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个倒不至于。”云尚立即摇头,不允许任何人看低自己的弟弟,“不过,这个女孩看上去实在太小太年轻,我这心里怎么就这么发虚,总觉得阿毅对人家做了不好的事情呢?”

    颜汐落实在受不了这些大男人,不赞同地摇头道,“你们啊,根本不懂现在这些小姑娘的心!她们现在最喜欢的就是像云毅这种老成持重的大叔,小鲜肉已经没什么市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乔陌漓吃味地看向颜汐落,大手紧紧握住她的柔胰,“那你呢?你是喜欢小鲜肉还是大叔?”

    不管两人朝夕相处了多久,每次颜汐落被乔陌漓这么注视,脸上都会不由自主飞上两抹红晕。

    “没个正经,今天是云毅的主场,你庄重点。”颜汐落娇嗔地横了乔陌漓一眼,继续看向跟云毅并肩走来的冷月,“她真的太漂亮了,就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女主角似得。”

    冷月被云毅牢牢牵着手,赤脚走下游艇,直接被云毅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面始终注视着的亲友团们立即拍手叫好起来,“阿毅,男友力爆棚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小叔叔,要加油,直接抱着我小婶婶去换礼服吧!”

    赞不绝口的祝贺声和调节气氛的口哨响成一片,就算是向来胆大的冷月,也在众人的围观下悄然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她有些不自在地窝在云毅怀里,尴尬地晃着沾满沙子的赤脚,心里对云毅很有意见。

    都是这个可恶的家伙,都不说清楚带她去海边干嘛!

    害得她鞋子甩掉不说,现在还满脚泥沙的出现在大家面前!这下真的是糗大了!

    云毅似乎已经猜到了冷月的小心思,低头轻咬她的耳朵,“没关系的,他们是我最爱的家人,以后也是你的家人,根本不会嘲笑你的。”

    冷月被戳穿心思,立即把小脸埋在云毅胸膛里,闷声催促道,“快点啊!不是要带我去换礼服么?赶紧走啦!”

    她恨不得现在就原地消失,至少不用这么尴尬地面对云毅亲友们垂询的目光。

    云毅朗声大笑起来,用公主抱抱着冷月,经过满脸祝福的亲友身旁,径直走向他们连夜筹建好的礼堂。

    昨晚云毅求婚成功后,就连夜打了电话给云尚,通知了他自己要结婚的事情。

    向来神通广大的云尚只用了一夜的功夫,就硬是派人在E国的海边筹建好了一处温馨的礼堂。

    在礼堂的正前方,湛蓝色的大海纯净无波,海鸥展翅高飞,远处是浓绿飘香的椰林,宛如工笔大师亲手描绘的风景画。

    礼堂全部用透明玻璃拼接而成,上面覆满了鲜花,花叶枝蔓间串着斑斓多彩的各种小视频,随风舞动摇曳,宛如火树银花。

    热情似火的地毯两旁,摆放着奢华的鲜花花柱,上面缠绕着甜蜜的连理枝,生动到似乎下一秒就会含苞吐蕊。

    四周飘洒的浅紫沙幔在海风中微微拂动,顶棚上那些浅黄粉紫的灯光打下来,给人一种如梦幻般的光影错觉。

    云毅一路抱着冷月走进特意打造的密闭新娘房,这才轻柔将她放下来,“宝贝儿,要不要我帮你换礼服?”

    冷月早已经被周围的景色给陶醉,这会儿听到云毅调侃的话,毫不犹豫把他推向门外,“才不要,你走开!”

    她昨晚才答应要嫁给他,怎么都想不到他的动作居然那么快,竟然已经准备好了所有!

    这是怕她中途反悔,所以连喘、息的空间都不留给她么?

    冷月将云毅推出门后,开心地靠在紧闭的门上,深深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到现在还有些无法相信,自己居然这么快就要嫁人了!

    外面那些客人都是云毅的家人,他们是怀着最深厚的祝福,来祝贺她和云毅的结合……

    冷月羞红了脸,一颗心狂跳不已,不知道该怎么缓解自己此刻激动不已的内心。

    她赤脚走向房间里摆着的立镜前,双手捧住自己醇红的脸,低声喃喃着,“冷月啊冷月,你终于是要嫁出去了呢!等过了今天,就会冠上云毅的姓,成为他这辈子最深爱的小女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冷月自己先低声笑了,觉得自己刚才的语调实在是太浮夸。

    她扭头看向床上摊好的婚纱礼服,那是件火红的重摆连衣裙,做工精致优雅,一看就是出自大师之手。

    冷月拎起那件婚纱,在镜子前对比起来,嗯,看上去很合身,不知道等下穿上效果如何。

    她开心地转了个圈,褪去身上穿着的长裙,对着镜子开始换起新娘礼服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礼堂外,所有人都在围着云毅调侃着,气氛十分温馨。

    “阿毅,你小子可以啊!什么时候抱得美人归的?居然瞒得那么严实!”乔陌漓当胸一圈,直接怼在云毅身上。

    云尚跟着点头,“就是,那么好一姑娘,怎么就被你这头老牛给撬到手了?”

    “赶紧传授下经验,好让我也去捡个……”陆少华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安琪拉给揪住了耳朵,“说,你想去捡什么?”

    陆少华赶紧求饶,“别,姑奶奶,我是开玩笑的,耳朵要被扭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礼堂上喧闹成一团,刚换上新郎服的云毅开心地跟大家客套着,耐心等着他最美丽的新娘走出来。

    再过一会儿,他就要牵着她的手,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,共同走向婚姻的殿堂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云毅足足等了大半个小时,都没见冷月从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他有些着急起来,理了下衬衣上的领带,大步走向更衣室,轻轻敲了下门,“月儿?月儿你在吗?换好衣服没有?”

    然而里面静悄悄的,根本没有声音回应云毅。

    这下可把云毅给急坏了,下意识就想推门,被颜汐落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可是新郎,能不能不要这么着急?我进去看看,可能礼服比较不好穿,新娘子犯愁了。”颜汐落笑着拦下云毅,伸手推了下紧闭着的房门。

    然而里面似乎被反锁住,根本就推不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