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卉儿手臂直接捶了过去,“讨厌,你才是两百斤的胖子!你才走路可观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是我,是我。”达尔贝正准备低头给陆卉儿个早安吻,门外又传来轻轻的敲门声,“应该是服务生送早餐过来,我去拿。”

    他掀开被子下床,打开门果然看到之前离开的那名服务生。

    “先生,这是你要的早餐。”服务生态度十分谦卑,把达尔贝点的早餐端进来,摆在屋内的长桌上。

    达尔贝满意地点头,从钱夹里抽出几张钞票,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为你服务是我的荣幸,祝你用餐愉快。”服务生开心接过小费,走之前没忘了跟陆卉儿点头问好,“还有这位美丽的小姐,也祝你用餐愉快。”

    等服务生走出去,陆卉儿才敢从被窝里探出头,“好糗啊,第一次赖床就被陌生人给抓包,真是丢脸丢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呢?早睡还是晚起都是我们的自由,跟别人有什么关系?”达尔贝说着,已经帮陆卉儿盛好了燕麦水果粥,低头尝了下,“嗯,味道还不错,好像有点甜过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太甜还是算了吧,”陆卉儿跟着从床上下来,随意套上身家居服来到长桌前,看着上面摆着的早餐,“嗯,我还是来杯热牛奶好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昨晚被纠缠太久,耗了太多体力的缘故,陆卉儿觉得自己饿的不行,简直能吞下一头牛。

    还好牛奶并没有那么甜,不过味道却有些怪怪的,似乎没有皇宫里的那么纯正。

    陆卉儿喝了口就放在桌上,“好奇怪,是不是我在皇宫里被养刁了胃口?为什么觉得牛奶味道怪怪的呢?”

    “怪怪的?”达尔贝连忙拿起那杯牛奶尝了下,脸色顺便大变,“不对,这里的东西被人动了手脚,不要吃了!”

    刚才他吃那杯燕麦水果粥时,就觉得味道似乎有些不一样,甜腻的似乎在刻意压制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这会儿又喝了牛奶才尝出来,这些东西的后味,都带着丝不易觉察的苦涩。

    达尔贝立即警惕地问着陆卉儿。“刚才那名服务生进来时,是不是看到你钻进被子里的?”

    “啊?没有啊!你下床去开门我就躲进被子里了,都没敢露出来半点,他怎么会看到我?”陆卉儿满脸茫然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对!那个服务生有问题!他之前来送开水时就太过热情,第二趟进来时都没看到你,怎么知道躲在被子里的你是女人呢?”达尔贝的眉头越皱越紧,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,心中警铃大作。

    陆卉儿却没达尔贝那么紧张,“你是不是紧张过头了?我们睡在一起,就算不露面也能猜到我是女人啊!难道你还会跟男人睡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主观看法,关键那名服务生根本不知道我的性取向,他根本就是刻意送东西进来……”

    达尔贝分析的话还没说完,就眼前一黑,直接倒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这下可彻底吓坏了陆卉儿,她连忙弯腰去扶达尔贝,“达尔贝?达尔贝?!你怎么了!?快说话啊!”

    然而不管她怎么摇晃,倒在沙发上的达尔贝都没有什么反应,始终四肢沉沉地紧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陆卉儿的心都拧了起来,被吓得魂不附体,“达尔贝,达尔贝,你醒醒啊!”

    “哼!不用再推了,他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一道阴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,泪眼婆娑的陆卉儿扭头去看,惊讶地瞪大了眼睛,“铁一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专程为你而来,卉儿,跟我走。”铁一刚才还怨毒的眼神看向陆卉儿时,变得痴迷无比,缓步朝陆卉儿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陆卉儿正被达尔贝的突发状况弄得手足无措,这会儿看到突然出现的铁一,整个人都懵在原地,“铁一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带你走,跟我浪迹天涯。”铁一的声音格外温柔,转眼已经走到陆卉儿身边。

    然而他笑得温柔,却扬起手,狠狠砸在了陆卉儿的脖颈。

    等他抬起手臂,陆卉儿已经应声被砸昏,软绵绵倒在达尔贝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的脸上还带着惊愕,还没想明白铁一到底怎么了,意识就陷入一片昏暗中。

    铁一弯腰将陆卉儿打横抱起,大步流星离开了房间,只剩下沙发上人事不醒的达尔贝。

    时间并没有因为陆卉儿的被掳劫而停止,仍是一分一秒悄然流逝着。

    直到中午的时候,达尔贝才头疼地从昏迷中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扶住快要炸裂的太阳穴,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陆卉儿,“卉儿?你怎么样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达尔贝已经将整个房间看了一圈,却并没有发现陆卉儿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个事实令达尔贝瞬间清醒过来,他再也顾不上头疼欲裂,飞快站起身,冲向房间的浴室,“卉儿,你在不在里面?”

    然而里面空荡荡的,根本就没有陆卉儿的身影!

    “卉儿!卉儿?!”

    达尔贝的心瞬间揪了起来,疯了似地找遍整个房间,然而结果却始终一样。

    陆卉儿就像消失了似得,根本就不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看了下外面已是中午,达尔贝知道自己是中了别人的圈套,立即从房间里出来,迅速下楼去找早上送餐的服务员。

    那个服务员绝对有问题,卉儿的失踪他脱不了干系!

    午时的酒店人来人往,达尔贝冷着脸下来,直接揪住前台经理的衣领,“早上送餐的服务生,把他交出来!”

    他黑脸咆哮的模样直接吓坏了前台经理,“什么送餐的服务生?我们并不提供送餐服务啊先生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的心瞬间沉到谷底,如果说刚才他还只是猜测,现在已经可以百分百肯定,这是刻意针对他的阴谋!

    “立即调出你们酒店的监控,找出那个服务生!”达尔贝冷声命令着经理,语气格外霸气。

    经理擦了下脑门的汗,直接屈服在他王者的气势中,“好,先生稍等,我现在就去看下监控,不知道你需要什么时间段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