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27章 这么晚了,你来干什么?
    平顺静静注视着那颗心形紫水晶,小手牢牢抱住陆卉儿纤细的胳膊,“妈咪,给我讲讲你这几天的惊险经历吧,我想听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沉吟了下,“好,那我就给你讲讲,妈咪在森林里遇到的一只小幼豹吧?”

    “幼豹?”平顺瞬间来了精神,从床上坐起来,“是不是电视上那种迅猛的猎豹?它们可厉害了,身上有漂亮的豹纹,还有漂亮的利齿和爪牙,能跑赢汽车呢!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那样的猎豹。不过你得淌下来妈咪才能继续讲啊。”陆卉儿说着,将小平顺摁回在床上,柔声讲了起来,“那天,妈咪和你爹地差点在深山里迷失,然后无意撞到了那只小小的猎豹,它是那么的小,眼睛萌萌亮……”

    陆卉儿轻声跟平顺讲起了她在深山里经历的险境,没一会儿就听到了平顺均匀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再调皮捣蛋的孩子也终究只是孩子,玩了一天沾了枕头就睡。

    陆卉儿唇角满是宠溺的笑,帮平顺盖好被子,跟着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没等陆卉儿睡着,达尔贝轻轻推开宫殿门走了进来,蹑手蹑脚来到床前,轻声问道,“小东西睡着没有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低的几乎听不到,陆卉儿笑着点头,“你呀,说好了今晚让他睡在这儿的,怎么又过来了?”

    达尔贝弯腰将睡熟的平顺抱起来,笑得格外得意,“他不是已经睡着了么?而且刚才我可没答应,是你让他躺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抱着平顺,把他放在了里间的儿童房内。

    等安置好沉睡着的平顺,达尔贝这才蹑手蹑脚走回到陆卉儿床边,直接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一把将陆卉儿拥入怀里,大手不规矩地扣住她的纤腰摩挲,“宝贝,在山里我忍了又忍,好不容易跟你共处一室,怎么能让小电灯泡破坏了咱们美好的夜晚呢?”

    陆卉儿被他撩拨的很快浑身发软,娇嗔地靠在他胸膛里,“你呀,总是忘不了这个,就不能歇歇养养精神么?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太过甜美,害得我都控制不住我自己。”达尔贝身体力行表现着自己的情不自禁,很快就跟陆卉儿合二为一,强势占有了她,尽情耳鬓厮磨着。

    室内的温度渐渐升高,陆卉儿被带入到虚无缥缈的虚幻世界,每当冲上顶峰都想高声尖叫。

    两人忘我地宣泄着彼此的爱恋,谁也没注意到,在隔壁的儿童房内,那颗被平顺握着的紫色水晶石突然光芒大作,将小平顺整个都覆盖了起来,就像给他穿了层盔甲似得。

    P国的夜沉寂无声,光华满天,洒下遍地银辉。

    大将军查玛因为在宴会上多喝了几杯,有些熏醉,回来直接跳进了露天泳池内。

    夜光下的池水波光粼粼,查玛肆意游了两圈,脑海里突然跳出小平顺在宴会上的话,“查玛师父,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!洛克师父他对你有意见,做梦都在喊你的名字!”

    查玛用力划开水面,就着温润的池水洗了把脸,达尔贝的调侃跟着在他脑海里浮现,“那只老狐狸,巴不得有人替他戳破这层窗户纸,好把查玛吃得渣都不剩。”

    “某人想拐走呆头鹅可不是一两天了,就不知道这份按捺还能支撑多久……”

    查玛瞬间觉得心浮气躁起来,猛地扎进泳池里,挥臂潜游起来。

    他想借着池水冷静下快要爆炸的大脑,洛克那个该死的老狐狸,到底在安什么心!

    然而查玛越是想冷静,偏偏心越静不下来,哪怕闭上眼睛,都能看到洛克的那双狐狸眼在自己眼前猛晃。

    他又在泳池里游乐圈,心头那股烦躁怎么都止不住,反而有越烧越旺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查玛直接从泳池里潜上来,直接披着浴巾上了岸,他觉得自己应该抽根烟冷静冷静。

    一定是他今晚喝了些酒,脑子里才会乱想这些有的没的,真的是喝醉了!

    查玛点上支香烟,深深吸了口,缓缓喷出去,似乎想将心里的烦躁也跟着吐出似得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似乎并不起什么作用,烟气缭绕下,他的眉头依旧纠结的厉害,反复猜想今晚宴会上达尔贝的调侃,还有洛克看向自己时那过于晶亮的眸光。

    难道,他……

    不!

    绝对不会是这样的!

    查玛心头的猜想还没冒出来,就连忙摇头想要摔掉。

    洛克虽然平时看上去有些放、荡不羁了些,肯定不会是他心里想的那样!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查玛长舒了一口气,吐出心头杂乱无章的想法,拿起浴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,然后站起身朝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这栋小别墅是达尔贝赏赐给查玛的,地处幽静,前后通透,周围都没有什么吵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查玛进了卧室来到衣柜前,扯开身上的浴巾套上睡袍,下一秒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愣神看着门口斜靠着的高大背影,“洛克?你什么时候进来的?”

    洛克似笑非笑靠在门框前,晶亮的桃花眼在灯光下犹如璀璨的两点星光。

    他左手夹着根香烟,徐徐冲查玛站着的位置喷出来,“怎么?不欢迎?”

    查玛连忙系好身上的浴袍,突然觉得卧室里的气氛有些不自然,清了下嗓子道,“不是,这么晚了,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明明记得自己回家时有关好别墅门,这家伙是怎么悄无声息进来的?

    面对满脸困惑的查玛,洛克直接掐灭手里的香烟,准确弹射进门口角落的垃圾桶内,然后迈开长腿朝查玛走近。

    卧室本就不大,洛克两步就站到查玛跟前,桃花眼微微上挑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查玛并不是没有跟洛克站这么近过,可是今晚的气氛实在是太诡异,令他后背蹿起一大片鸡皮疙瘩,总觉得两人这样的姿势很不妥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查玛觉得自己有些词穷,向来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他,这会儿硬是被跟他同样身高的洛克给压得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这个可恶的家伙,明明只是个文官,凭什么比他这个大将军还有气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