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8章 诡异带血的溪水…

    铁一并不知道陆卉儿心里早已经着急的不行,仍在慢条斯理的向她表达着自己的爱慕,“卉儿,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,你就偷走了我的心。我现在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更好的拥有你。你放心,我只是暂时将你安顿在S国,等我顺利找到宝藏,就会把你接回到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再也听不下去,直接转移话题,“我好渴,想喝水。”

    “喝水?好,我现在就去给你找!”铁一明显有些受宠若惊,他还是第一次听到陆卉儿跟他要东西。

    这是不是能够证明,他恋慕着的女孩已经开始逐渐接受他了?

    “卉儿,你留在这里不要动,我马上就会回来!”铁一说完,就站起身走出了草丛,朝不远处潺潺的流水处寻了过去。

    其实刚才他就想给陆卉儿找些水喝的,可是心里又着急陆卉儿会趁机离开,并不敢在外面停留太久。

    这次铁一稍稍放心下来,觉得陆卉儿身上正发着烧,应该不会离开自己。

    他循着水声找了过去,脸上心上都乐开了花,觉得不久后自己跟陆卉儿的关系就能更近一步。

    满心欢喜的铁一不知道,他前脚刚离开那丛荒草地,陆卉儿后脚就支撑着沉重的身体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身上还发着烧,猛然站起来有些头晕眼花,陆卉儿却不敢停留歇息,狠狠咬了下唇,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,毅然走进了那些比人还高的荒草丛内。

    这次她并没有贸然乱撞,而是循着别人趟出来的痕迹快步走着,免得发出的扒草声引来刚离去不久的铁一。

    铁一循着水声继续在丛林里穿梭,水声越来越近,几乎尽在耳畔。

    他心里开心到不行,知道自己已经接近了水源,大步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很快,铁一就如愿在找到了发出声响的水源,只见这里是段落差极大的断层山崖,溪水从山体内流出,发出哗哗的响声。

    看着清澈的溪水,铁一欣喜弯腰下来,先洗了把脸,然后鞠了捧睡先喝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缺水,铁一觉得入口的溪水带着丝甜味,跟平时喝的水很不一样。

    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矿泉山水吧,铁一尝了下松开手,找了片光滑的野香蕉叶片,打算团起来帮陆卉儿装水回去。

    他团好叶子,弯腰盛水,突然发现眼前的溪水似乎有些不一样,带着丝猩红。

    铁一狐疑地看向从山壁内流出的溪水,愕然发现刚才还清澈的溪水,这会儿居然变得血红起来,就像被鲜血给晕染了似得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铁一放下手里的叶片,往上靠近那层断崖,努力去嗅那层鲜红的溪水。

    不会错的,这些水里面,确实夹杂着鲜血的味道!

    铁一瞬间作呕不止,已经想象到石壁后的溪水里躺着个流血不止的死人,溪水一阵阵冲刷着他的伤口,带出片片猩红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,铁一就干呕的厉害,无法接受自己喝了浸泡死人的溪水。

    他埋头吐了好一会儿,直到胃里翻江倒海,这才无力地跌坐在石头上。

    看来这座山真的危机四伏,证明宝藏一定就藏在这儿!

    铁一静坐了一会儿,等胃里那种难受得不适过去,这才朝陆卉儿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这里的溪水眼看着是不能喝了,他必须抓紧时间把陆卉儿带走,然后回来找寻宝藏,免得被人捷足先登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的铁一加快速度,想要快些回到陆卉儿身边,带她远离这座危机四伏的深山。

    等他走回到之前的地方,才震惊的发现,陆卉儿根本就不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卉儿?卉儿!”铁一惊愕地瞪大眼睛,立即扬声喊起陆卉儿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无法接受自己只是离开了一会儿,陆卉儿居然就消失不见的事实,气得捶胸顿足,“卉儿!你还在发着烧,不能乱跑,快回来我身边!”

    铁一高声呼唤着陆卉儿,漫无目的地四处搜寻着陆卉儿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刚才离开找水源只用了半个小时,还发着烧的陆卉儿就算走也绝对走不远。

    铁一相信只要自己速度够快,就一定能够把她给找回来!

    “卉儿,你怎么可以这么伤害我?把我支走去找水源,自己却悄悄离开!”铁一边走边呼唤陆卉儿,心里苦涩的不行,“我知道你还无法接受我,所以才虔诚地挖出自己的真心,跪在你面前,可是你却熟视无睹,将它给踩得稀巴烂!”

    “卉儿,快回来好不好?我发誓这辈子都会用心呵护照顾你,比达尔贝还要用心一千一万倍!你快些回来我身边,不要任性逃离我身边,你还在生病,这样会弄坏身体的!”

    只是任凭铁一如何呼唤,都听不到任何陆卉儿的回应。

    他漫无目的四处寻找着,可是根本不知道陆卉儿离去的方向,走一段就快速折回来,生怕自己走错和陆卉儿越离越远。

    眼看着几个方向都被铁一找了一遍,结果却依旧毫无收获,铁一脚步开始变得踉跄起来。

    那种失去毕生所爱的惶恐填满了他的内心,将他整个包围起来,沉重地压在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卉儿,你不要走,我一定会找到你,一定会把你给找回来的!”

    铁一疯了似的在半山腰的丛林里寻找着陆卉儿,再也没有心思顾及宝藏。对他来说,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得到陆卉儿,只要她才是毕生最珍爱的宝藏!

    而此时陆卉儿,恍恍惚惚走出了很长一段距离,耳畔隐约传来了铁一的呼喊声,吓得她瞬间白了脸。

    陆卉儿立即停住脚步,不敢再继续走下去,生怕自己发出响声会令铁一闻声找过来。

    她惊魂未定听了一会儿,发现铁一的呼唤声已经渐渐远离,这才心有余悸地长舒口气。

    看来铁一并没发现她离开的方向,又朝着下一个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陆卉儿越走脚步越虚浮,头沉的几乎挺不住,身上的烧似乎又渐渐烧了上来,眼前的东西变得恍惚起来。

    不,她绝对不能这样倒下去,一定要离开这座深山,回到达尔贝的身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