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4章 陆卉儿发烧…

    这里肯定是不能住了的,因为冷月生怕云毅会再度找过来。

    到时候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控制自己,像今天这样的冷静,能做到哪怕心痛到快要死掉,依旧狠心目送他离去。

    史蒂夫的宫殿现在应该也废弃了,云毅肯定不会想到她会住到仇人的住处,绝对不会去哪儿找她的。

    福妈轻轻点头,“好,只要跟着公主,住到哪儿都好。”

    冷月从地上站起来,领着福妈朝史蒂夫的宫殿走去,“走吧,史蒂夫早就死了,那里应该也荒废了,不过条件还是比这里好很多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哪怕史蒂夫的宫殿再富丽堂皇,她也绝对不会去去住的。

    可是云毅今天的出现却给她敲了个警钟,甚至云毅执拗的冷月知道,他很可能还会来第二次,第三次……

    为了能够隐蔽地躲起来,冷月只好暂时放下心中的芥蒂,住到史蒂夫那里去。

    福妈一路都小心照顾着冷月,等他们赶到史蒂夫宫殿时,天已经黑透了。

    在山林中跋涉了整整一天,冷月早已经累得精疲力尽。

    她看着眼前巍峨的宫殿。不悦的皱起眉头,“福妈我们以后就住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福妈还是第一次来到史蒂夫的宫殿,她看着满脸不情缘的冷月,轻声安抚着,“这些都只是暂时的,等你顺利生下孩子,我们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冷月轻轻点了下头,领着福妈走进了宫殿,随便找了个房间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P国北部山脉,寂夜无声。

    半山腰的山洞内点着篝火,火苗跃动不已燃着篝火,火苗跃动不已,藤烤的陆卉儿半边身子都是滚烫的。

    她无力揉了把脸,将整个身子都靠在冰冷的石壁上,闭眼假寐着。

    铁一就坐在她的对面,令陆卉儿根本无法安心睡着,哪怕闭上眼睛都在戒备着铁一,生怕他会狂性大发扑过来。

    跃动的火苗发出噼啪炸裂的声响,单调的声音像催眠曲似得,令陆卉儿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她的头重重点了下,猛地惊醒过来,戒备地看向对面的铁一,发现他正目光炯炯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卉儿,累了就睡吧,你放心,在没有征得你的同意前,我发誓不会动你半根手指!”铁一心疼地看着陆卉儿,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她看,“你要相信我,我最想要的是让你幸福。只要能让你开心,我什么都愿意做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闷闷抱紧手臂,往山壁伤又缩了缩,闷声道,“那就放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这个,其他什么都可以。”铁一毫不犹豫地摇头,“卉儿,只要你肯留在我身边,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的。哪怕你想要天上的星星,我也会试着为你摘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要什么星星,只想回到达尔贝身边。”陆卉儿长长叹息了声,无力地闭上眼睛,“可是我知道根本无法说通你,铁一,这世上还有很多更美好的东西,你真的不用这么偏执。”

    铁一坚定地看着闭上眼不理会自己的陆卉儿,“人活着总要有梦想,我的梦想就是早日软化你的心,等你全心全意爱上我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瞬间恶寒一把,把嘴巴闭得紧紧的,决定不再跟铁一说话。

    因为不管她说什么,基本都是鸡同鸭讲,根本没办法、令铁一幡然悔悟。

    竟然想跟她比耐心?那就比比看好了,这辈子她都不会改变早已经交出去的心!

    山洞内再次陷入静寂,只余下火光跃动炸裂的声响,单调又乏味。

    心情极度低落的陆卉儿在这样的催眠曲中,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,终于昏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达尔贝,达尔贝,好渴,我好渴……”

    后半夜的时候,铁一被陆卉儿的低喃声吵醒,他苦笑着摇头,没想到陆卉儿连梦里都不肯给他留下位置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别的人,铁一很可能就这样退缩了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陆卉儿就像会魔法似得,将他迷得神魂颠倒,根本不舍得放弃跟她在一起的时光。

    哪怕现在她离得自己远远的,甚至可以说冷若冰霜,不过铁一相信,只要自己表露出十足的爱意,迟早有一天会打动陆卉儿的。

    就算她是块大冰山,他也得把她给暖热了!

    “渴……达尔贝,我好渴……”

    陆卉儿的低喃声继续响着,铁一这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他仔细看了下陆卉儿,发现她脸色潮、红的厉害,就像充血了似得。

    “卉儿?卉儿,你是不是不舒服?”铁一立即走到陆卉儿身边,轻声喊着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陆卉儿根本睁不开眼,整个意识都陷入在昏沉中,只觉得自己就像掉入了无边的漩涡似得,困乏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喉咙干渴的厉害,全身每一个毛孔似乎都在燃烧,令她迫切想要跳进冰水里,可是却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渴……我好渴,达尔贝,你去给我倒一杯水……”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陆卉儿还以为铁一是达尔贝,低声央求着他,诉说着自己的渴求。

    铁一伸手放在陆卉儿的额头,脸上瞬间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只因陆卉儿的额头滚烫的厉害,就像火炉似得烧手!

    难道是发烧了?

    “达尔贝,我好渴,渴……”陆卉儿茫然伸出手,抓住铁一放在自己额头的手,“达尔贝,给我水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手滚烫的厉害,令铁一顿时焦急起来,看来卉儿是真的发烧了!

    铁一努力想要喊醒陆卉儿,“卉儿,你发烧了!快醒醒!”

    只是无论他怎么呼唤,陆卉儿都怏怏闭着眼睛,连掀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该怎么办才好?”铁一懊恼地看着满身伤痕的陆卉儿,已经明白了她发烧的原因。

    之前她直接从半山腰往下跳,身上被陡峭的山坡刮得伤痕累累,直接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后来又在山洞里烤火,身后却是冰冷的石壁,本就受伤的身体在一冷一热的双面夹击下,彻底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发烧到意识迷糊的陆卉儿,铁一着急的在山洞里团团打转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