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早上,铁一直接去了皇宫,准备向达尔贝辞去教授小王子长笛的职位。

    其实铁一请不请辞问题都不大,他只是想跟陆卉儿道个别,离别前最后再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自从铁鸢和铁木被赶走后,整个皇宫都陷入一片祥和中。

    陆卉儿早上起的特别早,正在自己开辟的温室里给鱼儿投食。

    上次她闲着无聊,特意挖了条环形鱼池,如今终于投入使用,里面养了不少红黄锦鲤。

    漂亮的鱼儿争先恐后朝陆卉儿坐着的位置游过来,甩尾拍打着水面,荡起水花四溅。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都有份儿,你们不用争抢。”陆卉儿低声笑着,手里的鱼饵跟着抛撒出去。

    她最近很喜欢来这里喂鱼,觉得这些不会说话的小东西简直是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铁一找过来时,看到的就是陆卉儿倚在树下喂鱼的一幕。

    眼前的陆卉儿就像误坠入凡尘的仙子,脸上恬静的笑是那么的完美迷人,令铁一的心几乎跟着融化。

    他背后站在透明温室外,专注看着低头投喂鱼饵的陆卉儿,眼神格外痴迷,根本不舍得出声惊扰到陆卉儿。

    站在陆卉儿身旁的侍女发现了铁一的到来,低声提醒着陆卉儿,“王后,小王子的乐师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陆卉儿下意识抬头,脸上还带着嫣然的笑,等看到站在外面的铁一时,放下手中的鱼饵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刚才只是下意识的笑,然而看在铁一的眼里,却向是在对他眉目传情似得。

    那回眸一笑,宛如撩人秋波起,令铁一整个人都激动起来,“王后,早。”

    “早,”陆卉儿浅笑着点头,“铁一,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么?”

    面对铁一时,陆卉儿其实笑得有些生硬。毕竟铁木和铁鸢是因为她的原因,才被达尔贝给赶出P国的。

    陆卉儿不知道铁一心里是怎么想自己的,面对他时总觉得有几分不自在。

    不过在铁一眼里,他却不觉得陆卉儿的笑容有多勉强,反而觉得她笑得格外舒心,跟着扬起唇角,“王后,我是来向你辞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辞行?”陆卉儿有些意外,顺口问了句,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跟铁一只是点头之交罢了,用不着这么郑重其事的辞行吧?

    铁一却误会了陆卉儿的意思,以为她是舍不得自己,不舍得说道,“我需要回北部处理些事情,等忙完后,就回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,陆卉儿才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她始终觉得自己跟铁一是浅淡的点头之交,可是刚才铁一的话,却像是对相交多年的挚友说的。

    或者,铁一只是随口敷衍,是她想多了?

    陆卉儿也不好意思细问,只好僵硬着点头,“那好,祝你一路顺风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尽快赶回来的!你相信我!”铁一握紧拳头,情绪激动到脸色跟着涨红起来。

    他有千言万语想要对陆卉儿说,却碍于现在什么都没有做好,压根不敢吐露半句。

    面对着即将离别的佳人,铁一有千万个不舍,却只能把所有的爱恋都无声咽下去。

    卉儿,你要等我,等我找到宝藏,就把你带出这宛如囚牢的皇宫!

    铁一无声宣誓着,认真的眼神看得陆卉儿有些尴尬,下意识后退了两步,“呃……铁一,祝你一路顺风哈!”

    这句话陆卉儿其实刚才已经说过了的,铁一却开心的不行,重重点头,“我会的,你放心,我不但会一路顺风,还会心随所想,拿到我想要拿到的东西!”

    陆卉儿僵笑着点头,“那好,祝你心想事成。我还有事要忙,就不跟你多说了,保重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陆卉儿就带着侍女转身离开,脚步格外匆忙。

    之前陆卉儿一直觉得铁一是个温润如水的君子,可是刚才他看向自己的眼神,却令陆卉儿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那眼神里写满了野心,深邃的就像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洞。

    陆卉儿转身后,轻轻拍着自己的心口,希望刚才那一切都只是她的错觉!

    铁一静静站在原地,注视着几乎落荒而逃的陆卉儿,眼里布满了扭曲的渴望。

    卉儿,你等我,等我顺利拿到那笔宝藏,就回来带你离开达尔贝的身旁!

    他就那样定定注视着陆卉儿离去的背影,直到再也看不到人,这才转身离开皇宫,身上满是收敛着的戾气。

    这一次,铁一赌上了所有,只想拿到那可以改变自己人生的宝藏!

    离开皇宫后,铁一迅速打点好行装,踏上了去P国北部的路途。

    他的离开并没有掀起什么风波,就像从未回来过似得,没给带来半点影响。

    转眼间,铁一已经离开了一个多月。

    他就像彻底消失在人海中,再没有了半点音讯,也没有谁记得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股谣言悄然在P国蔓延肆虐,引起了大家热情洋溢的讨论。

    这则谣言不是别的,正是传说中叛军李牧的宝藏,那富可敌国的财富牵动了每一个人的心。

    议政殿里,大臣们正郑重将这件事的严重性告诉达尔贝,恳求他立即拿出行动,来粉碎谣言。

    “国王,最近关于清末叛军李牧藏宝的事情简直传疯了,请国王派人前去调查!”

    “财富不满人心,就怕那些人觊觎起宝藏,生出不该有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国王,臣等恳请立即处理此事,阻止民间对宝藏的寻找挖掘,以免引发新的动荡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国王,务必要谨慎处理这件事,免得被某些野心勃勃的人趁机利用。”

    大臣们纷纷说出自己的意见,最近叛军宝藏的事几乎传疯了,这样下去可不是什么好事,难免会被野心分子给利用。

    安定是维、稳的关键,没有哪个国家能作视谣言嚣上还无动于衷的。为了稳定国情,必须要尽快压住这次的谣言。

    面对大臣们的各种建议,达尔贝却没觉得有那么严重。

    滔天财富没人不肖想,这是很正常的暴富心理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叛军宝藏,在达尔贝看来,简直就是无稽之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