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38章 终于恢复人形了…

    等他走出来时,只在腰间随意裹了条浴巾,精壮的胸膛上还滚着水珠,举手投足都性感撩人,就像行走的荷尔蒙。

    冷月躺在床上,忍不住咽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食色性也,这句话不单单指男人,对她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恨不得化身为狼,直接扑上去将云毅狠狠压倒在地,好偿相思之苦!

    “是不是对看到的很满意?那就赶紧恢复,好扑上来。”云毅冲冷月露出魅惑的笑,这才转身吹起头发。

    冷月被说的脑海里遐想联翩,狠狠吞了下口水,心里像有千把双爪子在挠似得,疯了般叫嚣着让她冲上去!

    她深深吸了口气,想压下心底的悸动,身体却诚实坐了起来,鬼使神差般下了地。

    等双脚踩在长长的毛绒毯上,冷月才后知后觉瞪大眼睛,惊喜低头环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天知道刚才她还是白狼的模样,这会儿居然已经恢复了人形!

    她的前爪早已经变成了莹润的人类手掌,白、皙纤长;原本身上的光亮皮毛也倾数不见,皮肤光洁嫩滑,吹破可弹。

    而两只后肢已经变成了修长笔直的美、腿,每一寸都完美到极致,写满了女性特有的魅力。

    冷月将自己打量个遍,发现从肩头到细腰再到小腹,每一处都跟之前一般无二;尤其是自己引以为傲的耸起,依旧坚、挺如初。

    她这才彻底放下心来,嘴角沁满了浅笑。

    云毅正背对着冷月吹自己的短发,很快吹干转过身,却发现刚才还躺在床上的冷月,居然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这下彻底把他给吓得慌了神,不由想起冷月在婚礼上莫名失踪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“月儿,不要开玩笑,快出来!”云毅慌忙喊了声,急切迈步到床前,掀开卷在一起的被子。

    然而冷月根本就不在床上,云毅正慌着准备转身去找,一双盈盈玉臂从床那边伸过来,搂住了云毅的脖颈。

    下一秒,故意躲起来的冷月调皮站了起来,直接搂住云毅的脖颈将他扑倒在床上,“哼哼,哪里逃!”

    这突来的变故令云毅整个人傻愣在原地,眼睛都不敢眨,生怕自己一旦眨了眼,下一秒冷月就会突然消失。

    冷月将云毅压在身下,嘟起红唇冲他吹气,“哼,这下看你还怎么欺负我!”

    云毅的眼睛直愣愣看着冷月胸口,大饱眼福,都不舍得挪开视线。

    天知道他有多久没能看到这样诱、人的风景线,身体瞬间起了反应…

    冷月刚才只是想逗下云毅,根本忘了自己身上寸丝未着,如今早已经感受到云毅那迫切的炙热,切切实实体会到了什么叫引火烧身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只是跟你玩笑,哈哈,嘿嘿。”冷月绯红着脸准备从云毅身上下来,却被他扣住纤腰,然后就天晕地转被压在了下面。

    云毅眼神炯炯,里面盛满了璀璨星河,声音因为动、情变得沙哑起来,“月儿,你终于恢复过来了,宝贝儿,你真的好美,你和之前一点没变。”

    是啊,她生下宝贝后,没有喂过一天的奶,身材和之前一样,完美无瑕

    天知道他等这一刻等了多久,如今终于呈现眼前,令云毅甚至觉得自己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他狠狠咬了下自己的舌尖,钻心的疼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,他的月儿终于恢复到了人类的模样!

    狂喜几乎将云毅给淹没,他低头狠狠吻上冷月的红唇,细细碎碎吻遍每一处纹理,将所有的思念都盛在这虔诚的轻吻中。

    两唇相接,被阻扰了三个月的思念在此刻终于毫无距离的贴近,像烈火般点燃了深情相爱的两人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所有的语言都是那么的苍白,唯有彼此融入,深深拥有,才是对爱情最完美的诠释。

    卧室内灯光朦胧,两道相拥的身影缠、绵悱恻,泄了满室的春、光。

    持续了很久很久,直到东方露出鱼肚白,云毅才终于肯放了求饶连声的冷月,拥着她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她白、皙的肌肤布满了深浅不一的吻痕,每一处都代表着云毅痴痴的爱恋。

    云毅用手搂着冷月,手指从她发间穿过,轻吻着她的耳尖,轻声感触着,“宝贝,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,我都想你快要坚持不下去了!”

    冷月早已经被索取到疲惫的不行,眯着眼睛本想睡觉,耳朵被某人当食物般啃噬提醒了她一件很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下,到底轻声说道,“阿毅,我们去给宝宝做手术,把她的尖耳朵修修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修?为什么要修?”云毅早就看到自己宝贝女儿那独特的耳朵,但是他从来不觉得那有什么不妥的。

    冷月眼神黯然不已,内心十分自责,“因为跟人类的耳朵不同,我不想让她被人非议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跟人类一样呢?她是我们两个的孩子,拥有我们两个的基因,是那么的完美无缺,独一无二的!”

    云毅毫不犹豫摇头,“我觉得这件事应该等宝贝长大,尊重她的意见,而不是由我们蛮横做主。如果她不想改变,我们也应该支持。”

    云毅思想十分开明,他并不觉得人类的特征就是最完美的,反而觉得女儿的尖耳朵更加漂亮。

    听云毅这么说,冷月的眼神动摇了下几分,她其实心里也不舍得让女儿受苦的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等她长大,问问她自己的意见好了。”冷月笑得眉眼弯弯,有些不满地说道,“我们的宝贝都满月了,到现在还没有名字,你这个做爹地的会不会很不称职?”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冤枉我了,”云毅宠溺搂紧怀里的冷月,低头吻上她光洁的额头,“因为我想把这个独属权让给你,是你辛苦孕育了她,给了她生命。辛苦你了,宝贝。”

    这声辛苦,令冷月瞬间泛红了眼角。

    其实跟孕育孩子的辛苦比起来,她反而觉得跟云毅分开的那两个月格外艰难。

    好在现在那些刮骨的思念都过去了,她又能恢复到之前的模样,身旁躺着心底最爱的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