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克眼角里光波流转,冲着查玛笑得风流,“怎么不说话,舌头被猫叼走了?”

    扑面而来的清新香烟味令查玛头发瞬间发麻起来,这个可恶的家伙,居然跟他吸同一个牌子的香烟!

    更可恶的是,他为什么要用这种目光盯视着他?

    “洛克,你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查玛把话说完,洛克已经再度逼近过来,眼神灼灼如星,“今晚小平顺的话你听见了么?还有国王的话,嗯?”

    说着,洛克细长的手指已经捏住查玛的下巴,美丽的桃花眼里带着肆无忌惮的邪痞,好像查玛就是他即将到口的美食似得。

    查玛向来是钢铁直男,十分不满洛克这样轻佻的举动,直接一把把洛克给推开,“夜深了,你走吧,我要休息。”

    洛克没有提防,被推得后退了两步,刚才还满脸笑意的眼眸里瞬间蓄满了山雨欲来。

    他冷沉着脸逼近查玛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,“你推我?我为什么半夜来这里,难道你心里不清楚?嗯!你还在装什么!”

    洛克的蛮力将查玛直接拽过来,两人狠狠撞在一起,猛然的贴近令查玛倒抽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的脑子都炸了,这个可恶的家伙,居然那里有了反应!

    身为男人,当然知道男人有反应意味着什么,查玛立即黑了脸,一把推开尽在咫尺的洛克,“可恶!你想干什么?我不搞基!”

    这一次洛克有了防备,站得笔直,根本没有被查玛给推开,反而顺势扭住他的手腕,直接反扣到查玛的后脖颈,然后顺势将查玛逼到墙角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查玛的后背贴在冰冷的墙壁上,气恼地抬脚就踹,“混蛋!放开!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洛克笑得桃花眼更加妖娆,贴近查玛的耳畔低声道,“刚才你说什么?不搞基?你以为我这么晚来干嘛的?嗯?”

    “洛克,再这么胡来我真的翻脸了!”查玛沉下脸,对自己被同为男人的洛克逼入墙角十分气恼。

    然而洛克根本不理会查玛的气恼,那张帅气的脸庞反而越贴越近,直接在查玛耳廓上轻咬一口,语气势在必得,”现在翻脸已经晚了,因为我就是来干、你的!“

    话音刚落,洛克就以绝对蛮霸的姿态,直接啃上查玛的唇。

    他吻得格外用力狂暴,丝毫不肯放过查玛的每一丝唇纹,用力允吸啃噬,犹如狂风、暴雨下的海面,掀起了毁天灭地的惊涛骇浪!

    查玛的脑袋嗡的一声,怎么都想不到,自己居然会被洛克这个可恶的家伙逼在角落里强吻!

    他恼羞成怒,右手被禁锢动弹不得,索性抽出被压在背后的左手,狠狠砸向洛克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这下攻击凌厉有风,然而没等落下去,就被洛克轻易制住手腕,然后同右手那样被反扭到脖颈后,再也动弹不得!

    查玛是战无不胜的大将军,绝对不只这两下功夫,抬脚就踹向洛克,然后刚送出去脚,就被洛克紧紧夹住左腿,像落入了铁钳子似得动不了分毫。

    几次攻势都被洛克轻易化解,查玛彻底炸了毛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的唇还被洛克肆意凌虐着,令查玛倍觉屈辱,拼命挣扎反抗起来。

    该死的洛克,他今晚肯定是得了失心疯,不然怎么会变得这么癫狂?!

    查玛直至这会儿才终于明白过来,洛克根本就不是往日里故作柔弱的狐狸,根本就是只老虎,吃人不吐骨头的笑面虎!

    这样的洛克,令查玛只想奉上一通老拳,将他从自己家里打出去!

    只是查玛却实在低估了洛克的实战能力,整个人都被洛克给制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,洛克居然还能抽出空来,伸手在他身上连戳了两下,这才意犹未尽地放开了查玛的唇。

    “唔,味道很好,果然一如我想的那样甘醇。”洛克低笑连连,眼眸里满是得逞的精、光。

    “混蛋,老子弄死你!”查玛被气得暴走,伸手就想跟洛克拼命,却惊愕的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令查玛大惊失色,失声大吼起来,“洛克,你这个王八蛋,对老子做了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担心的是我等下要对你做什么,而不是刚才对你做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洛克说着,修长的手指去解自己衬衫的纽扣,月光下他脱下白色一身白西装,颈长的身子和那张妖孽的俊彦帅到人神共愤。

    查玛差点被气疯,“可恶!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,为什么我动都动不了?快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放开你?然后让你跟我大打一场?NO,这个念头你想都不要想。”

    洛克低声笑着,细长的桃花眼格外晶亮,“这招就是为了对付你,我找寻了很多古籍才学会的,源自古老又神秘东方的点穴术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疯了,赶紧放开我!”查玛觉得自己快要被气昏过去,“洛克,我真是看错了你,没想到你是这种人!”

    “再吵我就点了你的哑穴,”洛克笑得更加肆无忌惮起来,身上的衬衫已经脱掉,露出健硕宽厚的脊背来。

    平日里看洛克长得单单薄薄的,没想到他是那种穿衣显瘦,脱衣露肉那种,每一处线条都不多余,完美诠释了男儿的阳刚之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洛克冲查玛挑了下眉毛,晶亮的眼眸里写满了情、欲,“满意你看到的么?”

    查玛这才察觉到自己刚才居然走神了,他气恼地闭上眼睛,“你赶紧滚开还不晚,免得我恢复了正常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眼前这副场景,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出洛克想要做什么,查玛自然也不例外,脑海里更是疯了似得回荡着达尔贝在宴会上的话:那只老狐狸,巴不得有人替他戳破这层窗户纸,好把查玛吃得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查玛就已经嗅到了这方面的苗头,都在努力忽视,这一刻却不得不直面,脑子里乱糟糟的快要崩溃。

    洛克笑得更加得意,纤长的手指已经摸到了查玛的睡衣,轻轻摩挲着,“在你弄死我之前,还是我先弄死你比较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