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34章 他听见熟悉各歌声大声喊道:月儿…
    第2034章 他听见熟悉各歌声大声喊道:月儿…

    没热闹可看的人群渐渐散开,云毅开车带着后面的灰狼一路疾行,却并没有返回自己的别墅,而是朝荒僻的郊外驶去。

    之前没见到这头灰狼时,云毅还以为它是史蒂夫的手下。

    直到亲眼看到,他才知道不对,这头灰狼看向他时居然带着几分欣喜,似乎在危难中见到了救星似得。

    云毅笃定它肯定知道些什么,为了掩人耳目,直接载着灰狼离开了喧闹的街头,来到荒芜的郊外这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到底是谁?”云毅说着转回头,却愕然看到后车座的那头巨狼已经不见了,反而有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云毅只是惊愕的两秒,瞬间恢复镇定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姑爷,我是福妈。”福妈笑着看向云毅,“那罐奶粉你真的必须给我,因为小公主都已经快饿坏了。”

    云毅的心狂跳起来,“为什么叫我姑爷,小公主是谁?”

    福妈笑得慈爱,“你是公主最爱的男人,可是她因为不敢见你躲了起来,现在已经顺利生下了小公主。”

    云毅脸色瞬间变得黑沉起来,立即掏出一把枪,顶在了福妈的太阳穴上,“我不管你是谁,立刻告诉我,你说的公主是谁!”

    有个答案早已经在云毅心头呼之欲出,然而他却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他的月儿只是离开了两个多月,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,怎么可能会生下孩子?

    不可能,眼前这个狼人说的根本不可能是他的月儿!

    看着并没有被自己三言两语给说服的云毅,福妈反而欣喜地点了下头,“不错,不愧是公主爱上的男人。你不信可以跟我去看,但是速度一定要快,公主刚生产完还有些发烧,小公主吃不上奶哭得不行,我真的没有时间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跟我来这套,你必须告诉我,嘴里的公主到底是谁!”云毅依旧黑沉着脸,握枪的手根本就没有要挪开的迹象。

    福妈有些哭笑不得,没想到云毅居然这么沉稳,如果换了别人肯定早就开心到跳起来了吧?

    “冷月,她是我们狼人族最尊贵的公主,而我是照顾她长大的福妈,之前因为史蒂夫的叛乱失散,最近才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福妈笑着看向云毅,“这下你总应该相信了吧?姑爷,我在谷底见过你,就在那座废弃的旧王宫。”

    虽然心里早已经有了猜测,可是当冷月两个字从福妈嘴里跳出来时,云毅仍是觉得大脑轰的一声,几乎有些站不住。

    他盼了多久,找了多久,他的月儿就像人间蒸发了似得,根本就找不到!

    从见到福妈起,他就隐隐有种预感,很快就能和自己的月儿见面。

    可是心里又生怕这是种假象,刚才他之所以那么谨慎,就是生怕刚升起的希冀会破灭。

    直到福妈说出旧王宫,说出史蒂夫,云毅终于相信,她是真的知道月儿的下落。

    他立即收起手枪,态度变得柔和许多,“请你告诉我,月儿她现在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福妈笑着说道,“就在你守着的那片森林谷底,本来我们就住在非王宫的,可是那次差点被你撞到,公主就让我搬去史蒂夫的宫殿了。因为公主说你绝对想不到,她会躲在史蒂夫曾经住过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被我撞到?”云毅想起自己那次在废旧王宫确实嗅到了冷月的味道,他当时还以为是幻觉,没想到是错过!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躲着我?她为什么要躲着我!”云毅心痛低喃了声,深吸口气坐回位置开车,“麻烦告诉我,史蒂夫的王宫在哪儿?”

    在福妈的带领下,云毅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史蒂夫的宫殿。

    他是知道这个地方的,只是没想到冷月为了避开他,刻意躲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在来的路上,福妈已经将冷月心里的顾虑告诉了云毅,气得云毅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他怎么都想不到,这个傻女孩居然会这么想,他在爱上她时就知道她是狼人,自然会接受她的一切,又怎么会在乎她的形态呢!

    哪怕她永远都变不回人类的模样,他也根本不会在乎!

    那么多日日夜夜的痴痴寻觅,他想要的,只是她能守在他的身边啊!

    云毅大踏步朝着史蒂夫宫殿走去,心情因为即将见到冷月而激动的不能自已,甚至双手都悄然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月儿,我来了!

    冷月自从福妈走后,就无力地躺在地上的毯子上,浑身疲惫的厉害,却不敢睡着。

    福妈去给她的女儿买奶粉,她必须撑起所有的精神,等着福妈归来。

    小家伙睡在吊床上被风儿轻轻荡着,乖巧睡了会儿,似乎又被饿醒了,开始不耐烦哭起来。

    冷月急得不行,挣扎着从毯子上爬起来,半立着用前腿晃着吊床,“乖,不哭不哭,福妈马上就回来,妈咪陪着你啊。”

    刚出生的小东西偏头看着毛茸茸的冷月,似乎很奇怪她白狼的外形,愣了两秒又张嘴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乖乖不哭,妈咪唱歌给你听好不好?”冷月气恼自己不能变回人形抱自己的宝贝,只能无奈地晃着吊床,哼起儿时母后唱给自己的摇篮曲,“风不吹,树不摇,鸟儿也不叫,小宝宝,要睡觉,眼睛闭闭好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还带着几分疲惫的沙哑,听上去并不优美,却吸引了吊床里的小东西,停下哭声看向冷月,好奇的神情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看着犹如天使般可爱的宝宝,冷月瞬间忘却了之前生产时的所有艰难,她继续轻轻哼着歌,耐心哄着吊床里的宝贝,“月儿弯弯像只小船宝宝睡船上,云儿飘飘船儿摇摇,宝宝睡着了……”

    云毅的脚刚踏进宫殿,就听到这再熟悉不过的歌声。哪怕嗓音里带着疲惫,他也知道那唱歌的正是自己苦苦寻觅的冷月!

    “月儿!”

    云毅狂喜迈开脚步,风一样朝着歌声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冷月的歌声顿了下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她苦涩笑了下,这里怎么会出现云毅的声音呢?他现在大概还守在那座废弃的宫殿前,而她却还不能变回人形去见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