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1章 不如归去…

    陆卉儿抿嘴笑了起来,俏皮地冲达尔贝吐了下舌头,“那谁知道哦,凡事别把话说的太满,不然被打脸就糗大了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正想抓住陆卉儿好好教训一番,就有名侍卫匆忙走了过来,单膝跪在达尔贝身后,“国王,太尉铁木和一帮大臣跪在了议政殿,恳请见您一面。”

    刚才还满脸笑意的达尔贝瞬间黑沉下脸,“哼,这是听说了铁鸢被关,特意来求情的吧?不见,就说我很忙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侍卫不敢多耽搁,立即起身朝议政殿走去,打算传达达尔贝的指令。

    陆卉儿觉得这样有些不妥,轻轻拽了下达尔贝的袖子,“他们都跪在那儿,你确定不要去见见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见的,肯定是为了铁鸢求情的。那样心思叵测的女人,根本不值得同情,走,我带你出去走走。“

    达尔贝根本懒得理会铁木,直接拥着陆卉儿朝皇宫外走去。

    陆卉儿犹豫了下,到底还是把想要劝阻达尔贝的话给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本来铁鸢就是针对她,才做出这些疯狂的事情来,她又不是圣母白莲花,做不到被人害了还要求情的蠢事。

    既然有胆子去做坏事,那就要有足够的勇气去承担所有的后果。

    达尔贝和陆卉儿并肩前行,朝着皇宫外走去,还没走到正门,铁木就领着十几名大臣小跑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国王,国王,请等下我们!”

    达尔贝不耐烦地顿住脚,回头看到跑得直喘气的铁木和众大臣,眉头悄然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铁木一马当先,直接跪在达尔贝跟前,“国王,一切都是小臣教导不周,请你放了小臣那个愚不可及的女儿吧!”

    “国王,铁鸢小姐只是一时鬼迷心窍,请你念在她年纪还小,不要跟她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国王,小女孩情窦初开,难免做事会有些激进,还请国王念在太尉大人这么多年的辛劳上,放过她一次吧?”

    达尔贝背着手站在原地,垂眸看着跪了一地的大臣,心越来越凉。

    当年他肯回来,是因为看到P国满目疮痍,百姓需要力量救助。而他身为皇子,必须要扛起这份责任和重担。

    如今P国终于恢复了之前的繁荣,百姓也安居乐业,达尔贝看着跪在地上那些虚伪的大臣们,心里萌生出的只剩下退意。

    当年他就不稀罕什么所谓的皇位,压根也不在乎当什么国王。

    如今那些大臣们处心积虑想要塞各自的女儿进来,培植自己势力,这让达尔贝更加心烦。

    不如归去,真的不如归去……

    达尔贝轻抿了下唇,声音冷淡如霜,“如果我不同意,执意要处死太尉大人的好女儿呢?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吓得太尉差点当场晕倒,“国王,我知道铁鸢这次确实过分了些!可是再怎样也罪不至死啊!求国王宽恕年幼的她,不要被有心人给煽动了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眼眸变得更加冰冷,两步走到太尉铁木跟前,直视着他哀求的眼神,“太尉大人,你那句有心人煽动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铁木早就在达尔贝的威严下吓得魂不附体,可是为了宝贝女儿的性命,又不得不强撑着,“国王,小臣不敢乱猜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敢乱猜,还是等着本王自己说出来?”达尔贝戾气满满地拔高了声音,“你们以为你们心里想的什么,本王不知道吗?!啊!你们费劲了心机,无非是想针对王后,然后逼迫我娶侧妃,好培植各自的势力!”

    被戳破心思的大臣们立即把头勾下去,根本不敢去看达尔贝那双锐利如箭的眼眸。

    既然把话都说到了这份儿上,达尔贝索性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“这些天我已经想到了两全其美的办法,你们不是想要皇室开枝散叶么?我可以做到。”

    大臣们立即惊喜地抬起头,还以为达尔贝终于肯答应迎娶侧妃,心里暗自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已经想到了两全其美的好办法。”达尔贝看了眼那些把心思写在脸上的大臣们,嘲讽地冷哼了声,然后沉声命令自己的侍卫,“去,召集所有朝臣,让他们立即赶往议政殿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侍卫立即离开皇宫,去传达达尔贝的指令。

    跪了满地的大臣们面面相觑起来,不明白达尔贝是什么意思。不过谁也不敢多问,只能硬着头皮跪在原地。

    达尔贝看都懒得多看他们一眼,牵着陆卉儿的手朝议政殿走去。

    等离那些大臣远些,陆卉儿这才低声问着达尔贝,“你为什么要把大臣们都叫来,是要宣布什么事情么?”

    不是陆卉儿敏、感,而是她从达尔贝的眼眸中,看出了不如归去的眸光。

    难道,他是想兑现上次在悬崖顶说过的,带着她离开这里?

    面对陆卉儿探究的眼神,达尔贝扣紧陆卉儿的手,轻声笑了起来,“这样不是更好?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相守,再也不用为了繁忙的国事忙个不停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没有出声,心里其实也是赞同达尔贝的想法的,因为她确实不怎么喜欢皇宫的气氛。

    这里每个人看上去都恭恭敬敬的,可是眼里铺满的都是畏惧和疏离,根本无法交到真正的朋友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真的这么离开,让达尔贝放弃掉整个P国,会不会太过自私了呢?

    达尔贝似乎看出了陆卉儿的担心,握紧她的手道,“放心,不管是国家还是世界,离了谁都能够正常运转。唯有我,离开你不行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被他眼底的深情看得心儿瞬间溢满甜蜜,不再去纠结任何。

    是啊,她爱上的本来就是这个完美的男人,何必要去在乎别人的想法呢?

    自私也好,善妒也罢,只要他们在一起幸福地生活着,其它真的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这辈子,她只想跟他牵手共度一生。

    无论他是万人之上的国王,还是流落山野的村夫,都不会妨碍她对他的爱啊!

    两人不再出声,沉默着携手朝议政殿走去,心里早已经决定了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