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眼前这些绚丽的紫水晶,陆卉儿像所有女人一样爱不释手起来。

    她赞叹地欣赏着眼前的景象,那梦幻般的氤氲色泽,瞬间点燃了她的少女心。

    “这些水晶真的好漂亮,无论是从色泽还是形状,都可以算得上完美无缺!”陆卉儿开心的摸着那些漂亮的水晶,“它们从那么久远的时间中走来,无数个巧合缺一不少才会有今天这样的璀璨!我们真的超幸运,居然在这里遇到它们!”

    达尔贝笑得格外宠溺,“所以只顾着看水晶,不找你那头小豹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陆卉儿干笑了声,“这怎么可能呢?那只小家伙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,我们一起去把它给抓回来!”

    达尔贝无声点头,无论他的女孩想要做什么都好,他都会陪着她疯到底!

    两人继续往里深、入,那些紫水晶变得越来越密麻,也越来越粗、长,渐渐连路都给封住了,勉强能从那些水晶交错的空间里钻过去。

    里面越来越热,陆卉儿已经满头是汗,身上也黏糊糊的,转身建议道,“要不,我们还是回去吧?”

    那只小豹也不知道跑去哪儿了,陆卉儿找了半天找不到,有点想打退堂鼓。

    达尔贝却轻轻摇头,“不,我们很可能误打误撞,找到了传说中的宝藏。”

    说着,达尔贝伸出手指,指向那些纵横交错的水晶柱最深处,“就在哪儿!”

    陆卉儿下意识看过去,这才发现那里有扇明显密闭的小门,门外立着两具早已经枯化的白骨。

    那两具白骨身上穿着年代古老的盔甲,森白的手骨握在长缨枪上,就像两具誓死守卫宝藏的大将军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?这里真的是藏宝的地方?”陆卉儿有些愕然,“他们是怎么从这些密麻的水晶柱里穿过去的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自己反倒先笑了起来,“是哦,如果真的是他们藏宝的地方,距今已经几百年了,这些水晶自然不会像现在这么密麻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达尔贝说着突然奇怪地看着陆卉儿,“你的脸为什么那么红?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陆卉儿捂住自己的脸,发现果然滚烫的厉害,“这里好热,应该是热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觉得眼前一黑,身形绵软后倒。

    达尔贝一个健步冲过来,抱起陆卉儿就大步往外走,“我怎么忘了,这些水晶久不见天日,里面肯定蓄存着大量有毒气体!外面那些死尸肯定就是中了看不到嗅不着的毒气,引发了幻觉身亡的!”

    陆卉儿绵软倒在达尔贝怀里,连抬起指尖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达尔贝说的没错,现在的她正陷入在无边的幻觉里,觉得眼前突然跳出六个达尔贝,正围着她大跳艳、舞。

    虽然边跳边脱衣服的达尔贝很养眼,但是围着她转真的眼晕啊!

    “别跳了……眼好花……”陆卉儿低声嘟囔着,拼命眨眼睛,想要挥去眼前的幻象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达尔贝没听清楚,一边快步往外狂奔,一边贴近陆卉儿唇畔,努力想要听清她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他在水晶丛里跑得飞快,陡然贴近的俊朗面孔吓得陆卉儿伸手就是一巴掌,“鬼啊!离我远一点!”

    这一巴掌清脆响亮,打得毫无防备的达尔贝脸上瞬间浮现出五道鲜红的手指印。

    达尔贝无语摇头,加快速度往外跑去,拿怀里的陆卉儿一旦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陆卉儿整个意识都陷入混乱中,挥手拍打起达尔贝,“走开!你这个恶鬼!离我远点!”

    她疯狂嘶吼着,脸上的表情带着明显的惧怕,令达尔贝心疼的不行。

    好在达尔贝速度够快,很快带着陆卉儿来到入口的那道缝隙前。

    这里远离水晶洞深处,外面的风呼呼吹进来,达尔贝连忙见陆卉儿放下靠在山壁上,然后用力咬上自己刚愈合不久的伤口。

    立即就有殷红的血珠冒出来,达尔贝连忙将手腕贴在陆卉儿唇边,“快,我的血百毒不侵,你吃下去就会缓解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敢肯定陆卉儿是中了水晶洞内陈年的瘴气,唯一能快速令陆卉儿清醒的方法,就是再用自己的血为她解毒。

    在此刻,达尔贝终于庆幸自己这怪异的体质,能够确保他最爱的女人平安脱险,这简直是老天赐给他的最大恩惠!

    达尔贝已经全然忘了嫌弃自己体质时的郁郁,脑海里只记得关切陆卉儿的安危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陆卉儿是远比他的生命还有重要的存在!

    陆卉儿的思绪仍混沌的不行,挥手想打走达尔贝,“走开,你这个魔鬼!离我远一点!”

    她眼里的达尔贝此时正化身为青面獠牙的鬼怪,牙齿森立可怖,正张着血盆大口准备咬她一口。

    达尔贝任由陆卉儿捶打着自己,反正她那点小力道对她来说根本毫无作用,只坚持将渗血的手腕摁在陆卉儿唇边。

    咸腥的鲜血一滴滴滴进陆卉儿嘴里,令她原本涣散的眼神很快变得清明起来。

    她愕然看着正用手腕摁在自己唇边的达尔贝,不解问道,“你在做什么?为什么要喂你的血给我?”

    眼前的达尔贝终于不再是狰狞可怖的恶鬼,陆卉儿眼里满是茫然,“为什么你的脸上会有手指印?谁打的?”

    “你能醒过来就好,刚才你中了里面尘封多年的瘴气,产生了幻觉,幸好我及时把你抱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并不准备告诉陆卉儿自己脸上的指印是谁留下的,转移话题道,“你先告诉我,刚才你看到了什么?现在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?”

    陆卉儿垂眸感受了下,觉得自己此刻精力格外充沛,血管里的血液正澎湃涌动着,似乎有使不完的精力似得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觉得我现在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一样。”陆卉儿从地上站起来,甚至轻跳了两下,“真的,好像跳起来都比之前轻松了许多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就好,我们从这里离开吧。”达尔贝轻声建议着。

    陆卉儿看了眼洞穴深处,“那里真的藏着宝藏?我们都到了这里,真的不看一眼就走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