达尔贝宠溺地看着最心爱的小女人,脸上带着抹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眼前是险峻的荒山,这世上估计没有那对情侣会来这种地方约会了!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就让他们来做这世间的独一份好了!

    达尔贝扣紧陆卉儿的手,一边帮她挡开那些高过人的荒草,一边盯视着陆卉儿脚下的路,“小心,别被绊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慢慢,那里有块石头!”

    “等下,我把这里的枝丫折断你再过,免得别挂伤。”

    两人十指相扣着前行,一路都是达尔贝细心的叮咛声。

    陆卉儿无奈地看着身旁的男人,“喂,我不是小孩子,这点路根本难不倒我好吧!”

    好歹她之前为了考研也曾常住深林过,并没有那么弱好吧!

    可是听达尔贝的语气,分明是把她当成了易碎的玻璃娃娃!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,这点路肯定难不倒你。”达尔贝跟着哑然失笑起来,也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紧张过头。

    可是他就是不放心,生怕身旁的小女人磕着碰着,那对他来说远比自己受伤还要严重。

    达尔贝扣紧陆卉儿的手,目光别有深意地在她凸凹有致的身段上游走,眸光深浅*,“我只是想把你宠成我的小公主,这是我的权利,你不准拒绝。”

    甜蜜的情话总是令人心动,陆卉儿当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她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,“当然,你有这个权利,这下可以了……啊!”

    陆卉儿的话音未落,刚才还稳健的身形突然踩空,踉跄朝前面摔了出去,喉咙下意识发出声尖叫!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!

    达尔贝立即将朝前扑倒的陆卉儿揽入怀里,这才发现自己并没有着力的地方,反而跟着朝下面坠去!

    他立即看了下眼前的形势在,这才发现自己光顾着跟陆卉儿斗嘴,都没有注意脚下的路,他们迈出去的前方,赫然是幽森的断崖!

    这处断层来得格外突兀,根本令人想象不到,那荒芜的野草外就是足以令人粉身碎骨的深渊。

    好在达尔贝身手敏捷,硬是抱着陆卉儿抓住了悬崖边的树根,这才避免了坠崖身亡的险情。

    陆卉儿也没想到会遇到这样惊魂的一幕,吓得紧紧搂着达尔贝的脖子,“如果不是你在,我可能又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,只要有我在,就绝对护你现世安稳。”达尔贝生怕陆卉儿会说出什么不吉利的话,连忙转移她的话题,“搂紧我,我们上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借着强悍的腰力,单手抓住那手腕粗的树根,硬是抱着陆卉儿荡了起来,重新回到了崖顶。

    “好了,已经没事了。”达尔贝朗声轻笑起来,“我说抱着你走吧,你还不情愿,刚才真的好险!”

    陆卉儿从达尔贝怀里下来,直到脚下踩实了,这才后怕地长舒口气,“谁知道前面会是万丈深渊呢,简直是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看了眼已经黑沉下来的天色,“算了,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下,等天亮了再继续出发好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完全可以连夜带着陆卉儿下山,可是他对这里的地势不熟,生怕再遇到像刚才那样的险情。

    虽然有惊无险,也吓得他心脏差点停摆,生怕陆卉儿会出半点意外。

    陆卉儿的心里跟达尔贝想法一致,点头答应下来,“好,我们就暂时歇息一晚好了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拥着心有余悸的陆卉儿往回走,找了棵枝繁叶茂的大树,抱着陆卉儿跃了上去。

    夜幕低垂,繁星悄然挂满苍穹,周围只剩下虫子的鸣叫声,显得夜更加安静起来。

    陆卉儿靠在达尔贝怀里,仰头看着树缝里的溶溶月色,“天上的星星好亮,真美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这里是深山,空气格外的好,自然星星也更耀眼些。”达尔贝拥住陆卉儿,生怕她会从树上摔下去,“你肯定很累了,睡吧。等明天睡醒了,我们再下山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卉儿微微点头,聆听着达尔贝强有力的心跳,缓缓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达尔贝始终都在注视着怀里的小女人,直到听到陆卉儿匀称的细微呼吸声,嘴角忍不住甜蜜上扬起来。

    他拥着陆卉儿往自己怀里带了带,这才跟着眯上了眼睛,心里格外的踏实,再没有寻找时的茫然无措。

    这个令他爱得如痴似狂的女人,分明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软肋!

    达尔贝听着陆卉儿浅浅的匀称呼吸,跟着坠入梦乡,这次的梦定然格外香甜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鸟儿早早飞上枝头鸣叫,惊醒了拥着陆卉儿的达尔贝。

    他悄然睁开眼睛,看着仍睡得香甜的陆卉儿,忍不住轻轻偷了个香吻,心情顿时愉悦到不行,嘴角上扬到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陆卉儿又睡了会儿,直到睡饱这才慵懒睁开眼,正对上达尔贝那双笑意深深的眼眸。

    她有些茫然地想要翻个身,“大早上的,你在笑什么……呀!”

    昨晚睡得太过舒适,令陆卉儿都忘了自己是睡在枝头,还以为是躺在松软的大床上。

    直到她刚才下意识翻身,差点掉下去才想起,自己根本是睡在枝丫上,只是因为靠着达尔贝才舒服地像睡在床上似得。

    然而等想起来就已经迟了,陆卉儿直接从枝头间翻了下去,发出声短促的惊叫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刚发出,达尔贝已经飞身下树,将她紧紧搂在怀里,拥着她平稳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等两人站稳,达尔贝这才无奈笑着摇头,“你呀你,还真是有状况百出的本事呢!”

    “略略略!”陆卉儿调皮吐了下舌头,“反正有你在就好,我才不用担心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反正她知道达尔贝会保护自己,所以才会放松警惕,那么的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达尔贝又好气又好笑,只好无奈揉了下陆卉儿的发顶,“好好好,你说的都对!饿不饿?我去找点东西来吃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摸了下扁平的肚子,还真是觉得有点饿了,笑呵呵点了点头,“嗯,被你一说真的有些饿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在这儿等着,不要走远,我去弄些吃的。”达尔贝不放心地叮咛了声,这才转身去找吃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