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3章 月儿,回来好不好?

    福妈正在溪边捕鱼,她刚抓好两条鱼,就听到隐隐传来呼唤冷月的陌生男音。

    她丢掉手里的鱼儿,静听起来,没错,确实有人正朝这边走来,嘴里喊着公主的名字!

    福妈来不及多想,立即朝废旧的宫殿跑去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来人是谁,呼唤公主又有什么目的,只想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告诉给冷月知道。

    云毅走得飞快,没多久就来到了那条熟悉的小溪前。

    溪水流水潺潺,游鱼时而跃出水面,带起涟漪道道。

    云毅看着小溪对岸那座废弃的宫殿,仿佛看到了冷月就在那里等着自己似得,大步淌进溪水中,朝对岸走去。

    溪水被淌得哗哗作响,云毅的鞋子和西裤都被打得湿透,他根本就没有在意,只想快点走到那座宫殿前。

    踏上岸边的绿草地,云毅并没有停下来脱掉灌满水的皮鞋,而是脚步匆匆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他走得飞快,好像自己走得慢了,就会跟冷月擦肩而过似得,转眼间就来到了宫殿前。

    “月儿,你在里面对不对?我来接你回家!”云毅脸上浮出欣喜的笑,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充斥着冷月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的女孩一定就在这里,在等着他接她回去!

    云毅健步走进去,朝着冷月之前睡过的房间走去,“月儿,我来了月儿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宫殿里回荡着,异常的响亮,里面的欣喜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只是等云毅终于来到那个房间,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,冷月根本就没有在里面!

    “不会的,月儿怎么会不在这儿?明明空气中都残留着她的味道啊!”云毅无法接受空无一人的房间,拼命摇头,朝其它房间找了过去,“月儿,你一定在这里对不对?快出来月儿,我来接你回家啊!”

    云毅寻找的身影在这所废弃的宫殿里疯了似的寻找着,脸上的欣喜被渴盼取代,期待着下一秒就能见到自己最爱的女孩。

    他殷切的呼唤声从宫殿传出去,震得宫殿旁山坡的花儿都跟着摇曳起来。

    在花丛深处,悄然俯卧着两道身影,赫然是白狼冷月和变回巨狼的福妈。

    刚才福妈只来得及告诉冷月有人找了过来,冷月就慌得让福妈抹杀掉屋内的所有痕迹,知道是云毅来了。

    等她们收拾完屋内,云毅的声音已经在小溪边响起,声声泣血,令人心悸。

    冷月生怕出去会撞到云毅,跟福妈从窗口跃出,藏在了半山腰的花丛中,静等着云毅离去。

    福妈守在冷月身畔,这才知道宫殿里那个疯了似得寻找公主的男人,正是公主记挂的人类。

    唔,果然公主的眼光不是盖的,那个人类无论是从相貌还是举止,都是人中之龙,绝顶的优秀。

    如果能撇去人类的身份,跟公主绝对是天生一对的金童玉女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他们身份相差太多,公主这样跟着他,以后肯定会无法面对人类的死别。

    福妈想到这儿连忙摇摇头,暗骂自己简直是疯了,居然想这种不吉利的事!

    她低头看向冷月,发现冷月正用前爪死命捂住嘴,似乎生怕自己会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这样的冷月令福妈格外的心疼,她低声说了句,“公主,如果你舍不得,就跟他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冷月死死捂住自己的狼唇,眼里早已经蓄满了泪花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早已经被泪水模糊,只能看到云毅拼命寻找自己的身影,心口又酸又疼,恨不得立即扑向云毅的怀抱。

    可是她不能这么做!必须努力控制住自己迫切想要跟云毅相拥的心,告诉自己不可以!

    在自己没能确认宝宝安然无恙前,她绝对不能回到云毅身边。

    冷月知道云毅的脾性,不想让他承受那种得而复失的痛。

    如果宝宝真的有问题,她宁愿瞒下所有的一切,独自背负起所有,也不想让云毅跟着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云毅,对不起,现在的我无法出现在你面前。

    你等我两个月好不好?等我确定了宝宝健康,就会带着她来找你。

    请原谅我的自私,云毅,我只是想更好的爱你,不想让你承担任何的压力。

    冷月在心里拼命呐喊着,肩膀因为情绪激动颤抖不已,死死咬住嘴唇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福妈心底叹息了声,这才直掉自己善良的公主爱的有多深沉。

    她抬起自己的前爪,搭在冷月的脊背上,无声给着她鼓励。

    云毅仍在宫殿内锲而不舍地寻找着,然而他找遍每一个角落,都没能找到冷月的身影。

    一无所获的云毅晶亮的眼神黯然下来,无精打采从楼梯走下,腿像灌了铅似得沉重,心口闷得快要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明明他刚才确实嗅到了空气中冷月的味道,难道这是之前留下的?

    还是他太过于思念冷月,才出现的幻觉?

    云毅失魂落魄走出那座废旧的宫殿,低头喃喃低语,“月儿,你到底去了哪儿?为什么要躲起来不见我?快回来,回来我身边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风儿带走了他的低喃,完美送、入到底冷月耳畔,令她蓄在眼眶中的泪水无声滑落。

    云毅,我现在就在你身边,只是不能出去见你……

    冷月无声的回应无法传到云毅的耳畔,他耷拉着头朝溪边走去,再度从溪水中趟了过去,背影格外的落寞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云毅心中有多喜悦,现在的他就有多绝望。

    他原本笃定自己的女孩就在这里,可是现实却狠狠给了他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月儿,你到底在哪儿……

    等云毅的身影从溪边消失,冷月这才幽幽长叹了声,“福妈,我们离开这里吧?”

    “好,”福妈点点头,“不管公主去哪儿,福妈都跟到哪儿伺候着。”

    刚才的一幕看得福妈都有些不忍,她忍不住怨恨老天,为什么要让两个相爱的人生在不同的种族里。

    他们明明都爱对方爱得深沉,却生怕害了彼此默默承受着所有。

    冷月收拾了下酸涩的心绪,这才低声说道,“我的体质现在很差,恐怕不能远行,我们不如住到史蒂夫的宫殿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