达尔贝冷冷看了铁木一眼,“我已经给了她机会,是她自己不知道珍惜。这件事不要再提,她既然有胆子去犯错,就要有能力去承担。”

    说完,达尔贝就握着陆卉儿的手朝议政殿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铁木无力地跪在地上,额头因为刚才的求情磕得青紫一片,脸上充斥着死寂的灰败。

    他的宝贝女儿,难道就要在监牢里度过下半生?

    不!他宁愿豁出去命来,也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女儿遭受这种委屈!

    铁木打定了主意,立即从地上爬起来,快步拦在达尔贝面前,噗通跪了下来,“国王!请你再给小女一个机会,臣愿意带着她远离P国,从此不再踏足回来这片故土!只求你开恩,放了她吧!”

    达尔贝眼眸闪烁了下,他对太尉的所有好感早已经消失殆尽,这会儿听到太尉主动要求离开,索性答应下来,“好,既然如此,你就带着她离开这里吧!记住你刚才说过的话,永远都不会再踏足这片土地!”

    铁木立即连连磕头,“是的国王,小臣这就带着女儿离开这里,发誓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!”

    “嗯,带他去吧。”达尔贝看向身旁的侍卫,命令他们带铁木去接铁鸢离开。

    “谢国王,小臣一定会教导好女儿,不敢再让她出来闯祸。”铁木连声感谢,跟着侍卫们离去。

    他庆幸自己押对了筹码,国王并没有赶尽杀绝,而是多少给他留了些颜面。

    就这样,群臣绞尽脑汁想要让达尔贝迎娶侧妃的事情,终于暂时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有了铁鸢的前车之鉴,那些大臣们谁也不敢再生出别的想法,暂时都安分守己起来。

    查玛和洛克则是虚惊一场,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被拎到风口上示众,并且决定以后要离国王远一些,免得不知道哪天就要被甩锅到身上。

    当晚,太尉就把惊魂未定的铁鸢从牢房里接了出来。

    被关了几个小时的铁鸢见到铁木,顿时嚎啕大哭起来,“爹地,我好怕,我被关在里面好怕,怕以后都出不来了!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这次的事情你做的还是有些鲁莽了,是我没有为你把好关。”铁木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儿,心疼地摇摇头,“现在已经没事了,有爹地在,不怕。”

    铁鸢抽泣了好一会儿,这才开心地笑了起来,“爹地,有你在真好,闯多大的祸鸢儿都不怕。”

    铁木笑得苦涩,这一次,他为了女儿直接丢掉了一切,以后再也没有筹码为女儿遮风避雨了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先离开这儿,你哥哥还在车上等呢。”铁木领着铁鸢坐上了铁一的敞篷跑车,这才低声说道,“走吧,铁一,送我们去港口。”

    “港口?爹地,我们不是要回家么?为什么要去港口?”铁鸢不明白地看向铁木,心里隐隐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铁一叹了口气,“唉,鸢儿,你还不知道吧?爹地为了能把你从牢房里捞出来,直接跟国王请辞,愿意跟你一起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不!我不要离开这儿,我还没有嫁给达尔贝,我怎么能离开呢?”铁鸢顿时慌了神,用手抓住铁木的胳膊来回摇晃,“爹地,你说句话好不好?鸢儿还没嫁给国王,怎么就这么可以走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你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被放出来!”铁木心疼地低下头,将不甘心和所有的戾气都藏在满头白发里,歇斯底里怒吼着,“放心吧鸢儿,迟早有一天,我们会光明正大的回来!”

    “不,爹地,鸢儿不想离开这里……呜呜……鸢儿想留在P国,哪怕就让我远远看着达尔贝……呜呜……就看着他都好……”

    铁鸢泣不成声,哪怕她做下这世间的所有恶事,可她对达尔贝的迷恋,却是彻彻底底的真心啊!

    从见到达尔贝的第一眼,她所有的灵魂都跌入他大海般深邃的眼眸里,深陷其中,溺水般无可自拔。

    她喜欢达尔贝那桀骜不驯的眼神,喜欢他冷冽如霜的气质,喜欢他霸气十足的傲慢……

    哪怕是他厌恶自己时斜挑的眉眼,她都喜爱到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她承认自己已经成了疯狂迷恋达尔贝的小花痴,可是这些就像刻入了她骨血般的毒瘾,令她根本无法自控。

    然而不管铁鸢怎么哭,铁一的车始终都在匀速行驶,很快把他们带到了港口。

    “前面就是带你们离开的游轮,上去吧!”铁一领着铁木和铁鸢朝游轮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游轮,铁鸢拼了命想要跑开,“爹地,我不走可不可以?爹地,不要带我离开这里啊!”

    铁木紧紧攥住铁鸢的手腕,大步走向游轮,“走!这是命,你不认也得认!”

    铁一看着痛哭不已的妹妹,还有满脸不甘心的爹地,心情同样低沉郁郁。

    他深吸口气,不知道该如何排遣心中那份不舍。

    良久,铁一终于轻轻说了句,“爹地,妹妹,你们放心,我一定会想尽办法,早点让你们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,铁一所有的不忍心和善良都被眼前的分离给彻底抹杀,他柔、软的眼眸变得戾气无比,对达尔贝充满了怨恨。

    是的,这所有一切的症结,都是因为达尔贝!

    如果这世间没有达尔贝,爹地和妹妹就不被迫离开家乡,他苦苦恋慕着的陆卉儿也不会成为王后。

    他原本应该会有个和睦幸福的人生的,可是所有的一切,都因为达尔贝的存在给彻底摧毁了!

    阴鹜逐渐遮蔽了铁一那双清澈的眼眸,从分别的这一刻起,他亲手将往日那个纯真的大男孩给埋葬,只留下叵测的算计!

    铁木看向一脸沉郁的儿子,轻轻拍了下铁一的肩膀,“太好了,儿子,你终于长大了!”

    铁一脸色始终阴鹜着,缓缓点头,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,“放心吧爹地,我肯定会将你们重新接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铁一郑重看向铁鸢,“离开后听爹地的话,你们放心,最多半年,我就会把你们给接回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