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09章 所有寻宝者都没有活着走出来…
    第2009章 所有寻宝者都没有活着走出来…

    无比坚定的决心支撑着陆卉儿,让她咬牙保持清醒,可是脚步根本不听使唤,再走了段距离,终于无力地跪坐在荒草中。

    沉沉的睡意袭来,令疲惫到极点的陆卉儿只想睡个天荒地老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并不是瞌睡,而是因为发烧引起的身体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眼下必须要找到能让自己退烧的药才行,不知道昨晚铁一给自己吃的什么,这座山里肯定还有!

    陆卉儿狠掐了自己一把,警告自己绝对不能现在倒下,必须打起所有的精神找到那种退烧的草药。

    只是陆卉儿根本就不认识那些草药,昏头涨脑又走了段距离,看到前方有棵硕果累累的树莓丛,上面长满了铁一不久前给她摘来的野树莓果。

    陆卉儿这会儿并不饿,可是她迫切需要食物补充体能,直接走到树莓丛前,摘下那些熟透了的果实塞入口中。

    野树莓果酸酸甜甜,陆卉儿吃到再也吃不下去,这才停手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躺下。

    她眩晕的几乎站不稳,吃得几乎撑到的她迫切需要睡一觉,或许醒来烧就能退了。

    陆卉儿找了处特别隐蔽的地方,刚躺下意识就再也撑不住,直接陷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等陆卉儿醒来时,才发现自己竟然意外的退烧了,也不知道是因为之前的草药,还是刚才那些野树莓的功效。

    总之她不再头晕眼花,身上感觉有了不少的力气,能够不费力地站起来走路了。

    陆卉儿看了下周围的地形,决定往下走,避开铁一的同时好早点离开这处山脉。

    下山的路很不好走,陆卉儿对地形根本不熟悉,努力靠着自己的知识辨别好方向,摸索着往前跋涉。

    山里荒草寂寂,林间到处都是蚊虫鼠蚁,好在陆卉儿之前跟达尔贝住过丛林,对这些并不惧怕。

    她走了好一会儿,累得气喘吁吁,耳畔传来潺潺溪水声,立即迈步朝水边走去。

    只要沿着溪水往下走,肯定能更快走出这座山。

    陆卉儿扒开荒草,走过荆棘,又费了好大的功夫,终于来到潺潺溪水旁。

    她昨晚发烧了一夜,这会儿醒过来嘴里干渴的厉害,看到清澈的溪水顿时乐开了花,想要蹲下来畅饮一番。

    谁知道陆卉儿刚蹲下来,手还没伸进溪水中,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怎么都想不到,刚才还清澈见底的小溪,怎么会从上游淌下一层淡淡的红。

    这不自然的颜色令她想到了黏稠的鲜血,瞬间打消了想要喝水的念头。

    陆卉儿怏怏站起来,溪水怕是不能喝了,干脆顺着溪边往下走。

    她迫切想要回到达尔贝身边,只想尽快离开这座深山。

    陆卉儿沿着溪水畔一路往下游走去,没走多远,脚下踩到泥泞一滑,差点摔进水里。

    被吓了一跳的陆卉儿连忙撑地站起来,眼角的余光却扫到这条小溪对岸,吓得差点尖叫出声!

    她连忙站稳捂住自己的嘴,心有余悸地看向倒在对岸的男人。

    更确切点说,应该是倒在对岸的死尸!

    只见那具死尸就那么直挺挺趴在溪水边,一半的身体还留在水里,趴着看不到脸。

    陆卉儿是根据他乌青僵直的手指,确认他早已经死去多时了。

    幸好没看到他的脸,陆卉儿只觉得后背发寒,立即加快速度往下走。

    然而随着她的前行,溪水对岸接连又出现了几具死尸,吓得陆卉儿根本不敢去看,脚步放得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在这样幽森的深山老林里,这些死尸的出现令陆卉儿胆寒心惊,想要离开又怕那些荒草里躺着更多的尸体。

    比起那些密麻杂乱的荒草丛,陆卉儿觉得还是沿着溪边走比较妥当,至少不用担心自己看不到前方的路,不小心踩到尸体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这些人怎么会死在这里,按理说深山寂寂的,不应该有这么多人出现在这里啊!

    刚才那些人都穿着干练的衣服,明显不是来这里旅游的,更像是专门穿成这样,有备而来似得。

    陆卉儿皱着眉头暗暗思考着,始终想不通这些尸体暴毙的原因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喝了那些看起来清澈见底的溪水中毒了?陆卉儿脑海里闪过自己看到飘过猩红血渍溪水的一幕,心里更是恶寒不已。

    她加快了步伐,心里的信念无比的坚定,无论如何,她都必须从这座深山走出去!

    “快走快走,听说宝藏就在这座山!”

    “什么这座山,刚才咱们从那座翻过来时你也这么说的,别等下又是放空屁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嘛,我说了是这座就是这座,你们相信我,肯定不会错的!”

    “之前都已经进来几波人了,咱们怎么没撞见他们?别是已经挖到了宝贝吧?”

    熙熙攘攘的声响从陆卉儿对面传来,她连忙躲起来,生怕是铁一寻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笔宝藏可是人人都想要,就看谁的速度快捷足先登了!咱们个个宅心仁厚,肯定会有福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我也觉得这笔宝藏是给咱们哥几个留的,哈哈,等有了钱,老子想开豪车开豪车,想泡哪个妞儿就泡哪个儿妞儿,想想都爽死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没错,到时候老子包最嫩的嫩、模,喝最烈的洋酒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几个大男人说着就走到了陆卉儿藏身的地方,她看着这几个背着背包打扮利索的男人,终于明白之前见过的尸体是什么身份了。

    那些惨死在溪边的,恐怕跟这些人一样,都是怀揣着发掘宝藏的梦想,来山里寻找宝藏的。

    只是宝藏毕竟是虚无缥缈的传说,那些野心勃勃想要赢得富贵的,最后却落得个客死异乡的悲惨下场,真是令人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快点,这都中午了,等找到宝藏,咱们今天还能去好好潇洒走一回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宝藏近在眼前,我这小心脏怦怦狂跳,马上就成为人生赢家,推倒白富美,真是爽到飞起!”

    几个大男人开心地说笑着,躲在荒草里的陆卉儿再也听不下去。

    她想起自己一路走来那些死尸的可怖模样,善良促使她跳了出来,“抱歉,麻烦听我说一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