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7章 她回到当年的宫殿…

    铁一越说越兴奋,似乎下一秒就能发现那些宝藏似得,“卉儿,你信我,我迟早会发现这笔宝藏!等到时候,你就是我最尊贵的王后,所有人都要跪拜在你脚下,虔诚地膜拜你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简直想无语翻了个白眼,之前她只是觉得铁一蠢得不行,现在才知道他不但蠢而且贪婪,自大到无药可救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带着我往山上走,是想找到那笔宝藏?”陆卉儿忍不住想要打击铁一,“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报太大幻想的好,万一那批宝藏并没有传说的那么夸张,只是一点点金银而已,你又何必要赌上自己的后半生去冒险呢?”

    铁一紧紧握起拳头,“这是盛世豪赌,赢了我就可以走上人生巅峰,输了我也甘之如饴。卉儿,唯有你才值得我做出这样大的牺牲,现在你能明白我那颗爱慕你的心么?”

    陆卉儿无语地闭上嘴,觉得自己再跟铁一废话就是彻头彻尾的傻瓜。

    她防备地抱紧膝盖,把自己缩成一团,努力不引起铁一的注意,想让他忽略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现在外面黑漆漆的,她打算暂时糊弄过今晚,等天亮后再伺机寻找能从铁一身边呢逃走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卉儿,你是不是在怕我?”铁一注意到了陆卉儿防备的眼神,轻声笑了起来,“我知道你可能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,我向你道歉,对不起。你是我心中神圣不可亵渎的女神,我发誓,没经过你的同意前,我绝对不会再多碰你一下的!”

    陆卉儿顺势扭头看向铁一,“发过的誓就要遵守,铁一,别让我以后看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既然说到,就一定会做到。”铁一十分郑重地点点头,努力想在陆卉儿面前经营好自己的人设,“安心睡一会吧,现在差不多都是半夜了。等明天天亮后,我就带你去寻找的宝藏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忽闪了几下眼睑,没有再说什么,闭目假寐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上去闭上了眼睛,其实全身心都在警惕着一旁的铁一,生怕他会突然兽、性大发扑过来。

    山洞内的篝火劈啪作响,陆卉儿耐心假寐了许久,确定铁一真的没有过来的意图,这才昏昏沉沉陷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而此时跟铁一走错方向的达尔贝,仍执着的在沿着山路寻找,半点没有要停歇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的体质过人,找了那么久都没有半点疲态,一双眼睛炯炯有神,在漆黑的夜间搜寻着陆卉儿的身影。

    夜风冷飕,在山体见呼啸,带起阵阵寒意,吹得达尔贝身上的休闲套装都变了形。

    不过这丝毫无法影响达尔贝想要迫切寻找到陆卉儿的决心,他不知道铁一会不会丧心病狂到对卉儿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只有早一点找到他的女孩,确认她安然无恙,他才会真的放心。

    卉儿,你不要怕,我很快就会找到你,带你回家!

    漆黑的山路上,达尔贝心中始终攥着这唯一的信念,脚步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E国森林。

    自从目睹云毅离开后,冷月就病怏怏窝在树枝上,动都懒得动一下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,只是本能不想让云毅被众人嘲笑,这才毅然决然离开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云毅离开时真是黎明初上,他的背影直接带走了冷月的灵魂,令她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她就像没了灵魂的木偶,就那么无力地团在树上,一动不动,硬是捱到了夕阳西坠的黄昏。

    肚子里发出的咕咕声吵醒了神思恍惚的冷月,她原本不想理会,可是想到自己如果就这样任性下去,还怎么能早些恢复人形,回到她最爱的云毅身边?

    冷月伸了下懒腰,在树枝上纵跃起来,宛如道白色的流星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她就来到自己从小长大的那片山谷旁,毅然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熟悉的山谷里,有着不足人膝盖深的小溪,那里的游鱼味道肥美,足够冷月填饱肚子。

    很快,冷月凭着熟练的技巧,就从水里衔起条摇头摆尾的银鱼,直接甩上了岸。

    她跟着从水里跳上来,低头咬掉鱼头,准备从鱼背开始啃噬。

    忽然,一股腥味从她喉头直直冲入胃里,带起阵酸涩的呕意,又冲回到喉头,“呕!”

    冷月立即吐掉嘴里的鱼,干呕了好一会儿,才勉强压住胃里的翻涌,难受地眼里泛着泪花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,难道是吃惯了人类的美食,已经无法下咽这种生鱼?

    干呕过后,冷月浑身无力地几乎站不住,她索性直接曲起前腿倒下来,再次尝试着去吃那条鱼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无力到不行,唯有吃东西才能保存足够的体力,这样才会有机会恢复到正常,回到云毅的身边。

    眼前是扑鼻而来的鱼腥味,冷月嫌弃地皱起眉头,闭上眼睛直接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没关系的,之前吃了很多年这些鱼,味道根本就不难吃,这次她也一定可以的!

    冷月屏息再咬向鱼肉,满满的鱼腥味在她口腔内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“呕——”

    冷月都没撑到咽下去,就失控到再次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明明她肚子里什么食物都没有,喉头却怎么都止不住那作呕的鱼腥,狼狈地吐了个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好一番翻江倒海过后,冷月无力地趴在地上,疲惫地连眼睛都睁不开。

    她被折腾到已经感觉不到肚子饿,只想先眯一会儿养养精神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暗下来,直到繁星满天,冷月才好不容易缓过来些。

    她无力地站起身,虚弱地涉水趟到对岸,朝自己曾经住了很久的那座宫殿走去。

    冷月每一步都走得步履蹒跚,原本精神抖擞的大尾巴早已经耷拉下来,随着她脚步的晃动缓缓摆着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,好像生病似得,什么东西都吃不下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一个种族,都会受疾病的侵扰,不过狼族的体质向来独特,至少在冷月的记忆里,她确实没见过哪位族人生过什么病。

    自己眼下这种症状,就像人类得了重感冒似得,四肢昏沉乏力,胃里酸得难受,随时都想倒下大睡一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