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35章 我们的女儿…

    冷月心里自嘲了下,正准备继续唱歌,就听到了阵急促又沉稳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她愣怔回头,赫然看到云毅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瞬间石化僵在原地,都忘了继续推吊床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瘦了一圈,脸上的黑眼圈极为明显,看上去憔悴极了,眼眸里带着浓浓的哀伤。

    云毅,他真的是云毅,自己并不是出现了幻觉!

    云毅迈进来的第一眼,就看到自己最爱的冷月正以白狼的模样站立着,用前爪推着个被吊起来的摇篮。

    他的心狂跳起来,那个摇篮里装着的,真的是自己的孩子?

    “月儿!我终于找到你了!”狂喜不已的云毅愣怔片刻直接冲过去,紧紧抱住冷月,脸颊贴着她柔顺的毛发摩挲起来,“月儿,你好傻,为什么要躲起来,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的快要疯掉?”

    冷月无力倒在云毅怀里,有千言万语想要跟他说,可是喉头却发不出半个音节。

    她思恋那么久的云毅,终于出现在她的面前,天知道她有多么的想他!

    “月儿,你好傻,我怎么可能会因为你不能变回人形而嫌弃你呢?你从婚礼上悄无声息地逃走,我整个人都快要疯了!我怕你遇到危险,担心你受到伤害,害怕再也见不到你,我……”

    云毅说着哽咽起来,锁紧自己的手臂紧紧抱着冷月,“以后不准你再做这种傻事,或者我干脆把你锁在地下室,永远都不准你逃走!”

    冷月鼻头酸涩的厉害,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绪,嚎啕哭了起来,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话,我都知道的。你的嗓子好沙哑,需要休息,乖。”云毅耐心安抚着怀里的至爱。

    他不在乎自己寻找这么久的艰辛,只要如今冷月回到了他的身边,所有的一切就都值了!

    “哇……哇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沉浸在久别重逢的狂喜中时,被忽略的小宝贝抗议地发出哭声,不满地挥舞着小胳膊小腿。

    云毅这才慢半拍想起看向吊床,赫然看到里面躺着位粉雕玉琢的小可爱。

    她有着漂亮的卷发,绿松石的眼眸,鼻梁高、挺,皮肤雪白,就像从年画里跳出来的小公主似得。

    “月儿,她是……”云毅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人类的孕产期误导了他,令他一瞬间还无法相信自己居然有了孩子的事实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冷月回答,云毅都相信眼前的小家伙是自己的宝贝女儿,因为她简直跟冷月是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    而他敢肯定,他的月儿这辈子都只会有他一个男人而已!

    “你说呢?她当然是我们的女儿。”冷月开心地笑起来,漂亮的绿眼眸弯成了一弯新月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云毅点头,眼眸里仍带着丝不敢置信,“生命真是太奇妙了,明明你走时都毫无怀孕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狼人族跟人类不同,孕产期只有三个月,所以我才想躲起来,等平安生下宝宝再抱着她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冷月笑着解释道,“谁知道我都没做好准备,你居然找了过来。你怎么找到这儿的?”

    不等云毅解释,福妈已经将冲好的奶粉装进奶瓶拿了过来,“公主,是我的错,我不知道人类的奶粉居然那么贵,冲动地想抢走一罐,被人群围了起来。幸好姑爷及时出现,不然我很可能就被抓走了。”

    冷月不用福妈细说就想到了当时的危险,倒抽一口冷气,“福妈,我差点害你被抓走。”

    虽然冷月不是人类,却在人类社会生活了那么久,知道他们对于异类的手段。如果福妈真的被抓走,自己这辈子都会愧疚不安的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有姑爷在么,有惊无险。”福妈抱起吊床里的女婴喂奶,“这都要谢谢小公主,肯定是她保佑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对,如果不是她的出生,我大概还需要很久都见不到你。”云毅跟着点头,伸手接过福妈怀里的宝贝女儿,“来,我来抱她试试。”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抱过这么小的婴儿,看着她肌肤吹破可弹的小模样,云毅生怕自己会碰坏了她,伸出去的手都有些轻颤。

    福妈轻声笑了起来,“没关系的姑爷,小公主没有那么脆弱,你完全可以把她抱进你怀里。”

    说着,福妈将怀里的小公主递给云毅,教给他注意事项,“呐,你这样抱,她喝着才不容易呛奶。”

    云毅点点头,柔声跟怀里的宝贝说着话,“乖哦,我是爹地,爹地知不知道,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你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小小的人儿咕嘟咕嘟喝着奶粉,漂亮的眼睛紧紧盯着云毅,突然咧嘴冲他笑了下。

    这抹笑容瞬间融化了云毅的心,他受宠若惊地看向冷月,“你看到没有?她在冲我笑耶,我的女儿在冲我笑!”

    冷月笑呵呵摇头,“这个傻瓜,你是她爹地。”冷月除了和福妈说狼语之外,云毅是听不到。

    冷月就那样看着云毅,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,真好,他来了,这样女儿不用受苦了。

    云毅笑呵呵看着怀里的宝贝女儿,小心翼翼伸出根手指,试探摸了下她嫩滑的小脸。

    她实在太小太小,云毅几乎屏住呼吸,生怕自己一个大喘、息,会把怀里的小公主给吹飞了。

    冷月看着有几分傻气的云毅,心里格外的窝心,撒下串银铃般的笑声,“她不是豆腐做的,不用这么夸张。”

    然而云毅根本不相信冷月说得,宛如捧着稀世珍宝似得谨慎,让冷月快看,“你瞧,她没有牙齿耶,好可爱啊!”

    向来铁骨铮铮的云毅此刻再没有往日的冷肃,脸上堆满了初为人父的傻愣,从没像此刻般感受到新生命的美好。

    他抱着粉嘟嘟的女儿适应了好一会儿,伸手将冷月抱在怀里,“月儿,这些天你受苦了。走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刚才还笑得开心的冷月却固执地摇头,在没能恢复到人类形态前,她是不会就这么回去的。

    她深深爱着云毅,根本无法忍受他因为自己而被别人私下指指戳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