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1993章 冷月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…
    第1993章 冷月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…

    这一天一夜间,云毅漫无目的地寻找着,她则辗转在枝头,疯了似的跟着他挪动。

    他的焦急和担心她全部看在眼里,无数次想要奋不顾身扑上去,却都被理智给拉了回去。

    冷月知道,就算自己现在是白狼的模样,云毅也根本不会嫌弃半分。

    可是她做不到啊!

    她想穿着最漂亮的婚纱,成为他最美的新娘,在众人的祝福中,跟他牵手走向婚姻的礼堂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却是狼狈的白狼模样,这样的她做不到出现在他的亲友面前!

    阿毅,对不起,是我太自私!

    想要嫁给你的我,是那么迫切强烈想要披上嫁衣,再也做不到以白狼的模样出现在你眼前!

    等我恢复回人形,我一定飞着奔向你的怀抱,成为你最美的新娘!

    你等一等我,只要再等一等就好……

    百转千回的念头在冷月脑海里回荡着,令她克制住自己强烈扑向云毅的冲动,跟着他辗转腾挪。

    直到云毅力竭摔倒在地,那一刻,冷月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太自私?就这么把所有都交给云毅来承担,自己却固执地不肯去面对?!

    这样的自己,真的是在爱云毅么?

    可是,现在的她根本就变不回人形,她根本不知道明天的自己身上还会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如果一直都变不过来,云毅的未来要怎么办?

    跟一头白狼共度一生,成为所有人的笑柄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冷月只要一想起会有那个可能,就恨不得立即凌迟了自己。

    这个他最爱的男人,应该被所有人羡慕尊敬,无论如何都不能成为众人眼中的笑话。

    因此,趴在枝头的冷月犹豫了,痴痴望着倒在地上的云毅,无声冲他呐喊:阿毅,对不起,你是无所不能的王者,一定会没事的!

    她居高临下站在枝头,哪怕夜色再黑,也清晰看到了云毅脸上憔悴的落寞。

    当云毅的泪水无声滑落时,那一刻的冷月恨不得掐死自己。

    她是那么的怨恨自己突然无法变身的窘迫,把所有的问题都归咎在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突然有了这可怕的突变,现在理应和云毅接受所有人的祝福完成了婚礼,开心地过着幸福的甜蜜日子。

    可是所有的一切都被她给破坏了,只以为她并不是普通的人类,而是突然无法控制变身能力的狼女!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她的错啊!

    伤心欲绝的冷月注视着云毅的绝望,听到了自己的心被彻底碾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就在她再也无法承受这份自责,想要抛下一切从枝头奔向云毅的怀抱时,听到了苏倩呼唤云毅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一刻,理智再度重回到冷月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不能在这时出去,在没有弄清楚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她唯有彻底消失,才是对云毅最大的保护!

    唯有弄清了所有的一切,她才可以放心地奔向云毅,不用再去担心任何!

    眼泪从冷月脸颊滚落,她泪眼朦胧目送云毅和云尚他们离开,目光不舍地追随着。

    直到云毅的身影终于彻底消失,冷月这才发狂般在枝头跳跃起来,沿着那些高低的树干疯了似得前进,只想多看云毅一眼!

    无数次她因为慌不择路撞在枝头,连呼痛的时间都没有,只记得拼死往前,再往前。

    那修长的身影,是她心头的白月光,根本做不到眼睁睁目送离去!

    等冷月跃到森林边缘时,东方已经出现鱼肚白,隐约的朝霞正慢慢往上攀上。

    冷月站在枝头,只来得及看到云毅矮身钻入车内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写满了失落,令冷月心疼的直抽抽,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跃入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可是她不能,不能这么贸然出现。

    既然刚开始就选择了逃离,就等确认一切无恙后,再重新回到这个她深爱着的男人身边。

    豪车发动远去,冷月不舍得目送,直至尾灯的光影再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朝霞已经跃出地平线,第一缕阳光探向树林,打在冷月雪白的皮毛上,宛如镀上层绝美的金光。

    她脸上的表情凄楚到令人心疼,下意识想要把她拥入怀里,给她个温暖的拥抱。

    在这儿广袤的森林里,谁也不知道她正以白狼的身份,在深深思念着自己最爱的男人。

    云毅坐在车内,无精打采地低着头,脸上的表情格外落寞。

    专心开车的云尚从后视镜看到自己弟弟那消沉的模样,心疼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苏倩立即会意,回头轻声安慰着云毅,“阿毅,回去好好睡一觉,等养足了精神,我和你大哥陪你过来找。”

    云毅无力地摇头,“不用了,我知道月儿的脾气,她如果存心想要躲着我,我们根本就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苏倩还以为云毅打消了寻找冷月的念头,惊讶地瞪大眼睛,“难道你就这么放弃了?不打算把月儿给找回来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会继续以我的方式找她,谁也不知道这需要多久。”云毅婉拒了苏倩的好意,只想自己寻找冷月。

    那是他不小心弄丢的女孩,哪怕要耗尽他后半辈子的光阴,他都会拼尽全力把她给找回来。

    大哥和大嫂有他们自己的生活,不应该为他的私生活买单。

    苏倩这才知道云毅的意思,笑着摇头,“你怎么能这么想呢?阿毅,我们是一家人,理应该患难与共的呀!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这件事就这么定了,你回去好好休息。等养足好体力,我会和你一起踏平这片森林,找到你那落跑的新娘。”

    云尚的话音刚落,就被苏倩掐了下,她轻声叮嘱云尚,“什么落跑的新娘?你怎么哪壶不开偏提哪壶呢?”

    苏倩的声音压得很低,尽量顾忌着云毅的感受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这样,还是清晰无误传入了云毅的耳中,令他薄唇紧抿。

    是啊,昨天本应该是他风光大婚的日子,可是那个自己爱惨了的小女人,居然做了落跑的新娘。

    云毅别开视线,眼神哀伤地看向窗外飞驰远处的风景,内心无声呐喊着:月儿,到底是出了什么状况,令你要这么慌不择路地逃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