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对,我疯了,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就已经疯癫不可自拔!卉儿,你就死了回去的心吧,我是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的!”

    铁一歇斯底里吼了起来,温润的脸庞因为嘶吼变得扭曲起来,看上去有几分阴鹜。

    他不管达尔贝到底是死还是活,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,就绝对不会让陆卉儿逃离自己的身边!

    这个女孩是他朝思暮想的女神,他愿意为她付出所有,哪怕献出自己卑微的生命!

    “如果达尔贝还活着,肯定恨不得立即找到我,然后毫不留情地要了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铁一对眼前的形势看得无比清晰,“既然回去我很可能会死,倒不如就此带着你浪迹天涯。不,我不要浪迹天涯,我要赢得最大的筹码,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!”

    铁一说着,刚才还有些茫然的眼神变得自信起来。

    没错,他手里还握着最大的筹码,就算达尔贝不死又怎样?他铁一不见得斗不过!

    只要他顺利找到那富可敌国的宝藏,打败达尔贝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?

    陆卉儿静静站在原地,看着刚才还茫然的铁一突然变得态度坚定起来,似乎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筹码,就是那笔民间传说的宝藏吧?看来你之所以会在这儿,就是为了寻觅那笔财富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不屑地摇头,“空穴来风的事,你怎么就信了呢?铁一,回头吧,现在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不!已经来不及了!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,就注定要走上不归路!”铁一拼命摇头,大力拍着自己的心口,“卉儿,你知道吗?每天的每天,我这里都想你想的生疼!你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我的心,令我辗转难眠,第一次懂得活着的意义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并没有被铁一的话感动,只感到一阵阵恶寒,还有丝丝同情。

    她印象中的铁一应该是自信阳光的翩然少年,却被偏执的执念毁成了令人作呕的嘴脸。

    陆卉儿轻轻叹了口气,看向铁一的目光带着几丝同情,“铁一,你只是陷入到这不切实际的爱恋中罢了,等你真正的缘分到了,所有的一切都会跟着改观。你会发现更美好的女孩,想跟她携手共度一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,再没有什么其他缘分,更不会有其他女孩!”铁一执念深重,根本不容陆卉儿反驳,“卉儿,今天不管你说什么,我都不会放你离开的。以后你只能跟在我身边,我去哪儿,你就要跟到哪儿。”

    烈性的陆卉儿被铁一缠得来了火气,她厌恶地看着已经不能用常理来说服的铁一,气恼地直接朝山脚下跳,“你就死了这份心吧,我宁愿摔伤摔残,也不会答应跟你在一起!”

    刚才陆卉儿已经看好了地势,他们离山脚并不太远,下面是起伏连绵的草坪。如果可以顺利跳下去,说不定可以摆脱铁一的掌控。

    只要她能顺利离开,就算被摔伤了也没什么了不起!

    打定主意地她一横心,闭上眼直接朝山脚下跳去。

    “卉儿!”

    眼前的突变吓得铁一呆滞在原地,伸出的手只来得及碰触到陆卉儿身上的外套,下一秒她就直接滚了下去。

    之前陆卉儿预测自己只要跳下去,顺着山坡翻滚一阵儿就能跟铁一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但是她错误高估了地势,那些看起来满是绿草的山坡并没有那么平整,下面满是掩映在草丛下的嶙峋山石。

    陆卉儿一落地就站不住,整个人顺势往下滚去,尖锐的石头刮破了她身上的衣服,刺入她娇嫩的肌肤,带出斑斑血痕。

    重刺的痛楚自陆卉儿后背处袭来,她无助地抱紧双臂,任由身体顺着山坡翻滚,心里只有一个信念:尽快回到达尔贝身边!

    铁一呆愣在原地两秒,这才疯了似的朝陆卉儿追了过来,“不!卉儿不要,我不要你离开!”

    他大步往前急迈,山坡陡峭根本站不住猛冲的身形,跟着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斜坡的山际上翻滚着两人,以越来越快地速度下坠着。

    一个眼眸坚定执拗,宁死都要回到达尔贝身边;一个脸庞狰狞扭曲,疯狂想要拦住自己最爱的女孩。

    眨眼间,两人一前一后停了下来,陆卉儿已经伤痕满身,被摔得晕头涨脑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铁一跟着滚下来,身上被坚硬的山石擦出来的痕迹并不比陆卉儿少。

    他摇摇晃晃站起来,硬是抱起已经昏迷的陆卉儿,固执地咬牙朝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只能是他铁一的,他宁死也不会放她回去,绝不!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整个城镇都被达尔贝派的人几乎掀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可是眼看着夕阳西坠,却仍是没有任何有用的发现。

    达尔贝再也无法忍受这样漫无目的地搜索,早在半个小时前,他已经电话通知了大将军查玛,让他立即带一队侍卫飞过来,协助他抓到野心勃勃的铁一。

    算了下时间,现在查玛也应该到了的!

    达尔贝焦灼地站在城镇入口处,用最后一丝耐心等待着,心早已经跟着陆卉儿离去,空荡荡痛得厉害。

    天空中传来划破气流的盘旋声,达尔贝慢慢抬起头,看到上空并排飞来四架直升机,是大将军查玛到了。

    飞机有序地落地,查玛一马当先走向达尔贝,恭敬地单膝跪地,“国王,小臣来迟,请责罚!”

    达尔贝看着跟在查玛后面跪倒的侍卫们,微微点了下头,“现在不是责罚的时候,立即调集士兵,从整个城镇往外搜索,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角落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查玛来的路上,已经知道陆卉儿是被铁一掳走的,心里对铁一卑鄙无耻的行为十分不齿。

    他傲然转身,面对自己的侍卫沉声吩咐道,“立即以这座城镇为中心点,往外扩大搜索范围!记住,一旦发现铁一的踪迹,在确保王后安全的前提下,立即将他击毙,绝对不能留任何逃脱的时机给他!”

    侍卫们站成一排,气势如虹回应道,“是!保证完成任务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