

    不过话到嘴边,看着她那双澄清的眼眸,铁一及时把这个念头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告诉她鸢儿明天要做的事,她会不会用不屑的目光看向他,怀疑他也是别有用心的那个人?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任何依仗能跟达尔贝相比,所以他只是想远远看着她,知道她幸福就好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妹妹铁鸢铁了心要嫁入王宫,爹地也全力支持,唯有他夹在中间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他一方面希望妹妹顺利嫁给达尔贝,这样自己或许就能有更多的时间见到陆卉儿;一方面又不想妹妹真的嫁进去,生怕陆卉儿会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陆卉儿问了句铁一,见他并没有回应,不在意地摇摇头,继续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铁一连忙追了上去,低声问道,“王后,我可以冒昧地问你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哦?你说。”陆卉儿今晚心情很不错,走路的步子都迈得相当轻快。

    铁一尽量跟陆卉儿并肩,鼓起所有的勇气小心翼翼问着,“你和国王,过得幸福吗?他是真的爱你吗?”

    陆卉儿呆愣停住脚,冲铁一露出抹灿烂的笑,“当然!”

    她从来不会掩饰自己和达尔贝的爱恋,应该说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,自己和达尔贝有多相爱。

    铁一明知道会是这样的回答,可是真的听到,心里还是有些淡淡的酸涩。

    他苦涩地笑了下,“幸福就好,幸福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陆卉儿爽朗地笑了,继续悠闲地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“卉儿!”

    两人正并肩前行,达尔贝大步从皇宫里走出来,直接走在陆卉儿右边,挤开了本来就不敢离陆卉儿太近的铁一。

    陆卉儿并没看到达尔贝刚才的霸道,笑着问他,“刚才还说不出来要处理公务,怎么这会儿又舍得出来了?”

    达尔贝直接单手揽住陆卉儿的肩膀,“想着你自己出来不放心,就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刚才吃过晚饭后,达尔贝有些事没忙完,直接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陆卉儿找过来时他正在低头审批今年给贫困户帮扶的计划书,让她等自己一会儿。

    没想到等达尔贝抬起头,陆卉儿居然已经自己走了,他再也看不下去,直接放下笔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多亏他跟出来的及时,不然……

    达尔贝想到这儿,威严地横了铁一一眼,居然想接近他的女人,真是不知死活!

    铁一怎么会看不懂达尔贝那警告的眼神,他黯然低下头,闷闷跟陆卉儿道别,“王后,我有事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正被达尔贝牵着手,不在意地笑着点头,“好啊,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铁一轻轻点了下头,走了两步停下来,到底还是忍不住隐晦地提醒了句,“王后,明天没什么事的话,你可以去外面多走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