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02章 狼族只要三个月就能生下宝宝…
    第2002章 狼族只要三个月就能生下宝宝…

    她已经想清楚了,与其回到云毅身边让他跟着痛苦,倒不如自己将所有的一切都承担起来。

    等挨过孕期,确定自己的宝宝健康无忧,她再重新回到云毅身边。

    如果,如果宝宝真的……

    冷月的心抽疼了下,黯然垂下眼眸,如果宝宝真的会有缺陷,她就带着宝宝躲在没人知道的地方,将她独自抚养长大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的冷月收起脸上的哀戚,如今的她不再是懵懂的少女,而是即将成为妈咪的孕妇,必须坚强柔韧。

    她决定默默守在山谷里,等着老天给自己最后的审判。

    爱上云毅,她从来没有后悔过,不管老天赐给她怎样的宝贝,都是她永远的小天使!

    冷月收拾了下情绪,眼神变得坚毅无比,轻声问着福妈,“福妈,我们狼族的怀孕时间是不是跟人类一样,都是十个月?”

    对冷月来说,十个月不见云毅简直堪比地狱最苦的刑罚。可是为了不让云毅承受任何伤心,她决定默默背负一切。

    “我的傻公主,咱们可是强大的狼族呢,怎么会跟人类一样?”福妈轻轻摇头,语气里带着自信,“他们怀胎十月,而我们狼族只有三个月!”

    冷月愣了下,刚才她都已经做好了独自挨过十个月的准备,现在只有三个月,她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高兴。

    时间越短,她的压力跟着越大,完全不知道三个月后,自己的宝宝将会以什么样的方式降临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,冷月就决定坚持到底。

    “好,福妈,我决定留在山谷里等孩子出世,这段时间要辛苦你照顾我了。”冷月目光柔柔看着福妈,虽然她现在变不成、人形,可是眼眸里的感激却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“我的公主,这怎么能是辛苦呢?照顾你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。”福妈拍着胸口笑了起来,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把你给养的白白胖胖!”

    主仆两人对视了眼,轻声笑了起来,刚才的凝重气氛在笑声中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只是在这笑容背后,冷月将所有的不安都藏了起来,不想让福妈为自己担心。

    而福妈也用笑容遮住心里的担忧,暗暗发誓一定要照顾好善良的公主冷月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现在怀着身孕,这里的条件实在是太简陋,我们应该换个地方。”福妈不建议冷月继续住在山谷里,“我之前隐姓埋名时,在外面乡下有处小房子,不如我们搬去哪里吧?”

    冷月却轻笑着摇头,“不用,这里挺好的,我现在早就不是公主了,没有那么娇气。”

    对于冷月来说,住在哪里并不重要,她现在哪儿也不想去,只想静受在山谷里,等着宝宝的降临。

    “对了福妈,你能看出我现在怀孕多久了么?”冷月期待地问着福妈,想要知道自己怀孕的确切时间。

    福妈不确定地伸出手,探向冷月柔、软的腹部,“暂时没什么迹象,摸不到宝宝,不过你已经有了孕吐反应,应该一个月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确定是一个月?”冷月眼里闪着希冀的光,是不是这样,她就不用苦等三个月,只有坚持两个月就好?

    福妈不置可否地点头,“差不多,我照顾过几任王后,还是有些把握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冷月轻轻点头,“福妈,你能再去帮我抓两条鱼么?我有点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,你真的要吃鱼?”福妈心疼地看着冷月,“刚才你吐成那样,我实在是不敢再让你吃鱼。当年王后别说吃鱼,闻到鱼腥味她都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为了宝宝我怎么都得补充营养,多试几次就好了。”冷月努力让自己笑着,“福妈,以后不要叫我公主了。皇室早已经倾覆,我早已不是什么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无论发生什么,你始终都是最尊贵的皇室血脉,我是绝对不会更改对你的称呼的。”福妈态度十分坚定,“公主,既然你想吃,我现在就去抓鱼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福妈就匆忙走出去,到溪边抓鱼。

    等福妈走后,冷月才吸了下鼻子,不让泪意滚落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怎么能跟母后当年比呢?母后由父王宠着,不想吃鱼整个皇宫都见不到半点鱼腥。

    而她呢?是覆灭皇室留下的唯一见证,能苟活下来已经是上苍最大的恩赐,哪里还有资格去挑三拣四呢?

    如果只吃些野果,肯定不能保证腹中宝宝的营养。

    为了宝宝能够健康成长,冷月决定要克服掉闻到鱼腥就呕吐的坏毛病,把自己的身体养得棒棒的。

    云毅,你耐心等两个月,只有两个月而已,我很快就能回到你的身边了!

    冷月无声诉说着对云毅的思念,决定以最好的状态养好腹中尚未成形的宝宝。

    她相信,即将到来的宝宝一定是可爱到爆的小天使,完美集合了她和云毅所有的优点!

    就在冷月打定主意住在谷底时,云毅的身影再度来到森林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放弃对冷月的寻找,心里的直觉告诉他,他的女孩就躲在这座森林里。

    云毅确信自己的直觉绝对不会有错,虽然林中满是枝叶的清新,可是他就是觉得自己嗅到了冷月身上独有的清香。

    他踩着厚重的落叶,坚定往前走着,边走边呼唤着冷月的名字,“月儿!月儿!”

    深情的呼唤在森林中回荡着,变成回声荡回来,好像无数人在此起彼伏呼唤着冷月似得。

    随着云毅前行的步伐,他渐渐来到与冷月初相逢的山谷顶。

    脚下是缥缈的云雾,云毅看着那些流动的浮云,眼前闪过冷月娇俏的笑脸,闭眼毅然跳了下去!

    呼呼风声在他耳畔响起,云毅保持着最安全的姿势落地,还是被巨大的冲击力往前跑了十多米。

    等他稳住自己的身形,立即朝溪边走去。

    如果说他的月儿这会儿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,唯有那处她从小长大的废旧宫殿!

    云毅暗暗责备自己怎么早没想到,加快脚步朝那个方向走去,一路继续呼唤着冷月的名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