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18章 幼豹引路,找到宝藏(1)
    他很快找了些山里的野果,捧着大步朝陆卉儿走了过来,“你看,我找到了这些……”

    达尔贝的声音顿住,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自己不久前还离开的地方空空如也,就那么一会儿的时间,陆卉儿居然不见了!

    达尔贝立即焦急地大喊起来,“卉儿!卉儿!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儿!”陆卉儿从不远处从他挥挥手,“你快过来,这里有情况!”

    听到陆卉儿的声音,达尔贝这才如释重负舒了口气,抱着刚摘得野果走了过去,“怎么了?你发现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三两步走到陆卉儿身边,发现她正蹲在地上,似乎想要抱起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卉儿,你在……”达尔贝说着凑近过来,这才看到陆卉儿抱起来的,赫然是只没多大的小豹子。

    那头小豹浑身瑟瑟发抖,整个身体恨不得缩在一起,兽瞳里仍猛着蓝色的胎膜,明显刚满月不久。

    “乖,别怕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陆卉儿轻声说着,小心翼翼将那头小豹子抱入怀里,然后仰头问着达尔贝,“这头小豹是不是那头猎豹的孩子?它没有了妈妈,多可怜?”

    达尔贝皱眉仔细看了眼那头小猎豹,发现它身上的斑纹跟被自己拍进泥里面的那头豹子确实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“嗯,好像确实是。”达尔贝倒没觉得这头小豹有多可怜,对他来说,这只是头畜生罢了。

    如果昨天那头猎豹不是意图伤害陆卉儿,他也不会出手要了它的性命。

    弱肉强食本来就是丛林法则,只有强者才配拥有话语权。

    陆卉儿跟达尔贝不同,她是心底柔、软的女孩,天生对萌弱的动物毫无抵抗力。

    当她发现了这头缩头缩脑的小豹时,就喜欢到不行,爱不释手地抱着,“要不咱们收养它吧?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不管陆卉儿想要做什么,达尔贝向来是毫不犹豫赞成的。

    他立即点点头,“当然可以,不过丛林才是它真正的家,你这样很可能会阻碍它捕猎的天性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开心的抱着那头小豹,仰头看向达尔贝,眼里满是希冀,“我们收养它一段时间,等它能够自理就放它回归山林啊!好不好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,当然好。”面对陆卉儿的央求,达尔贝欣然点头,“你抱着它时要当心,免得被咬上一口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开心的将小豹抱到达尔贝眼皮底下,“你看清楚,它的牙齿还不怎么锋利。这会儿它吓都吓怕了,怎么可能会咬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找了些野果回来,等你吃饱,我们就离开这里。”达尔贝这才放心下来,将怀里摘来的野果塞一颗到陆卉儿嘴里。

    “嗯,好甜。”陆卉儿展颜欢笑,从达尔贝手里拿走一颗,喂给抱在自己怀里的小豹,“你也尝一点好了,真的特别好吃。”

    那头小豹始终戒备地看着陆卉儿,怕生地不敢张开嘴巴。

    它才满月不久,别说人类这种站立行走的生物,就连别的动物它都没怎么见过,因此眼里全是畏缩地惧怕。

    “不怕不怕,我只是想喂你吃点东西而已。”陆卉儿继续哄着小豹,耐心十足,终于哄得它张嘴啃了半颗。

    那只小豹子一边吃,一边警惕地斜视着陆卉儿,看起来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陆卉儿心情大好,又喂小豹吃了几颗野果,试探着想抱起它,“你是不是迷失了方向?要不要跟我走?”

    这里并没有猎豹的巢穴,也不知道小豹是从哪儿钻出来的,陆卉儿想要带走它,等养大再送回山林。

    因为她也不确定眼前这头小豹,跟之前溪边接连扑杀几人的猎豹有没有关系,只是不想看到那么幼小的萌物被饿死。

    小豹吃了几颗陆卉儿给的野果,似乎确定她不是坏人,胆子跟着大起来,朝陆卉儿凑近了些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肯跟我走了?”陆卉儿开心笑起来,弯腰抱起小豹,扭头看向达尔贝,“我真的可以带走它?”

    达尔贝对眼前的幼兽并不感兴趣,他在乎的只有陆卉儿甜甜的笑容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一头幼兽而已,养不养关系都不大,如果它敢伤害陆卉儿,他一定会让它明白被砸进土里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那就带走吧,等它可以自己捕食再放回来就好。”达尔贝微微点头,“你喜欢这些幼兽,回去我让人给你找多多的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也谈不上多喜欢,就是不想看它被冻死饿死,你看它还在发抖呢。”陆卉儿抱着小豹,轻轻抚摸着它的脊背,视线四处打量了圈,“也不知道它是从哪儿钻出来的,不管了,我养了它,大了再放它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豹窝在陆卉儿怀里,朝她温暖的臂弯钻去,似乎终于找到了能依靠的温暖。

    “走吧,咱们下山。”达尔贝看了眼方向,带着陆卉儿朝原路折返。

    这条路是走不通了,他们只能试着换条路下山。

    两人沿着原路返回,很快来到那条小溪旁,发现铁一已经不在原地。

    陆卉儿的心稍稍放下来些,看来铁一并没死,他毕竟救了自己,她不忍心看着他暴尸荒野。

    窝在陆卉儿怀里的小豹突然拱了两下,从她怀里探出头,猫儿般发出声稚嫩的吼声。

    陆卉儿这才想起来,那只猎豹的尸体还在溪边,不知道小豹是不是嗅到了猎豹的气味。

    她抱着小豹走到那头猎豹尸体前,微微弯腰让小豹看清楚,“抱歉,它是你的妈咪么?它发狂咬死了很多人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陆卉儿说不出来,她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小豹,这头猎豹是被达尔贝杀死的。

    小豹只是看了那头猎豹的尸体一眼,就懒洋洋钻进陆卉儿臂弯去了。

    陆卉儿有些愕然,“难道它不是这头猎豹的孩子?还是它不懂得死亡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达尔贝立即摇头,“它们应该没什么关系,它只是嗅到了同类的味道,看来这片丛林里至少还有头猎豹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我们会不会被猎豹追踪?”陆卉儿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干了件蠢事,“要不要把它给放回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