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16章 抱着她下山…

    达尔贝心疼地抱着憔悴不已的陆卉儿,低声歉疚着,“宝贝儿,是我来晚了,害你受了这么多的苦。”

    他根本无法直视身上伤痕累累的陆卉儿,也无法想象当时的她是怀着怎样的决然从半山腰一跃而下的。

    那些嶙峋的山石将她柔嫩的肌肤戳的伤痕累累,一定特别特别的疼……

    陆卉儿窝在达尔贝怀里,看着他歉疚的脸庞,摇头笑了起来,“傻瓜,你来的一点都不晚。”

    只要能把她从疯狂的铁一身边带走就好,她怎么会嫌晚呢?

    刚才自己被那条红色巨蟒咬中时,陆卉儿清楚听到了死神划开黑色羽翼的声音,眼前跳出的是达尔贝英俊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知道吗?刚才我还以为我死定了,然后你来了,我甚至怀疑自己已经死了,才会看到你出现……”

    陆卉儿说着,低声笑了起来,灰扑扑的小脸在达尔贝肩头摩挲着,“还好你来得及时,我是真的真的不舍得就这么离开你呢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的话听得达尔贝心里酸楚不已,他不知道自己怀里的小人儿,是怀着怎样的恐惧度过了被掳劫的这段时间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一定怕极了,他却拙笨到耗费了那么久才将她找回来。

    “卉儿,对不起,这都是我的错。如果不是我没有保护好你,你怎么可能会经历这么多磨难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脸上仍是歉疚的厉害,将怀里的陆卉儿抱得更紧,生怕她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似得。

    陆卉儿亲昵地用脸颊摩挲着达尔贝的肩膀,“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及时找到了我。我们还能继续相亲相爱度过后半生,这就是最大的幸运。”

    听着陆卉儿安慰自己的话,达尔贝心里更是愧疚的不行。

    他低头吻了下她光洁的额头,“宝贝,此生有你足矣,是我达尔贝这辈子最大的幸运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圈住达尔贝的脖颈,仰头送了一抹香吻,眼里闪烁着幸福的笑意,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不管时间如何变幻,岁月怎样变迁,唯有她对达尔贝的爱,始终如一。

    这浅浅的轻啄撩拨了达尔贝的心,换来他狠狠的回吻,眼眸的光深邃起来,“宝贝儿,如果不是这会儿还在森林里,我绝对要好好爱你。”

    如今的陆卉儿遍体鳞伤,达尔贝心疼到不行,才不舍得动陆卉儿半根手指。

    他眼眸内的不舍被陆卉儿看得清晰,忍不住升起调皮的坏心思,嘟起红唇冲着达尔贝的耳廓吹了口气,“我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浅淡的低喃声令达尔贝更加收紧了手臂,他简直无法承受这吐气如兰的诱惑、

    达尔贝声音变得沙哑起来,眸色深沉地凝视着怀里的陆卉儿,“你这个坏东西,肯定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故意什么?”陆卉儿调皮眨眨眼,笑得眉眼弯弯,“真是霸道的不能行啊,难道只允许你表达爱意,不允许我说出心中所想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”达尔贝抱着陆卉儿转起圈来,觉得自己再度将全世界都拥入了怀里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所有的一切都远没有陆卉儿重要!

    只要有她陪在自己身旁,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格外顺眼。

    陆卉儿笑声咯咯窝在达尔贝怀里,任由她抱着自己转起圈来,开心地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两人嬉闹了好一会儿,达尔贝停下来仔细查看陆卉儿的伤口,发现她被红色巨蟒咬伤的脚踝已经消肿愈合。

    “嗯,这里已经基本好了。”达尔贝满意地点点头,轻声问着陆卉儿,“你转下脚踝,看它还会不会痛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尝试着转了下,发现之前麻木的感觉全部消失,已经感觉不到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“好像真的没事了,你快放我下来,我走几步试试。”陆卉儿仰头对上达尔贝深情的眼眸,笑得娇俏犹如开得绚烂的迎春花。

    “好,”达尔贝点头答应,小心将陆卉儿放在地上,然后体贴扶住她,“小心迈步,慢慢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往前走了两步,确认自己的脚踝已经彻底痊愈,将手臂从达尔贝手里抽出来,开心转了两圈,“嗯,真的是彻底好了呢!”

    “慢点,你才刚好不久,小心摔着。”达尔贝生怕陆卉儿会跌倒,直接将她给打横抱在怀里,“走,我们下山!”

    陆卉儿忍不住嘟唇抗议起来,“可是我想自己走,放我下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达尔贝直接摇头拒绝,“不,我很久没有抱你,只想抱着你下山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眸满是霸道的不容置疑,令陆卉儿无奈地点头,“好吧,那就再让你抱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笑而不语,抱着陆卉儿大步往前。

    十分钟太短太短,他怎么可能会答应嘛!

    天色渐渐暗下来,眼看着金乌西坠,达尔贝依旧没能带着陆卉儿走出这片山林。

    他其实完全可以在山林里肆意奔跑,又怕那些荒芜的野草和丛生的枝丫会划伤陆卉儿,只好耐着性子慢慢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“喂,你已经抱了那么久,是不是可以放我下来自己走呢?”陆卉儿轻声跟达尔贝商量着,“你的手臂就不会酸么?”

    这个可恶的家伙,明明说好只抱十分钟的嘛,他都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好吧!

    “你是在质疑我的体力么?肯定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,才会让你对我这么不自信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低下头,高、挺的鼻梁亲昵蹭在陆卉儿脸颊摩挲了两下,这才宠溺地吻了下她的眉心,“只要你没有意见,我完全可以抱你到下山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知道达尔贝铁了心要做的事,自己根本没法拗过来,微嘟红唇娇嗔起来,“可是我想下来,跟你并肩走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果然,这句话十分有效,达尔贝终于肯将她从臂弯里放下来,同时没忘了细心叮嘱,“小心脚下的路,走累了就告诉我,我来抱着你就好。你那二两的体重,对我来说根本没有半点困扰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厉害,这下总行了吧?”陆卉儿与达尔贝十指相扣,笑得格外开心,“可是我更想就这么跟你并肩前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