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玛挥挥手,带领着这队侍卫们四下分散,按照达尔贝的命令认真执行去了。

    达尔贝走向查玛驾驶来的飞机,准备挑选一把趁手的武器,亲自去抓作死的铁一。

    他刚才掀开运载武器的机舱门,就从里面跳出来个小东西,“爹地!”

    达尔贝立即黑沉下脸,“胡闹!谁让你跟出来的?!”

    扑向达尔贝的并不是别人,而是向来以调皮捣蛋著称的小王子平顺。

    他笑的满脸无害,撒娇着扑向达尔贝怀里,“爹地,平顺好想好想你,也好想妈咪呢!带我去见妈咪好不好?”

    平顺是趁着大将军查玛装载武器时,偷偷溜进机舱的,他并不知道陆卉儿已经被铁一掳劫的事情,还以为陆卉儿只是没跟达尔贝在一起。

    面对平顺无邪的笑脸,达尔贝训斥的话语再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告诉自己的儿子,因为他的疏忽,导致陆卉儿被铁一给趁机掳走了。

    “爹地,你怎么不说话?妈咪呢,我想要见妈咪啊!等她给我一个爱的抱抱,我就乖乖跟查玛师父回宫,好不好?”平顺软着嗓子央求着达尔贝,生怕自己下一秒就会被拎着后脖颈直接丢回皇宫。

    他讨厌那里,虽然处处金碧辉煌,却远没有外面这种自由自在的风,更没有自然的景色和纯净的风光。

    达尔贝被问得默然,眼眸里闪过抹自责,无力地垂下头,满心都是自责。

    都是他太大意,没能保护好他的卉儿!

    “爹地啊,你怎么不出声?是不是在生气我偷偷溜过来?真是小气巴拉,哼!”平顺还在笑着试图缓和气氛,他终于意识到达尔贝身上带着股若有似无的杀机。

    达尔贝向来是个光明磊落的君子,他不打算向平顺隐瞒陆卉儿失踪的事,弯下腰平视着平顺澄清的眼眸,愧疚地道歉,“对不起,平顺,是爹地不好,把你妈咪给弄丢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不亚于晴天霹雳,将平顺整个人劈得傻了,笑容瞬间凝固,“爹地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平顺,是爹地太大意,被人下了药,醒来时你妈咪就被人给带走了。”达尔贝尽量用最简练的语言告诉平顺如今的状况,心口像被刺中了似得,痛得快要窒息。

    平顺很快接受了这个无法释怀的现实,连声问道,“是谁,爹地?是谁这么无耻?!他是不是不要命了?!”

    达尔贝眼眸冷寂似海,杀机四起,咬牙切齿道,“铁一!”

    平顺愕然两秒,“居然是教我长笛的师父?”

    “我当初早就应该看出来,他根本就不是为了教你长笛,而是想多接近你妈咪!”

    达尔贝悔不当初,“如果早知道会有这天,我当初应该把他跟铁木一起赶走!果然无耻是遗传的!”

    “爹地,我跟你一起去找他,把妈咪救回来!”平顺气得不行,无法接受曾经教过自己长笛的铁一,居然变成劫走自己妈咪的坏蛋,“他是个坏人,我要找他算账!”

    达尔贝单手将平顺拎了起来,语气格外严肃,“你以为是在过家家?铁一之前碍于你的身份对你恭敬有加,如果真的在外面碰到,我相信他是不会因为你是小孩子而手下留情的!等下我就让查玛送你回去!”

    平顺握着小拳头,十分认真地看着达尔贝,“不要!爹地,妈咪现在被铁一带走,我要留下来帮你!”

    “帮我?”达尔贝重重叹了口气,“你只要别给我添乱就好了,你还太小,这件事你帮不到忙的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不信任的语气令平顺瞬间炸毛,气恼地跳了起来,“爹地,你不可以小看我!铁一掳走了我的妈咪,我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!我一定要去把妈咪给找回来!”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小平顺,达尔贝知道小家伙是真的动了怒。

    他直接将平顺丢进直升机内,“那好,跟我一起出发,把你妈咪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达尔贝就帅气跳入机舱内,启动螺旋桨缓缓升空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决定在高空搜寻铁一,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此刻距离铁一带走陆卉儿,已经过去了八个小时,只要铁一不是开车,他肯定还逃不出多远!

    平顺坐在达尔贝身旁,睁大眼睛朝下方看着,也在努力搜寻着人群中那道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是小小男子汉了,必须要保护妈咪才行,绝对不会让坏人欺负他的妈咪!

    刚才四架直升机的到来已经轰动了整个城镇,现在达尔贝又升空,喧闹了一整天的小镇居民们纷纷仰头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呐,那架直升机又升起来了,咱们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?”

    “嘘,小点声,你不知道吗?我们国王最心爱的王后被人给掳走了!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王后身份尊贵,怎么可能会被人掳走,那人是活腻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真不知道,咱们国王和王后隐瞒身份到了咱们小镇上,谁知道遇上了处心积虑的坏人,趁机给国王下药,然后带走了王后。这事我可是听我四舅妈的表弟家的小儿子说的,他就在那个酒店上班啊!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?难怪咱们这儿突然来了那么多人,要是咱们救了王后,以后岂不是飞黄腾达了?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现在很多有关系的人都直接进山了,准备找到王后,得到国王的赏赐呢!”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?咱们也快去啊!万一真就遇上了呢,走走走!”

    低声议论的几人只简单合计了几声,就朝着城镇外的山脉走去,想去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毕竟能够有机会营救王后这件天大的喜事,可是百年都不见得能碰到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E国森林。

    黑漆漆的林内寂然无声,粗狂的枝叶宛如妖魔的手臂,随风呼呼舞动。

    云毅失魂落魄走在森林内,每一步都沉重到抬不起脚。

    他已经在这片森林里寻找了一天一夜,可是却没有半点冷月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月儿,你到底在哪儿?求求你出来见我好不好?我找不到你,心里好害怕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