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5章 梦里叫着他的名字…

    这群人顿时欢呼起来,七手八脚将倒地的寻宝人扶了起来,帮他诊治伤口。

    神女峰上再度变得不宁静起来,而此时载着达尔贝和陆卉儿的直升机,已经在查玛的操纵下,稳稳降落在P国的皇宫外。

    平顺早就翘首以待地等在宫门外,等飞机停稳就快步冲了过来,“爹地,妈咪,你们终于回来了!太好了,耶!”

    陆卉儿率先走出飞机,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开心笑了起来,冲平顺展开双臂,“来,妈咪抱抱!”

    “好耶,妈咪,平顺快要想死你了!”平顺开心朝陆卉儿跑去,跳着想扑进她怀里。

    然而他跳的老高,等落下时,却掉进了达尔贝的臂弯里。

    高大的达尔贝单手抱住平顺,轻捏了下他的小鼻子,“你这个小调皮,又来捣蛋。现在你那么重,妈咪可经受不住你这么跳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平顺不满地嘟起小嘴巴,“爹地真讨厌,平顺才不要你抱,要妈咪抱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挣扎着从达尔贝怀里下来,直接抱住站在达尔贝身旁的陆卉儿,“妈咪,你不在的这些天,平顺一直都好乖呢!”

    陆卉儿被撞得后退两步,幸好达尔贝及时扶住,不然她估计真得摔倒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真是莽撞,差点把妈咪给撞倒。”达尔贝不满地揉了下平顺的小脑袋,笑得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陆卉儿并没有生气,笑得眉眼弯弯起来,“我的小平顺就是因为调皮才可爱啊!不过妈咪不在的这些天,你真的很乖?妈咪怎么有些不敢相信呢?”

    “妈咪,你不要小瞧我哦,”平顺仰着脸冲陆卉儿笑,小嘴嘚吧嘚吧厉害到不行,“不信你问洛克,就知道我有没有很乖了!我都没有惹是生非,每天都待在皇宫哪儿都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我怎么听到某些人在自卖自夸了”洛克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平顺身后传来,直接揭穿了平顺自封的乖巧,“皇宫的殿顶都被撞烂了两次,后山的假山也被撞掉一半,到现在都没能顾得上收拾,还有……“

    平顺连忙冲过来跳起,想要捂住洛克的嘴,“闭嘴,不准再说了!”

    洛克虽然看上去弱不禁风,身手却相当的好,他飘逸转身躲过平顺的小手,单手拎起他的后衣领朝皇宫内走去,“走吧,某些人好像还有几张字没有练完呢!”

    “我要跟妈咪说话,你不可以这么不近人情,我要换老师!”平顺不高兴地吼起来,挥舞着小手努力想要挣脱洛克的束缚。

    自从太尉铁木被驱逐出境后,洛克就兼任做了洛克的文化课导师,每天管得机灵的平顺都调、教不已。

    不管平顺想出什么鬼主意,都会被有着狐狸笑容的洛克轻松化解。

    就像此刻,平顺气到张牙舞爪,却只能无可奈何被洛克拎在手心,想溜走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看到平顺被洛克治的死死的,达尔贝赞许地点了下头,“看来小狐狸还是得大狐狸磨才行,这下小家伙时真找到了对手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跟着抿嘴浅笑,“是啊,这个小东西,之前总爱张牙舞爪,也只有洛克能制得住他。”

    查玛看着洛克拎着平顺远去的背影,不赞同地摇头,觉得洛克简直没把皇室的尊严放在眼里,那可是未来的国王啊,难道就应该年纪小就可以不要面子的么?真是愚蠢的家伙!

    不过看上去洛克那愚蠢的举动并没有惹国王和王后生气,查玛对达尔贝和陆卉儿更是佩服到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达尔贝在皇宫内摆了十几桌宴席,为历劫归来的自己和陆卉儿接风洗尘,也算是为那场被掳劫的惊险画下句点。

    宴席歌舞升平,大家载歌载舞很是热闹。

    达尔贝和陆卉儿坐在主位上,小平顺气鼓鼓坐在中间,时不时翻白眼给坐在左侧下首的洛克。

    这个小东西,还在记恨今天被洛克抓走练字的事,满肚子都是小脾气。

    洛克早就注意到了平顺的小白眼,单手拎着面前的杯子,笑吟吟冲他轻挑眉。

    这下更是把小平顺气得不轻,直接拍案而起,冲查玛大声揭发起洛克的真面目,“查玛师父,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!洛克师父他对你有意见,做梦都在喊你的名字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平顺的话音刚落,刚才还一副谦谦君子风范的洛克直接将嘴里的酒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面前的菜肴被喷了个正着,洛克眯起狐狸眼,直接起身走到查玛身边坐下来,“小孩子的话,不值得一听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值得?”达尔贝别有深意地看向坐在一起的两人,“洛克,你要是对查玛有意见可以当面起,不至于梦里都在喊人家的名字,这是多大的怨仇啊!”

    之前达尔贝满心都想着尽快寻找到陆卉儿,这会儿陆卉儿就坐在自己身边,他反而轻声调侃起别人来。

    陆卉儿没听懂达尔贝话里的意思,轻轻拽了下达尔贝的衣袖,“平顺只是顺口胡说罢了,你这样不是更让洛克尴尬?”

    “尴尬,呵呵,”达尔贝贴近陆卉儿耳畔,低声说道,“那只老狐狸,巴不得有人替他戳破这层窗户纸,好把查玛吃得渣都不剩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这才听懂了达尔贝话里的意思,惊愕地看向笑得满脸算计的洛克和正襟危坐的查玛,突然就觉得他们中间跳出了很多心形泡泡。

    “他俩,不会吧……”陆卉儿低声喃喃着,抿嘴浅笑起来,“嗯,倒也很相配呢!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某人想拐走呆头鹅可不是一两天了,就不知道这份按捺还能支撑多久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说着,帮陆卉儿倒了杯红酒,“这事让老狐狸头疼去就好,我们好好庆贺历劫归来,此后余生都风平浪静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笑着点头,“对,此后余生,我们都会风平浪静,一家人幸福快乐地生活在阳光下。”

    小平顺支着耳朵听,却根本没听懂两人说的什么意思,挠挠后脑勺问道,“爹地,妈咪,你们说什么老狐狸,什么呆头鹅的,是打算在皇宫里开个动物园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