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69章 围攻陆卉儿(2)

    两名侍女对视了一眼,十分为难地摇头,“王后,你还是不要去了,她们说的很难听,我怕你会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她们是专程冲着我来的,我又怎么能让她们失望呢?”陆卉儿轻笑着摇头,“没关系的,我们过去看看,出了事有我担着。”

    既然陆卉儿都这么说了,两名侍女也不敢再推辞,从地上站了起来,“好的,王后,请跟我们往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她们领着陆卉儿离开花房,朝皇宫外走去。

    很快,三人就来到皇宫外,看到了拉着横幅站成几排的人群,清一色的大龄剩女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底气不足,那些女人个个带着口罩,把脸遮的严严实实,手里举着几条红色横幅,上面的黄字十分醒目。

    “恳求国王负起责任,给铁鸢的清白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“赶走善妒的王后,保护皇室血脉延续!”

    “子嗣是皇室兴旺的根本,恳请国王纳妃添嗣!”

    “保护家园,王后请离开!”

    陆卉儿仔细看了眼那些横幅上的字,很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那些女人是不是太闲,居然还专程拉了横幅。

    两名侍女站在陆卉儿身后,生怕她会生气,低声说道,“王后,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反正有侍卫在这里挡着,那些女人冲不进来,咱们无视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听到两名侍女好心的劝告,反而轻声笑了起来,“既然都来了,为什么要忙着回去?我倒要看看,她们既然是来为铁鸢抱不平的,人心到底有多齐!”

    说着,陆卉儿就直接走向那排拉横幅的女人面前,朗声说道,“我就是你们嘴里善妒的王后,有什么事你们可以直接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她站在那里身形挺得笔直,态度更是端庄大方,气场瞬间碾压了那群带着口罩不敢以真面目见人的呐喊女们。

    对面沉静了十几秒,为首的一名女孩紧了下脸上的口罩,走出来跟陆卉儿呛声,“原来你就是王后,长得也就一般而已,你有什么资格独自霸占国王?”

    有人打了先锋,后面的女人们纷纷跟着附和起来,“对啊,你凭什么独占着国王?他是我们P国的王,怎么只能有一个孩子呢?”

    “没错!国王应该纳妃,你不应该拦着不让,真是太善妒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听说你还作梗直接赶走了铁鸢,她都跟国王情不自禁了。难道你是王后就可以为所欲为,毁了铁鸢的清白吗?”

    “看你长得平平凡凡,心眼却恶毒的不行,到底是有什么脸当王后的?难道缩在皇宫里不敢出来。”

    人群炸开了锅,几名侍卫担心陆卉儿会有危险,立即赶过来将她护在身后,展开手臂往后驱赶那些口罩女,“退后退回,居然敢对王后不敬,你们是不是想被抓起来?”

    “抓啊!难道现在连言论自由都没有了么?王后太善妒,我们还不可以提提意见?”

    “是呢,王后了不起啊?这么独断专行,我们凭什么不能质问她!”

    “想要独霸后宫,真是不知道安得什么心!你这样对得起国王的一片深情么?爱他就应该为他着想,让他拥有纳妃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看着那些被口罩蒙住了大半张脸的女人们,她们眼神疯狂仇恨,恨不得用眼刀刺到她心上。

    这些女人,应该就是生活中过得不如意,所以才会用最恶毒的话来攻击她吧?

    如果她们想要看到她痛哭流涕被吓跑的模样,那可就打错主意了。

    面对群情激奋的人群,陆卉儿没有半点退缩,而是眼眸清明地直视着那些叫嚣着的女人们,她缓缓的开口,“第一,铁鸢的事另有内情,你们不知道真相就不要被有心人给利用。第二,我确实善妒又小气,做不到和任何人分享我爱的男人。第三,这些跟你们无关,你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风轻云淡的语气瞬间气得那些女人发了狂,扬高声音大声喝骂起来,“王后,明明都是你的错,为什么你还能一脸无辜的站在这儿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都承认自己善妒了,有什么脸还待在国王身旁?你是怎么做到只顾自己不为国王着想的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自己已经引起全国所有女人的公愤了么?为了你能抬起头做人,我们劝你还是赶紧拎着小包袱离开吧!免得大家一口一个唾沫淹死你!”

    陆卉儿看着那些眼神丑恶的女人们,不屑地轻笑了声,“这里是我的家,我的男人就住在里面,我为什么要离开?而你们,又是凭着什么有这样的底气跟我叫嚣?”

    被讥讽的口罩女们瞬间就被气疯了,“因为我们比你更关心国王,我们想让他过得更幸福!”

    “对,他身边不应该只有你这种善妒的女人,明明还可以有更多更温柔善良的妃子陪伴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底气就是对国王的爱,只要他能得到幸福,我们什么都愿意去做的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陆卉儿嘲讽地再次摇头,“既然这样,那就请你们滚吧,因为我们的幸福,不需要别人来指手画脚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!谁告诉你们我的后宫需要很多妃子?这辈子我都只会有王后一个,永远不会再考虑别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清冷的声音传过来,眼眸威严地扫视着那群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女人,“就你们这几个人,就能代表整个P国?口气是不是太大了点?是谁给你们的底气来这里大放厥词的?!”

    达尔贝其实早就知道皇宫外有群戴着口罩的女人正在闹事,他根本就懒得过来看。

    直到听侍卫说陆卉儿已经过去,才赶紧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过来时就看到陆卉儿正跟那群女人舌辩着,而且气势如虹,所有的担心这才终于落了地。

    这才是他达尔贝的女人,自信,勇敢,哪怕泰山压顶也绝对面不改色!

    达尔贝威严的目光令刚才还激动叫嚣着的女人们瞬间安静下来,她们个个倾慕地看着达尔贝,都忘了要控诉陆卉儿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