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01章 宝宝是上天赐我的礼物,怎么会有缺陷…
    第2001章 宝宝是上天赐我的礼物,怎么会有缺陷…

    后面的话福妈问不出来,她一直对自己这些年不能保护冷月而耿耿于怀,如果冷月所托非人,她只会更加内疚。

    冷月看懂了福妈眼里的意思,朗声笑起来,“福妈,你不要想太多,我没有被任何人强迫,是心甘情愿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冷月眼里闪着动人的光辉,“我爱上了一个人,和他心心相印,这个孩子是爱情的结晶。”

    “人?”福妈愣了下,“公主,你爱上了人类?”

    “是的,”冷月提起云毅就情不自禁地夸赞起来,“他是这个世上最完美的人,温柔,体贴,霸气,对我照顾入微,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形容词才能完全表述出他的好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里闪烁着幸福光芒的冷月,福妈脸上去有些不忍,“公主,你怎么会爱上一个平庸的人类?他们寿命那么短,除了副漂亮的皮囊,根本一无是处。”

    “不,福妈,那是因为你没有了解过人类。他们虽然不像我们有着锋利的爪牙,但是却从来都不是弱者。”

    冷月此刻心情格外晴朗,就连说话都带着笑意,“而我爱上的这个男人,也从来都不平庸。他是这个世上最懂我最体贴我的,与他相爱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!”

    福妈无声轻叹了下,没敢在这个时候打击陷入恋爱狂热的冷月。

    并不是狼族看不上人类,而是人类的寿命只有短短几十年,而他们狼族的寿命通常都有几百年。

    此刻的公主正陷在爱情的狂热中,可是等那个优秀的人类生命走到尽头,她可怜的公主将会怎样的伤心?

    “公主,你现在开心就好。”福妈决定不提这些烦心事,对她来说,只有照顾好冷月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冷月并没有注意到福妈忧愁的眼神,喜不自胜问着,“福妈,我母后当年怀孕时也不能变回人形?那后来多久恢复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等生下你满月后,王后才恢复所有体能。”福妈笑着轻拍了下冷月的头,“想不到我的公主都要当妈妈了,时间过得可真快啊!”

    冷月开心到不行,这么说他满月后就能够彻底恢复?这简直真是太好了!

    她终于能够回到云毅身边,大大方方告诉他,自己是多么的乌龙,居然误以为生病仓皇从婚礼逃离。

    对,她现在就要回到云毅的身边,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!

    “福妈,我想现在就回到他身边!”冷月笑得眉眼弯弯,“你不知道,当时我是从婚礼上逃走的,他找我都快要找疯了!现在我没事,得赶紧去告诉他,让他不要再为我担心!”

    看着喜不自胜的冷月,福妈却缓缓摇头,“公主,你确定现在要回去他身边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要回到他身边,告诉他我怀着宝宝。”冷月的前爪欣喜轻抚着自己的小腹,那里孕育着新的小生命,是她和云毅生命的延续。

    福妈的眉头微皱起来,“可是公主,我们狼族还没有跟人类通婚的先例,这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福妈欲言又止的样子,冷月脸上的喜悦瞬间凝固,“福妈,你的意识是说宝宝很可能会有危险?”

    冷月的心瞬间沉到谷底,这才意识到自己和云毅并不是同一个种族,生、殖隔离将是摆在他们面前的最大难题。

    “福妈,你确定我们种族真的没有跟人类通婚的先例?”冷月眼眸恐慌不已,“宝宝,我的宝宝很可能给会出现问题?不,不能这样,老天不能对我这么残忍!”

    前一秒还徜徉在幸福中的冷月彻底跌入无边地狱,浑身冷得发抖。

    她想起云毅眼里对女儿的渴望,他是那么期待能有个像她一样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现在宝宝终于降临,她却连狂喜的资格都没有!

    眼泪瞬间自冷月眼角滚落,犹如断了线的珍珠,打湿了她雪白的皮毛。

    冷月哽咽的几乎说不出话来,“福妈,我的宝宝肯定不会有事的,对不对?她是上天赐给我的小天使,一定会是完美无缺的,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缺陷,是不是?”

    不是冷月多愁善感,而是生、殖隔离是大自然最严苛的繁衍规则。

    两个不同的物种之间,哪怕他们的亲缘关系相近,也不可能在自然状态下出现交配的行为。

    相同的物种尚且如此,不同的物种之间更加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就算真的打破常规交配,也不会产生后代,或者是没有办法产生拥有生育能力的后代。

    比如生活中最常见的马和驴,狮和虎,它们虽然能生下骡子和狮虎兽。但是骡子和狮虎兽都不能孕育下一代,这就是最严苛的生、殖隔离机制。

    这就是冷月感到恐怖的原因,她无法接受腹中孕育的小生命遭遇这样苛刻的机制,她的宝宝一定会是个正常的孩子!

    福妈虽然不懂得生、殖隔离这些词汇,但是她活了几百年,深知狼族的各种禁忌。放在以前狼王还在世时,与人类通婚就是最大的禁忌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狼王已经离世,可怜的公主冷月被人类所迷惑有孕,福妈实在不忍心去指责她。

    福妈叹了口气,伸手帮哭得泣不成声的冷月擦眼泪,“公主,你不要想太多,或许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呢?”

    这句话福妈说的很没有底气,因为狼族中从来没有与人类通婚的先例,她也不知道冷月的孩子将来会怎样。

    冷月默默垂泪,根本没将福妈安慰自己的话听进去,陷入在无边的忧虑中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福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规劝冷月,对于未知的未来,说什么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良久,冷月仰头长啸了声,“嗷呜————!”

    这声狼啸声格外凄厉,似乎想将心中所有的恐慌和不安都发泄出来似得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不要这样,”看着伤心不已的冷月,福妈跟着掉泪起来,“我的好公主,或许结果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呢。你那么的纯真善良,相信就连老天也不舍得苛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冷月悲伤地垂着头,良久长叹一声,“福妈你不用宽我的心,未来怎样谁也不知道,只能静静等着她到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