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1996章 等我寻到宝藏,推翻达尔贝…
    第1996章 等我寻到宝藏,推翻达尔贝…

    “不,这世上再不会有女孩比你更完美,”铁一十分认真地摇头,“卉儿,你是我生命中的绿光,注定无可替代。我知道你很厌恶我私自把你给绑来,请你原谅我的荒唐,我真的是情不自禁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微微叹了口气,眼神里带着几分央求,“我不需要这种情不自禁,铁一,我早就不是青春豆蔻的小姑娘了,只想守着我的家庭,过着安稳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卉儿,不要这么诽谤自己,我不在乎这些。你排斥我是因为根本不了解我,等你跟我相处的久了,明白我的好,就会忘掉达尔贝,慢慢爱上我的。”

    铁一偏执到不行,坚持自己的想法,怎么都不肯放陆卉儿离开。

    他做梦都在殷切盼着眼前的场景,又怎么会轻易放陆卉儿走呢?

    任凭陆卉儿把嘴皮子磨破,他也绝对不会动摇自己的坚持!

    看着执念深重的铁一,陆卉儿决定暂时不要再去激怒他,刚才被推的悚然令她到现在还有些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眼下她被铁一困在人烟罕至的山洞内,真的激怒了他,受伤的只能是自己!

    陆卉儿长叹了声,靠着山洞的石壁坐下来,无助的用双手抱住膝盖,眼里写满了对达尔贝的思念。

    她被铁一带走已经整整一天了,虽然明知道毒药对达尔贝没有效用,可是想到早上达尔贝无声倒下去的一幕,陆卉儿觉得自己的心口就像被揪住了似得疼。

    达尔贝,你现在到底在哪儿?知不知道我在疯了似得想念你……

    陆卉儿眼里的哀伤被铁一看得清清楚楚,他跟着靠在石壁上坐下,眼眸哀伤地看向陆卉儿,“卉儿,不要想他,不要在我的面前想他,求你。”

    他受不了陆卉儿那饱含思念的眼神,心里妒忌的发狂,恨不得剜去陆卉儿脑海中所有对达尔贝的思念!

    此时的铁一恨不得自己会魔法,一挥手就能令陆卉儿彻彻底底忘掉达尔贝,跟他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她才肯正眼看他,尝试着接受他,进而深深地爱上他!

    铁一的话令陆卉儿心里更是膈应的厉害,她从来没想到这个看似眼光的大男孩居然会变得这么邪恶偏执,疯了似的强求根本就不属于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无论她多么想开导他,都注定不会被他所接受。

    陆卉儿不想激怒铁一,只好无奈的长叹了口气,“铁一,这是无法自控的。我跟达尔贝感情深厚,自然会不由自主地想念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!我不许你想他!”铁一猛地站起来,眼神可怕地盯着陆卉儿,“你这辈子都只能跟我在一起,达尔贝他到底有什么好?!如果你是喜欢他国王的身份,我一样可以给你!”

    陆卉儿的心咯噔一声,听出了铁一话里的不对劲,难道铁一不仅想要劫走她,想图谋的还有更多?

    “铁一,你只是被免职的太尉儿子,拿什么跟达尔贝比?”陆卉儿想要弄清楚一切,索性顺着铁一的话往下说,想要套出他险恶的目的。

    果然,这句话令铁一丢了冷静,气恼地看向陆卉儿,“卉儿,你要相信我,并不是只要达尔贝才能够当国王!他昏庸无能,推行的条例陈腐守旧,令整个P国都裹足不前!”

    铁一的话令陆卉儿心里暗暗摇头,她觉得铁一真的疯魔了。

    当年她和达尔贝回来时,整个P国都陷在风雨飘摇中,老百姓也过着拮据的日子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达尔贝力挽狂澜,经历过那场大海啸的P国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迅速崛起,国民生产总值迈上崭新的台阶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进步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,认为达尔贝是几百年来最有能力的国王。怎么到了铁一的嘴里,达尔贝就变成昏庸臣服的无能之辈呢?

    陆卉儿知道铁一的情绪很不稳定,学聪明的她这次没有直接跟铁一杠上,而是继续套着他的话,“推翻达尔贝,你确定自己有这个能力?”

    “所有的改革都是顺应形势的,达尔贝早已经不得民心很久,只是因为他是承袭的皇室血脉,才能继续坐在那个位置上而已。”

    铁一自信地拍了拍胸膛,“卉儿,你等着看,等我找到宝藏,就建立新的政权,到时你还是P国最令人尊敬的王后!”

    他的话令陆卉儿不寒而栗,之前的陆卉儿还以为铁一只是对自己有些狂热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她总算看明白了,铁一想要的不仅仅是自己,还有更多更多。

    他最觊觎的,恐怕是那金光闪闪,万人敬仰的国王宝座吧!

    越了解铁一多一些,陆卉儿对他的厌恶就多几倍,她收敛起眼里的不屑,继续问着,“你说的容易,推翻政权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?那些宝藏根本就是虚无缥缈的民间传说,根本就不存在!”

    “不,卉儿,那个宝藏绝对是存在的!”铁一从口袋里掏出样东西,放在手心摊开在陆卉儿面前,“你看,这是我花了高价买来的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随意看了眼,不感兴趣地摇头,“一颗珠子而已,有什么了不起呢?”“

    “你不懂,卉儿,这不是普通的珠子,是被污垢包裹的金珠啊!”说着,铁一就捏着那枚圆滚滚乌蒙蒙的珠子,用力在旁边的石壁上划了起来。

    陆卉儿原先还没在意铁一癫狂的举止,直到她看到珠子擦过石壁后带起的道道火花,瞬间猜到了那颗珠子的材质,“这是,金子?”

    铁一赞许地点头,捏着那颗珠子给陆卉儿看,“没错,这是颗货真价实的黄金,是我高价收回来的。它一定跟当年叛军的藏宝有关!”

    这枚蒙尘的金珠是铁一无意间收来的,发现金珠的位置就在神女峰下面的溪水旁。

    铁一相信,那笔宝藏就埋在神女峰,经年累月的雨水冲刷掉几枚宝藏,然后其中有一枚随着溪水滚到岸边,这才被人给捡到。

    他确信这笔宝藏跟他有缘,甚至觉得根本就是为他所准备的!

    “卉儿,宝藏已经传说了很多很多年,我相信它跟我有缘,甚至可以说就是为我所准备的!它就静静待在神女峰的某个角落里,等待着我引领它们重见天日,给整个P国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