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卉儿客套地轻笑了声,“好啊!”

    达尔贝却立即黑沉下脸,沉声喊住铁一,“站住!”

    铁一只好站在原地,转身看向达尔贝,却不敢跟他犀利的目光相对,“国王,你叫我?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,为什么要建议王后明天去外面走走?”达尔贝眼眸像把利剑直刺向铁一,直觉告诉他铁一刚才的话有问题。

    面对瞬间警觉的达尔贝,铁一连忙干笑了声,“哦,因为最近天气好,所以我建议王后能多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压根不相信铁一的话,一双不怒自威的眼眸死死盯视着他,“你确定就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是的国王,我只是看天气比较不错,所以才会这么建议的。”铁一打死也不肯承认自己有别的意思,更不敢跟达尔贝那锐利的目光对视,直接落荒而逃,“没事的话我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铁一匆忙离去的背影,达尔贝微微皱了下眉头,总觉得事情不对。

    在看似沉静无澜的海面下,似乎已经蓄满了汹涌的暗流,随时准备着掀起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陆卉儿看到达尔贝眯着眼眸似乎在想着什么,奇怪地伸出手在他面前挥了挥,“你在想什么?想的那么认真?”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。”达尔贝不想让陆卉儿跟着担心,笑着转身看向她,转移话题道,“我是不是有件事忘了清算?”

    “清算什么?”陆卉儿疑惑地眨眨眼,没听懂达尔贝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达尔贝一把搂住陆卉儿,将她打横抱了起来,低头看着她,眼眸深深脉脉,“我之前好像说过的,不准你对别的男人笑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下意识抱住达尔贝脖颈,满眼都是茫然,“我没有啊,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居然还不承认?”达尔贝不满地低下头,轻啃了下陆卉儿的脖颈,“哼哼,看我等下怎么惩罚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,等下被人看到。”陆卉儿轻拍了下达尔贝,眼下可是在皇宫外面,被人看到了多难为情。

    看着怀里女孩笼上浅粉的俏脸,达尔贝笑着抱着她大步朝皇宫里走去,“那好,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,我要好好跟你清算清算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哭笑不得,不知道达尔贝这是又要和自己清算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霸道的家伙,每次都说不许她对别人笑。可是最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,总不能一天到晚板着脸吧?

    达尔贝走得飞快,一路抱着陆卉儿回到了他们住的寝殿,直接用脚带上宫门,都不用守在门外的侍女帮手。

    陆卉儿受不了地摇头,“喂,你能不能注意点身份?好歹你也是P国的国王,矜持些不行么?”

    达尔贝直接把陆卉儿的话当成赞扬,朗声大笑起来,“矜持这个词只属于女人,而我,只需要负责爱你就好!”

    说着,达尔贝就小心翼翼把陆卉儿放在了柔、软的被褥上,再次继续刚才没完的惩罚,细碎地啃起了陆卉儿的脖颈。

    那优雅白瓷般细腻的脖颈,是他这辈子最钟爱的眷恋,流连不舍忘返。

    陆卉儿的脸越来越红润,一把抓住达尔贝不断滑进衣服的大手,“刚吃饭不久,我还不想那么早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睡,”达尔贝细吻连绵,大手轻易就摆脱掉陆卉儿的掌控,继续往下探索着,“你刚才说吃得很饱,多做运动才好消化。”

    他温柔的攻势令陆卉儿羞得耳根都跟着泛红起来,水儿般瘫软下来,任他予取予夺。

    室内春、光四泄,满满都是羞目的撩人美景,此夜恩爱正长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晨曦刺穿暗沉的夜,带来了火红的新日,揭开了新一天的序幕。

    等陆卉儿醒来的时候,达尔贝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起来洗漱了下,就信步朝自己的小花园走去。

    最近闲着无聊,陆卉儿特意做了个暖房,在里面种了许多可爱的多肉植物,没事就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她在里面忙碌了一会儿,心情也跟着舒畅起来,来了兴致想要在里面挖一处小小的鱼池。

    满手泥巴的陆卉儿拍了拍手从花房里出来,正准备喊侍女帮自己搭把手挪下东西,就看到她们低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外面那些人是疯了吧?怎么敢过来围攻皇宫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因为花痴了,她们一个个痴迷国王痴迷的不得了。偏偏咱们国王又只钟爱王后,她们妒恨交加,肯定想着法子来找王后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唉,那么多泼妇守在外面,不知道国王等下该怎么处理呢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不好弄,说轻了那些花痴们肯定理都不理,重了又会被人说成是暴君,真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在两名侍女说话的功夫,已经走到了她们身后,轻声问道,“你们刚才是在说什么?什么围攻皇宫?什么王后暴君的?”

    两名侍女刚才正忙着八卦,根本没想到在花房里忙碌的陆卉儿会突然走出来,吓得连忙跪在地上,“王后,我们也是听别人说的,请你赎罪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揉了下太阳穴,很是不能理解皇宫里人人都爱下跪的歪风邪气。

    现在都是新世纪了啊,有什么直说就好,怎么动不动就软下膝盖跪人呢?

    “我没有要责怪你们的意思,只是凑巧听到你们说,有点不明白,这才过来问问。”陆卉儿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柔百倍,生怕会吓到这两名胆小的侍女。

    侍女们跟陆卉儿久了,知道她性格十分温婉,低声将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,“王后,是这样的。我们听路过的侍卫说,外面来了一群不知好歹的女人,直接堵住皇宫,说要让国王给铁鸢一个交代,赶走……赶走善妒的王后……”

    陆卉儿听得一脸懵,给铁鸢一个交代?什么交代?

    说她善妒她承认,因为她根本无法容忍别的女人跟自己分享达尔贝,但是她善妒管别人什么事?

    “在哪儿?我过去看看。”陆卉儿决定出去看看,那些人到底是凭着什么样的底气,这么理直气壮来指责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