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汐落的脸色变了下,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,不过却没敢说出来,而是笑着看向云毅,“阿毅,麻烦你去拿房间的钥匙过来,里面被反锁了。”

    云毅的脸立即黑沉下来,他离开的时候并没有锁门,怎么会打不开?

    不过他没想那么多,或许是月儿需要换衣服刻意锁上的呢?

    云毅立即转身,大步走到云尚跟前,伸手问他要钥匙,“更衣室的钥匙,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钥匙?”云尚茫然了两秒,从口袋里掏出串钥匙,促狭冲云毅笑起来,“这么心急进去?别忘了先敲门哦!免得吓坏新娘子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云尚那暖心的笑容,云毅刚才还担忧不已的心瞬间沉稳下来。

    他握紧手里的钥匙,走回到颜汐落跟前,“嫂子,麻烦你帮我看看,别吓到月儿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颜汐落笑得温柔,先用手敲了下房门,然后轻声喊着,“月儿?你换好礼服了么?我要进去找你,马上婚礼就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几声敲门声过后,房间内却依旧没什么回应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突兀的响声突然从房间内传出来,吓了站在门外的颜汐落和云毅一跳。

    那巨大的声响听得清清楚楚,是穿衣镜被打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云毅生怕冷月会出什么事,慌得再顾不上其它,一把拿过钥匙拧开房门,“月儿,月儿你怎么样?!”

    更衣室的门被打开,云毅直接冲了进去,颜汐落紧跟着后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然而里面却空荡荡的,根本就没有冷月的身影,地上铺满了被打碎的穿衣镜的玻璃碎片!

    云毅脸上的笑容瞬间凝滞,无措地在房间里找了起来,“月儿?月儿你在哪儿?你不要躲起来吓我啊!”

    颜汐落也没想到会遇上这种事,跟着云毅寻找起冷月来,“月儿,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,不可以这样开玩笑哦!”

    然而他们俩在房间里转了一圈,每个犄角旮旯都找遍了,然而都没能找到冷月的身影!

    “月儿,月儿!”云毅整个人慌成一团,根本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就在不久前,他的月儿还满脸娇羞窝在他的怀里,怎么突然就不见了踪影?

    而刚才还整齐的房间,如今却凌乱不堪,地上满是穿衣镜的碎片不说,就连那套红色的新娘礼服,也似乎被什么给撕烂了似得,随意丢在床脚旁。

    一股彻骨冰寒自云毅脚底光速蹿起,他弯腰捡起那件被丢弃在地上的红色新娘礼服,手抖得几乎拿不住那件衣服。

    他的月儿到底去了哪儿?为什么不肯穿礼服?!

    “月儿!月儿!”云毅高声喊着冷月的名字,拿着那件衣服冲出了更衣室。

    正笑着侃大山的云尚和乔陌漓愣了下,这才发现事情好像不对,连忙围了过来,低声问着颜汐落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新娘子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只有阿毅一个人?礼服好像都没有换?”

    颜汐落满头雾水地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进去时就没见到新娘子,房间是被反锁着的,只剩下那件礼服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落下,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,大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是说,新娘子在密闭的房间里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她明明是被阿毅抱进来的啊,怎么可能会突然消失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明明看得出她很喜欢阿毅,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呢?”

    “到底里面发生了什么?咱们进去看看!”

    大家闹哄哄朝更衣室走去,看到里面满地都是穿衣镜的玻璃碎片,窗户敞开着,空荡荡的确实没有冷月的身影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云毅,已经迅速找到了负责婚礼的安保,着急地询问着,“婚礼上有没有安装监控设备?”

    安保主管还是第一次被新郎这么问,不过还是老实点头,“有的,我们有在全程录像,方便以后剪裁备份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立即带我去看!”云毅焦急地催促着安保主管,他迫切想要弄清楚,月儿是怎么从密闭的房间里消失的。

    看着满脸铁青的云毅,安保主管哪敢拒绝?

    他立即领着云毅到了负责摄录的电子设备前,低声问道,“云总,你想看那一块的画面回放?”

    “所有能监控到新娘更衣室的,都给我放出来!”云毅沉声说着,好看的眉头皱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安保主管不敢耽搁,立即将更衣室附近的摄像头全部打开,“云总,我们是为了录制婚礼影像,所以只在外面放了监控探头,房间里的情况是看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云毅自然是知道这点的,就没有出声,一双眼眸焦急地盯视着监控画面,迫切想要找到冷月的身影。

    很快,他看到一道白色的身影从窗口处飞一般跳了出去,然后重重摔在沙滩上。

    云毅的心被这一幕捏的生疼,因为只有他知道,那道白色的身影不是别人,正是变成白狼模样的冷月!

    那是他的月儿,刚才那一跳肯定摔疼了吧?

    云毅死死握住拳头,才控制住自己跳进屏幕,想要把摔下来的冷月给抱起来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心疼地继续看着画面回放,只见冷月在沙滩上狼狈滚了两下,这才踉跄跑起来,朝着海边跑去。

    她雪白的身影沾满了浮沙,每一次跑跳四肢都会深深陷入沙粒中,看上去笨拙又艰难。

    云毅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碎了,他即将迎娶的新娘,竟然这么艰难跋涉着,都要离开他的身畔……

    月儿,你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明明昨晚答应的好好的,要成为我云毅的妻子啊!

    为什么只是短短的那么一会儿,就令你改变了主意呢?

    云毅无法接受自己看到的画面,他疯了似得跑出去,沿着沙滩上那些浅浅的痕迹一路狂追起来。

    他一定要追上突然跑走的冷月,找她问个清楚,为什么要丢下他离开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国。

    随着铁鸢被铁木带走,原本飘摇了整个P国的谣言终于慢慢平息了下去。

    达尔贝和陆卉儿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恩爱,感情比之前更加浓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