达尔贝看着手里那块紫水晶,心情更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他随意洗漱了下,就直接去了书房,拨通了洛克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铃声一连响了很久,才传来洛克慵懒的声音,“哪位?”

    “是我,洛克,到书房来一趟,我有重要的事要问你。”达尔贝说完,突然听出有什么不对,“你旁边是不是有人?”

    洛克低头看了眼被自己折腾了整晚的查玛,唇角得意勾了起来,“是的国王,我暂时还在外面,半个小时后,我就会出现在你的书房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心里在琢磨着紫水晶的事,也就没多注意洛克去了哪儿,轻嗯了声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切断电话后,达尔贝想了想,又拨了查玛的电话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洛克和查玛无疑是他最信赖的左膀右臂,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立即再次传来洛克的声音,“国王,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达尔贝愣了两秒,瞬间明白了一切,低声笑了起来,“呃……吃饱了没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您这通电话的话,应该能吃饱。”洛克也不避讳,做都做了,他就不会介意任何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那就再给你一个小时,如果不方便,就自己过来就好。”达尔贝说完,就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洛克动作会那么快,居然已经将他的大将军给吃干抹净了,真是雷厉风行啊!

    不过想到洛克早在多年前就对查玛的爱恋,达尔贝完全能够理解,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压抑至极便疯魔吧。

    如果换了他守着陆卉儿却不能表露任何的爱意,只怕他早就别逼疯了。

    达尔贝在书房里静静等了一个小时,洛克果然守时,直接走了进来,微微点头请安,“国王,早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其实已经不早了。”达尔贝冲洛克笑了下,“不错嘛,下手够快的!”

    “一般一般,之前太被动,应该早立定主意的。”洛克转移话题,“对了,国王这么着急叫我来书房,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达尔贝点点头,将那块心形紫水晶放在桌上,“你过来看看,能不能看出它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是颗普通的紫水晶么?”洛克拿起来仔细看了下,“确实是水晶没错,而且是质地最清澈纯净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达尔贝眉毛再次拧了起来,“昨晚平顺搂着睡了一宿,今早起来轻松砸碎了我的象牙床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,洛克瞬间惊愕地瞪大了眼睛,“砸碎了象牙床?那我要好好看下这颗水晶才行。”

    只是任由洛克将这颗水晶翻过来覆过去,都没能看出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他跟着皱起眉头,有些挫败道,“小臣无能,暂时没能看出什么,需要回去翻找那些古籍才行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应允点头,“好,去吧。”

    洛克转身准备走,没走两步又退了回来,“呃,我想给查玛请几天假,他最近应该都不能来宫里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哭笑不得地看向洛克,”你到底是有多凶残,难道折腾的查玛丢了半条命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至于,我只是不想让他带伤来工作。”洛克说着冲达尔贝眨眨眼,“你肯定懂这种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准了准了,先说好,不能光顾着恩爱,赶紧弄清楚这块水晶的猫腻,我总觉得有点不正常。”达尔贝说完就冲洛克再次挥手,“赶紧走吧走吧,估计有得安抚了。”

    洛克头也不回地冲达尔贝挥手,径直走出书房,背影格外的自信。

    达尔贝笑着轻摇头,看着眼前的紫水晶陷入沉思,这块石头,到底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E国森林,草色皆青,四处都是一片葱茏郁郁。

    转眼间,冷月跟着福妈搬来被史蒂夫废弃的宫殿,已经过了两个月。

    这期间福妈不时带来些外界的消息,云毅从未放弃过对冷月的寻找,多多少少缓解了冷月的相思之苦。

    入夜的时候,冷月都久久不能入眠,看着月光遥想着云毅帅气的脸庞,心里酸楚又甜蜜着。

    而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,她的小腹跟着隆起,沉甸甸连走路都变得困难起来。

    冷月对此十分纠结,觉得自己这副模样真的是又蠢又笨,幸好她不在云毅身边,不然根本都无法面对这样的自己。

    福妈却高兴地不行,因为她知道,冷月的孕期即将结束,很快就将迎来分娩。

    这天,月色晴朗,天暖气和。

    冷月像往常一样吃过福妈做的晚饭,肚子突然疼了起来,害得她全身都蜷缩起来,“福妈,好痛,我好痛。”

    福妈立即紧张起来,围着冷月打转,“公主,你是不是觉得腰腹下坠的厉害?这是要生了呀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知道,”冷月只觉得后腰痛得厉害,肚子更是胀痛的不行,里面翻江倒海的痛,“福妈,我好痛,怎么办,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公主,不要怕,这是身为母亲都必须要经历的,跟着我的节奏,呼——吸——,呼——吸——”

    福妈紧张到额头满是汗水,心疼地指挥着冷月,想要让她尽快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冷月痛到四肢都抽搐起来,可是想到肚子里的宝宝,为母则刚的她咬牙跟着福妈的节奏呼吸起来。

    “很好,公主,继续保持这个节奏,努力引着你肚子里的气往下走,加油,你可以的!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我加油,”冷月咬牙坚持着,浑身早已经痛得冷汗淋淋,“我一定可以的,一定可以!”

    撕、裂般的疼痛折磨着冷月,令她头上身上满是湿淋淋的汗,前爪在地上生生刨出两个窟窿。

    “公主,宝宝快出来了,坚持住,你一定可以的!”福妈心疼地给冷月顾着劲儿。

    冷月头脑昏沉沉的,心里只有唯一的信念:她一定要生下和云毅的宝宝!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坚持了多久,只觉得几乎要耗尽全身的力气,疼痛在最后一刻加倍袭来……

    “哇……哇……”

    稚嫩的哭泣声在宫殿内响起,痛到快要昏厥的冷月瞬间瞪大眼睛,根本不敢去看,而是低声问着福妈,“宝宝,是不是宝宝在哭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