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1975章 给我生个女儿,宝贝…
    看着异常认真的云毅,再看看手里的鸽子蛋,冷月一瞬间有些泪目。

    她刚才还以为云毅的求婚是闹着玩的,可是现在居然变得这么郑重。

    不仅有所有女人都爱着的璀璨钻戒,还有他深情款款的爱的誓言!

    这样的云毅,让她如何不心动?

    她看着手心里握着的大颗鸽子蛋钻戒,再看看仍虔诚跪在原地的云毅,猛地从沙发上跳下来,扑进他的怀里,“我愿意!我愿意!”

    冷月原本就是热情奔放的,这会儿被感动的不行,整个人都陷入到极度的亢、奋中,开心到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云毅最爱的就是这样敢爱敢恨的冷月,他抱住扑过来的冷月,两人直接倒在铺满长绒的地毯上,就势滚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亲昵的相拥让两人紧紧贴在一起,鼻尖对鼻尖,额头碰额头,就连气息都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窗外月色正好,溶溶从窗台上洒进来,落下满室余晖,为本就温情脉脉的室内增添了不少气氛。

    云毅深情注视着怀里的小女人,情不自禁稳住她饱满的红唇,低声呢喃着,“宝贝儿,嫁给我,给我一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冷月被蛊惑得双眼迷、离,早已经忘了今夕是何年,只记得双手紧紧拥住眼前的男人,从鼻腔里哼出个字来,“嗯。”

    计谋得逞的云毅嘴角扬起抹得意的笑,大手肆意在冷月身上游走,坏心思地放起火来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女孩,是他这辈子都无法放手的最爱,就算使用坑蒙拐骗的,他也要让她给自己生个女儿,像她这样的可爱!

    细碎的吻轻轻落在冷月身上,留下一簇簇摇曳的火苗,彻底迷蒙了冷月的神智。

    她半眯着眼睛,小手搜寻着云毅的存在,迫切想要发泄心中的火热,“嗯…

    云毅顺势占有,埋头藏在她柔顺的秀发里,拥着她开启了惊涛骇浪之旅,“宝贝,爱我。”

    冷月迷糊应和着,每次被云毅掀到半空中,她都自发地重重落下,不舍得跟云毅分开半点。

    春、光满室,每一道相拥的背影都在谱写相爱的篇章,令人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那久久不熄的声响,更是奏出一阙阙羞人的旋律,美妙不可比拟。

    直到斗转星移,月上中天,云毅才停止一切,扣紧冷月的手心,“给你个女儿,宝贝!”

    冷月早已经累得没了什么力气,虚虚握住云毅的手,迷蒙半眯着眼睛,被动承受着一切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漂浮在云端,根本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,就像徜徉在幸福的长河上,安逸的只想就此睡去。

    然而云毅却不肯就这么轻易放了她,温柔把她掀过来,又是一阵令人面红耳赤的肆虐。

    冷月从喉咙里挤出几声宛如猫儿叫似得求饶,“我好累……歇歇好不好……好困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今天我一定要送给你一个宝贝女儿!”

    云毅早就打定了主意,一定要在这完美的躯体里种下颗漂亮的种子,让她开花发芽,早点长成像冷月一样令人心动的小宝贝。

    冷月早就被耗得困得睁不开眼睛,虚虚半闭着眼,好几次都差点跌入周公的梦乡。

    然而在她的身后,某人仍在锲而不舍地努力着,彻底想着着自己想要个女儿的迫切渴望。

    夜色漫漫,室内春、光长长,谁也不知道,这样挠人的春、色何时才会结束。

    一如谁也不清楚,那藏在心底的绵长爱意,何时才会有到尽头的那天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当冷月醒来时,外面已经是日上三竿。

    她觉得浑身酸痛的厉害,偏偏整个人都被某人抱在怀里,就像被八爪鱼给缠上了似得。

    冷月小心抽出自己的胳膊,然后是小腿,等挪动腰肢时才发现,某个无耻的人,居然一晚上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她顿时羞红了脸,悄然挪了下腰肢,下一秒就惊动了沉睡的某人,露出了猎豹般狩猎的眼眸。

    那眼神带着野性的侵略,看得冷月差点漏了拍心跳,结结巴巴道,“你……你想干……干嘛?”

    云毅大手一捞,好不容易才脱离了桎梏的冷月瞬间被再次掌控,然后一个翻身,被某人给压在了身下。

    “想去哪儿?嗯?”云毅刚睡醒,还有些浓浓的鼻音,但是却该死的性感,撩得冷月瞬间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她伸出根手指,轻戳了下云毅的胸膛,“昨晚你忙了一夜,都不会累得么?”

    “累?”云毅闷笑两声,“宝贝,你这是在小看我么?”

    冷月被笑得不好意思起来,委屈巴巴嘟起嘴,“我只是想让你…这样肯定很辛苦……”

    云毅嘴角扬起抹邪意的笑,坏坏的贴上去,“哪里辛苦?一点都不辛苦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”冷月再次被侵占,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立场,“可是……我饿了啦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怀里的佳人说饿,云毅立即收起所有的调笑,翻身下床,利落套上家居服,“好,我去给你做,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冷月刚才就是试着随口说说,怎么都没想到云毅居然瞬间就起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我想要个烤牛里脊……”冷月眯眼笑了起来,觉得昨晚被、操练了半宿的自己,这会儿饿得能吞下半头牛。

    云毅帅气打了个响指,“没问题,要不要再来两杯高山红茶?或者布鲁诺奶茶?”

    冷月的馋虫被勾起,开心地直点头,“好啊好啊,可是我两个都想喝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办,等我。”云毅迈开长腿走出卧室,去楼下做早餐。

    冷月这才从床上跳下来,去浴室里洗漱。

    等她收拾好自己,云毅已经做好了喷香的早餐,从楼下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收拾好了没?我亲爱的老婆大人,过来吃早餐咯!”云毅心情十分不错,朗声喊着冷月。

    冷月擦好脸,慢慢从浴室走出来,“好了,不过你刚才喊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亲爱的老婆大人!”云毅眼里满是舒心的笑,“别想不承认,昨天你答应了要嫁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云毅握起冷月戴着钻戒的手,十分认真说着,“呐,它已经把你套牢了,所以这辈子你都不别想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