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玛被洛克笑得浑身打了个寒噤,“洛克,你快住手,有话好好说!我们都是男人,你不能这样做!”

    “不能?”洛克低笑起来,“如果我偏不呢?我现在就扒光你的衣服,把你C舒服C爽,你就敢直面这些,适应了就不会再装了!”

    说着,洛克手上一用力,直接扯开了查玛的睡袍,露出他犹如雕塑般完美的男性躯体来。

    古铜色的胸膛勇猛有力,八块腹肌紧挨相连,人鱼线若隐若现,脐下三寸隐隐跳出几根藏不住的…毛。

    洛克满眼放光,再也藏不住眼里的疯狂,直接凑近那胸膛上的一抹殷红,轻咬慢啃起来。

    查玛倒抽一口冷气,被侵占的地方敏、感至极,令他直接脸红到耳根,“洛克,你真的是疯了,快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别吵,不然真的弄哑了你。”洛克的嗓音里写满了克制不住的情、欲,大手肆意游走着,感受着肖想了多年的美好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单纯到极点的家伙,根本不知道他这些年积攒的爱恋,已经到了失控要爆炸的边缘!

    如果不是小平顺提起,他自己都不知道就连睡梦里,他都在喊着查玛这个笨蛋的名字。

    后来达尔贝又调侃了几句,洛克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再克制下去,必须要果断推翻这个笨蛋,他们才会有未来!

    洛克给人的印象一向是侃侃而谈的谦谦君子,如今却像头出笼猛兽,狂野粗暴的亲吻着被定住的查玛,卯足了劲想要挑起查玛的情、欲。

    这个呆头鹅他肖想了很久很久,如今终于崩溃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!

    既然如此,他就索性不再纠结任何,只想彻彻底底拥有彼此,无论是从肉体还是灵魂!

    “妈的,洛克,你真的是疯了,快放开老子!”

    “混蛋,不可以咬那里,好脏!你他、妈是不是想死?!”

    “可恶的家伙,赶紧放开我,我一定要弄死你,你这个混蛋啊!”

    被禁锢着的查玛实在无法接受这一切,粗口连连起来,忙碌着的洛克也不恼怒,伸手点向他喉结下方,瞬间整个世界都清净了。

    窗外月影婆娑,树影款摆,室内春、光满地,令人羞得不敢多看半秒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宫殿内,达尔贝深情拥着怀里的陆卉儿,诉说着他深深浅浅的爱恋,根本不舍得放开。

    隔间的儿童房内,小平顺仍旧睡得香甜,唯有他手里那颗心形紫水晶仍发着耀眼的光芒,将平顺整个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快天亮才肯睡下的达尔贝是被弄醒的。

    他不爽地睁开眼睛,就看到平顺满脸的不情愿,嘟着小嘴控诉着他的恶行,“爹地真可恶,昨天明明说好的,让妈咪陪我睡,说话不算话!”

    达尔贝一把将平顺拉上来,轻弹了下他的小脑袋瓜,“你这个小东西,昨晚我可没有这么答应你啊!而且你昨晚不是被妈咪哄睡了?还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哼!妈咪,你看爹地耍无赖,说不过就使用暴力。”平顺自己先跳下床,然后拽着陆卉儿告状,“走,妈咪,我们去外面玩,才不要跟爹地一起玩呢!”

    陆卉儿硬是被平顺给拽起来,还穿着睡衣的她头发蓬乱的厉害,连忙劝着平顺,“好好好,妈咪陪你去,但是也要等妈妈洗漱好才可以出门吧?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等你。”平顺说着就抱臂坐在一旁,大有陆卉儿不起来他就不走的架势。

    陆卉儿无奈摇头,昨晚她被达尔贝缠得厉害,差不多快天亮才睡下,这会儿又被这个小东西缠,唉。

    不过她向来疼爱平顺,只好拖着疲惫的身子下床,走向洗浴间收拾起来。

    达尔贝伸手拽住平顺,“你这个小东西,都不知道心疼你妈咪让她多睡会儿么?她昨晚很晚才睡。”

    “哼,明明是你不心疼妈咪才对,”平顺抗议地挥着小拳头砸向床边,“是你不让妈咪……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平顺的话还没说完,结实异常的象牙床硬是被平顺给砸得塌了架,发出了惊天的巨响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达尔贝反应快,估计连他都跟着一起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陆卉儿闻声跑了出来,“怎么了这是?什么东西那么响?”

    等她看清楚自己刚睡过的象牙床,愕然瞪大了眼睛,“呃……床怎么会塌了?”

    平顺知道自己闯了祸,内疚地低下头,“妈咪,我不是故意想弄坏它,真的是轻轻砸了下。”

    “再砸下我看看。”达尔贝脸上的笑容不见,严肃看着平顺。

    他威严的目光令平顺立即道歉,“爹地,我错了,我真不是故意的,你不要生气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,我是想看看你现在力气有多大,并不是在生气,”达尔贝重复了遍,“这次用力砸下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平顺这才知道达尔贝不是在生自己的气,犹豫着挥拳砸向已经塌架的象牙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这记拳头平顺使足了力气,拳头落下的地方象牙直接碎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这下连平顺自己也震惊了,他不敢置信的又连砸了几拳,拳头落处都是粉末,根本看不出之前是通透坚固的象牙。

    “爹地,我明明昨天还没有这么大力气呢,”平顺疑惑地晃着自己的拳头给达尔贝看,“真的,我昨天也有拍桌子,连颗石头都砸不碎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应该是你长大了,以后注意点自己的力气,不要给别人带来麻烦。”达尔贝拧着眉头叮嘱着平顺,心里却瞬间风起云涌。

    他知道平顺从小就气力惊人,可是想要一圈砸碎结实的象牙,就连他都不一定能做到。

    而且平顺自己也说了,昨天他还连颗小石子都咋不碎,难道……

    达尔贝不由想到了昨晚陆卉儿告诉他,说已经把那颗心形紫水晶送给了平顺,难道是跟那颗水晶有关?

    “爹地,你怎么了?为什么不说话?”平顺小心翼翼问着,生怕自己惹得达尔贝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嗯,”达尔贝这才回过神来,“没事,你跟妈咪去玩,爹地还有些事要去做。对了,你那块紫水晶呢?可不可以借给用一下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平顺说着掏出放在贴身口袋的那枚紫水晶,“呐,用好了记得还我,我去跟妈咪玩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