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11章 醒醒吧,我们之间根本不可能…
    第2011章 醒醒吧,我们之间根本不可能…

    陆卉儿吓得心里一寒,立即捂住眼睛,不敢看这红白相间的血腥一幕。

    而发了狂的猎豹却并不准备停下来,它拍死两个猎物后继续狂追,将跑在最前面落单那个掀翻在地,冷森的利齿直接咬向那人的咽喉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一声脆响声,被扑倒的挖宝人连惨呼声都来不及发出,就直接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陆卉儿再也不敢往下看,后退着往荒草里躲,慌乱地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她意外发出的声响立即引起正在啃噬挖宝人的猎豹的注意,它立即警惕地抬起头,朝着陆卉儿所在的方向缓慢走来。

    猎豹俯低身形,保持着随时可能爆发攻击的姿态朝着陆卉儿走来,滚圆的兽眸瞳孔眯成了一道危险的缝,随时准备暴起。

    陆卉儿害怕地咽了下口水,缓缓后退着,她知道这些猫科类巨兽有个致命的毛病,还是达尔贝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一旦被它们盯上的猎物,绝对不能背着它们奔跑,不然一定会被追上去扑倒,然后被咬断咽喉。

    这是千万年来,潜藏在它们血液里的本能!

    唯一的办法,只有与它们对视,努力克服所有的恐惧,寄希望于幸运,期待它们会无趣的离开。

    因为对这些巨兽来说,人类并不是美味的猎物,甚至很不好吃。

    它们血液的兽、性主导着一切,只是喜欢那种追逐的杀戮而已,一旦确认眼前的猎物索然无味,很可能会转身走掉。

    陆卉儿的心狂跳不已,勇敢鼓起所有的勇气,跟猎豹对视着。

    她的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,却并不敢有任何退缩的表现,因为一旦怯懦,将会付出生命的代价。

    猎豹迈着弓步朝陆卉儿逼近,冰冷的兽眸里毫无温情,冲着陆卉儿怒吼了声,“吼——!”

    冲天的咆哮声令陆卉儿几乎站不住,她死死咬紧下唇,努力不让自己颤抖。

    眼前的猎豹已经近在咫尺,清晰到陆卉儿能看清它身上每一根毛发,和扑面而来的死亡腥臭味。

    那锋利的利齿犹如两把锃亮的匕首,随时都可能冲过来,给人致命一击!

    不要怕,没事的,一定会没事的。

    陆卉儿拼命安稳着自己,心哆嗦的厉害,却努力支撑住自己不要做出任何举动。

    猎豹凶狠的兽眸跟陆卉儿对视了眼,冲着她再次怒吼了声,发现这名猎物根本不动,就像雕塑似得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眼前的情形似乎是这头猎豹从未遇到过的,它晃了下毛茸茸的脑袋,又盯了陆卉儿两眼,觉得她就是长得像猎物的大树,简直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猎豹不甘心地怒吼了声,转身走向那几名被杀死的寻宝人,低头四处嗅闻起来,很快找到那只诱惑它过来的野鸡,大口咀嚼起来。

    咔嚓咔嚓的咀嚼声响彻耳畔,终于暂时脱离了危险的陆卉儿长舒口气,双腿再也撑不住,软绵朝地上跌去。

    她刚才只是响起达尔贝曾经告诉过她的,遇到野兽一定不能转身跑开,因为没有人能跑过发狂的巨兽!定在原地与它对视,用最大的勇气正视它的眼眸,这才是最正确的做法。

    当时陆卉儿还一笑了之,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会用到达尔贝的这句话,天知道与猛兽对视,需要怎样天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这会儿猎豹转身走开,陆卉儿才发现自己后背已经渗出了密麻的汗珠,嗖嗖冒着冷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双手猛地从荒草里冒出来猛地捂住了陆卉儿的嘴,令一只手拦住她的腰身,扶住了她差点摔在地上的身形。

    正在啃食着烤好野鸡的猎豹猛地回头,看向陆卉儿刚才站立的地方,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猎豹晃了晃头,认为自己刚才肯定记错了,继续低头啃吃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对吃货而言,美食才是最大的诱惑……

    两只鸡很快被猎豹狼吞虎咽消灭干净,它走到溪水边喝了点水,这才甩着尾巴纵过,消失在荒草中。

    而之前陆卉儿待过的附近荒草内,捂住陆卉儿嘴巴的手终于松开。

    陆卉儿不敢置信地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铁一,下意识惊呼了声,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“嘘,小点声,免得等下那头猎豹再找过来。”铁一跟陆卉儿比了个手势,“我刚才找了你半天,一直找不到你,担心的不行,幸好你足够聪明,面对那种穷凶极恶的怪兽没有直接掉头就跑。”

    铁一之前找不到陆卉儿,急得快要疯掉,等他终于发现陆卉儿的身影时,才惊惧的发现草丛对面有只猎豹正在匍匐前行。

    狡猾的铁一知道猎豹的凶残,并不敢出声喊陆卉儿,怕她会成为猎豹首要攻击的目标。

    果然,那头猎豹直接扑了过来,轻易就咬死了四个人,只是没想到陆卉儿居然那么会那么勇敢,敢跟猎豹对视!

    “卉儿,你知道吗,刚才那么勇敢的你实在是太美丽了,不愧是我铁一爱上的女人!”铁一眼里满是赞赏的光,恨不得立即就给陆卉儿一个疯狂的热吻。

    不过他可这次可不敢再那么贸然,因为不想让陆卉儿再次从自己身边逃开。

    看着找到自己的铁一,陆卉儿沉下脸,语重心长试着跟他沟通,“铁一,你放弃吧那笔宝藏吧!刚才溪水边那些尸体你看到了没?不要为了不确切的财富而盲目疯狂,最后搭上自己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卉儿,你这是在关心我么?”铁一顿时喜笑颜开,“我就知道,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,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而已。你放心卉儿,那笔宝藏就是为我而准备的,我才是天选之人,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鸡同鸭讲的铁一,陆卉儿简直无语到想翻白眼,刚才那几个挖宝人也是这么说的,觉得自己才是宝藏的天选之人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这些人是哪来的自信,只知道他们已经彻底被金钱给迷住了心窍,遮蔽了眼眸,疯狂到无可救药。

    “卉儿,跟我走,我现在送你离开这儿。等我找到宝藏,再把你给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铁一伸手将陆卉儿从地上拽起来,笑得格外自信,“等我推翻达尔贝的统治,到时候你依旧是P国的王后。”

    “我根本就不想做什么王后!铁一,我劝你早点清醒过来,我们之间根本就不可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