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8章 当年的奶妈还活着…

    浑身无力的冷月在夜色下走得缓慢,本来没有多远的路程,硬是被她走了很久,才终于来到那座废弃多年的宫殿。

    她仰头打量了眼这个地方,眼里泛起酸楚的泪花。

    兜兜转转这么久,自己居然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爹地,妈咪,我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夜色有些微凉,冷月低下头,直接走进熟悉的宫殿,来到自己早已经住惯了的房间,绵软卧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的胃里空的厉害,却不想吃任何东西,只想就这么昏沉睡下去,什么都不用再去想。

    那就睡吧,至少睡着了,她就不会再那么的思念云毅。

    云毅,你知道我在想你吗?你现在在哪儿?

    同样的月色下,云毅失魂落魄靠在窗前,仰头扫了眼璀璨的星空,心头满是对冷月的牵挂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他的月儿到底遇上了什么可怕的事,就这么无声无息地从婚礼现场逃离。

    月儿,他的月儿……

    锥心的痛泛起,云毅用手捂住心口,帅气的眉峰轻皱起来,喃喃低语,“月儿,你到底在什么地方?什么时候才肯回到我的身边?”

    月色悠悠漫漫,冷月睡到半夜时,外面起了大风。

    呼啸的山风狂乱大作,刮起的旋风吵醒了睡得迷迷糊糊的冷月。

    她顺着没有玻璃的窗口往外看了眼,外面的夜色厚重阴沉,看来很快就会有一场暴风雨。

    “夸嚓!”

    一道闪电劈裂了天幕,照亮漆黑无边的夜,倾盆大雨哗哗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下雨了,冷月怏怏想着,准备再继续睡一会儿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身影被狰狞的闪电照亮,投射在冷月身后的墙上,赫然是头巨大的狼!

    冷月心中一凛,下意识站了起来,摆出戒备的姿势。

    明明山谷里的所有灰狼都被云毅给清除了,这里怎么还会有灰狼?!

    “嗷呜——!”

    冷月伏低身子,宣誓这里是自己的地盘!

    狼人族血统里有着跟狼一样的孤傲,自己的地盘是绝对不容许别人侵扰的,否则就是场以生命为代价的厮杀。

    哪怕此刻的冷月精疲力尽,她也绝对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,誓死也要和对方争斗到底!

    外面闪电依旧凶猛,投在墙上的狼影渐渐逼近,明显正朝里面走进来。

    冷月雪白的毛发炸裂开来,摆出攻击的架势,嘶吼咆哮起来,“嗷——呜——!”

    她不管来的是谁,只要敢走进来,拼命也要让那家伙尝尝她利爪的滋味!

    “夸嚓!”

    有一道闪电劈下来,门外的那头巨狼也终于迈进了前爪。

    冷月拼尽全身的力气,扬着利爪猛扑过去,锋利的牙齿狠狠切向来者。

    然而她已经太久没吃东西,又加上呕吐,浑身虚脱的厉害,拼尽全力一搏也只是来得及跳到那头狼身旁,却被它灵敏躲闪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已经用足了冷月的气力,扑空的她虚弱支撑着身体,前腿软的厉害,微颤着努力维持攻击的姿态。

    然而那头巨狼却在此时陡然变成、人形,欣喜地朝冷月奔了过来,“公主,你还活着?!”

    冷月愕然地看向已经将自己紧紧拥入怀里的老妇人,泪水瞬间像溃了堤坝的洪水般倾泻而下,怎么都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“福妈?你是福妈?”

    冷月声音颤抖的不行,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她不敢置信地摇着头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“福妈,当年你们不是都被史蒂夫杀死了么?”

    没有玻璃的窗外闪电依旧狰狞着,将冷月带入了那个血腥满布的深夜。

    那晚也像此刻般雷雨阵阵,倾盆的大雨落在血水横流的地方,入目皆是触目的鲜红,空气中飘荡着呛人的腥味,呛得年幼的冷月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地上倒伏着数不清的忠诚的追随者,他们因为生命消散变成了巨狼的模样,死不瞑目地睁眼望天。

    史蒂夫浑身沾满了血腥,手中的长剑挨个刺过去,不管是死透了还是尚在喘、息的,都被他戳了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“给你们追随我的机会你们不愿意,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!”面目犹如恶鬼的史蒂夫说着将沾满鲜血的长剑指向冷月眉心,“说,你是要跟着他们一起赴死,还是做我的新娘?”

    只是一夜之间,冷月就从高贵的公主变成了别人威吓的俘虏,她年轻的脸上满是仇恨,咬牙冲史蒂夫露出皇室的轻蔑,“史蒂夫,我要活下去,但是绝对不会做你的新娘!”

    彼时的冷月绝不贪生怕死,但是她知道,自己只能忍辱负重地咬牙活下去。

    唯有这样,她才会有手刃仇敌,为死去的这些英灵们报仇雪恨的机会!

    横在地上的那些战士们,是为了维护皇室而死,无论如何,她都要为他们报仇!哪怕只有一线生机!

    垂涎冷月美色的史蒂夫没舍得杀她,就这么讲冷月囚禁在原先的宫殿里,想要耗尽她所有的仇恨。

    后来的后来,孤苦无依的冷月遇到了云毅,终于找到了此生最信赖的依靠,交付出自己的所有……

    冷月摇摇头,将思绪从多年前的回忆中拉回来,泪眼婆娑望着福妈,“福妈,我以为你也在那场血战中死了,我以为只剩下我自己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主,当时我被我儿打昏带走,隐姓埋名躲了这么多年,一直在记挂你的安危。”福妈跟着老泪纵横起来。

    她是皇室的奶妈,已经活了几百年,不仅带大了冷月,就连冷月的父王也是被她带大的。

    那场叛乱开始时,福妈想要拼死保卫公主冷月,却被身为侍卫长的儿子打昏带走。

    等福妈醒来,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,皇室被血洗,只剩下公主冷月被囚禁在谷底。

    福妈当时疯了似的想冲过来救走公主,却被已经成为史蒂夫走狗的儿子阻拦,限制了她所有的行动。

    气急攻心的福妈打了儿子,拼死回到这片森林,却被守在谷外的灰狼们咬得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伤痕累累的她后来又冒死来过几次,都无功而返,只好灰心地躲了起来,断绝了跟儿子所有的联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