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0章 铁鸢入狱…

    陆卉儿也没想到达尔贝会来,转身冲他笑了下,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再不过来,只怕我的女人就会被这群恶毒的剩女给吃了。”达尔贝搂住陆卉儿的纤腰,亲昵地跟她碰了下额头,“好了,现在我来了。你应该告诉她们,这辈子只有你才是我一生所爱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可爱地皱了下鼻头,“为什么要告诉她们?难道她们眼睛瞎了自己看不出来么?”

    两人亲昵的互动着,听得对面那群戴着口罩的剩女瞬间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她们本来就是一群痴迷着达尔贝的剩女,高不成低不就的一直单身,被有心人引导着过来围堵皇宫。

    在她们的眼里,陆卉儿是个刻薄善妒又恶毒的坏女人,根本就配不上堪称完美的国王。

    只是等她们亲眼看到达尔贝和陆卉儿的互动后,才发现事情跟她们预想的根本不一样。

    为什么在国王达尔贝看向陆卉儿的眼睛里,她们看到的是满满的爱意呢?

    明明他们俩是那么的相爱,中间根本就容不下别人的啊!

    这群剩女们面面相觑起来,无精打采收拾起手里举着的条幅,灰溜溜相继离开。

    她们走得很快,并没有被侍卫阻拦,只有走在后面那位全身武装到只露出眼睛的,被达尔贝给喊住了,“站住!”

    被喊住的女人吓得抖了下,准备装作没听到快步离开,已经有侍卫把她拦了下来,“你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她们都能离开,凭什么我不能?”只露出眼睛的女人歇斯底里喊了起来,情绪激动到不行。

    达尔贝拥着陆卉儿来到这个女人面前,一把拉掉她带着的头巾,“因为你就是铁鸢!她们并不知道你这个发起人的真面目吧?”

    黑色的头巾被扯掉,露出铁鸢惊恐惧怕的脸,“不,我不是铁鸢!”

    准备离开的那群女人纷纷转身过来,这才发现负责这次行动的发起人,居然真的是在论坛里面贴出来,饱受委屈的铁鸢。

    这下大家终于明白,她们是被铁鸢当枪使了,顿时气愤地转身围住了铁鸢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就是发起人,真是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戏精?自导自演骗着我们来为你打抱不平,还要不要脸?”

    “真是贱格啊,自己不敢露面,拿我们出来当枪使,呸!”

    “活该咱们倒霉,遇到这么心机的绿茶婊,咱们走!”

    察觉到被利用的剩女们,怒气冲冲骂着被揭穿真面目的铁鸢,简直是群情激奋。

    铁鸢怎么都想不到,自己苦心拉来的这些剩女帮手,转眼间就倒戈相向起来。

    她甚至不怀疑,如果不是有两名侍卫站在自己身边,她们很可能已经冲过来撕打她了。

    “铁鸢,我一再给你机会,可是你却始终在挑战我的底线。为了你那龌龊的心思,居然抹黑我的卉儿。这一次,我是绝对不会再留情面了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厌恶地看了铁鸢一眼,沉声下令道,“把她给我带走!”

    两名侍卫立即抓住铁鸢的胳膊,把她给架了起来,“走!”

    铁鸢吓得脚都软了,苍白着脸拼命摇头,“不!我不要去!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已经给过你机会,是你非要作死,一再来挑战我的底线。”达尔贝鄙视地看着铁鸢,“这一次,我不会再给你散播谣言的机会了。带走!”

    侍卫不敢耽搁,两人架着腿软的铁鸢朝皇宫走去,身后那帮剩女看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她们这才知道,刚才并不是她们的声势有多浩大,而是国王根本懒得理会。

    他只是往人群里扫了那么一眼,就看出了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铁鸢,那她们在他的面前,又有什么可以瞒过去的隐私呢?

    想清楚了这点,剩女们立即做鸟兽散,再也不敢多耽搁半秒钟,转眼就走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铁鸢被侍卫们架入皇宫,这次总算是随了她的心愿,虽说不是她做梦都在肖想的“嫁”,至少还落个同音。

    陆卉儿也没想到这一切居然都是铁鸢主使的,她原本对这个女孩无感,现在也厌烦的厉害。

    任谁被这样的心机女给摆了一道,心里肯定都会不爽,更何况上次铁鸢还估计设计达尔贝,害得他们大吵了一架。

    她看着被侍卫架着走在前面的铁鸢,低声问着达尔贝,“你打算怎么处理她?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知悔改的女人,就应该好好给她个教训!”达尔贝眼底满是厌恶,“恶意中伤造谣,蓄意挑拨离间,不关她几个月,她根本就不会悔改的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无声低下头,并没有觉得达尔贝这样做有什么错。

    她虽然性格善良,却不是那种软弱可欺的人,别人打过来一巴掌,她绝对不会就这么受着。

    这个铁鸢一再搞鬼,确实应该好好被教训下。

    达尔贝见陆卉儿不吭声,还以为她不开心,低声问道,“怎么?是不是觉得我罚的有点重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她这是咎由自取,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恶意中伤别人的人。”陆卉儿缓缓摇头,“我总是不能明白,为什么人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,去刻意造谣中伤别人呢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她们觉得造谣不用负责任,才敢这么没有底线地放肆。这一次,我一定要狠狠惩罚,给她个教训!”

    被架着的铁鸢走在前面,并没有听到达尔贝和陆卉儿的对话,很快被侍卫们带去了牢房的方向。

    达尔贝单手拥着陆卉儿,低声问道,“刚才是不是被她们给气到了?不要理会那些人,她们就是生活中过得不愉快,才会变得这么面目可憎。真正幸福的人,是根本没时间去关注别人的琐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没有被气到。她们说的又不是事实,我干嘛要理会呢?”陆卉儿柔和地笑了,倚在达尔贝肩头,“倒是你啊,到现在还被那些女孩念念不忘,我真担心有一天会有人把你给拐跑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呢?这辈子我只会被一个人拐跑,那就是你。”达尔贝眼里蓄满笑意,眼眸深深看着陆卉儿,“除了你,再没其他人有这个本事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