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迷迷糊糊伸手捞过手机,直接摁下了接听键,“哪位?”

    “阿毅,是我,慕容怀,你现在能不能立即来我公司一趟?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你!”

    慕容怀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,语气十分焦急。

    云毅不怎么想去,“可是我还没睡醒,你什么事那么急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哥们?是哥们就赶紧来救场啊!老头子非让我回去相亲,赖在公司不走,你得过来打救我才行!”

    慕容怀急得差点吼起来,“你今天要是不来,咱们这兄弟就算是当到头了!”

    说着,慕容怀毫不犹豫切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云毅看了眼窗外,才知道天早已经亮了。

    他把手机丢在桌上,打算搂着冷月再睡会儿,反正慕容怀被催婚也不是一两次了,习惯就好。

    云毅刚闭上眼睛,还没睡沉过去,手机再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无奈叹了口气,握起手机正准备丢出去,冷月半眯着眼睛看过来,睡眼惺忪道,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云毅怕的就是手机声会吵醒冷月,见她醒了就把举着的手收回到耳边,摁下接听键应了句,“给我半个小时,等不及也给我憋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云毅就帅气切断电话,顺势在冷月额头偷了个香吻,“是慕容怀那个老小子,他又被家里逼婚,赶着让我去救场。”

    冷月刚睡醒,还有些迷迷糊糊,听到云毅说的笑了起来,“逼婚?听起来很严重的样子,你快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云毅慢条斯理下床,找了套西装换上,“不着急,那小子都被逼婚逼得习惯了,不差这一时半刻的。你再睡会儿,别起那么早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冷月软着嗓子应下,眯着眼继续躺在床上,“路上开车小心,别忘了吃福妈做的早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云毅再次弯腰亲了下冷月的脸颊,这才恋恋不舍出门,“早餐就不用了,刚睡醒不饿。等会儿帮了慕容怀那老小子的忙,还不得宰他一顿?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轻轻带上门,从楼上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云毅路过客厅时并没有看到福妈,也没往心里去,以为她推着小菲凡去忙了,直接跳上车开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云毅一路飞驰,径直朝慕容怀的公司赶去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赶到慕容集团,直接搭乘电梯到了顶层。

    慕容怀正坐在宽敞的真皮座椅上捧着杯咖啡,对面站着个精神奕奕的人,正是慕容怀的老爹——慕容弘。

    慕容弘是昔年征战沙场的老将军,很得女王赏识,藉着庇佑将家族企业经营的如火如荼,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人物。

    在整个Y国,慕容家族是唯一有能力与云氏集团抗衡的大财阀,实力和权势都不能小视。

    如今的慕容弘已经年近五十,身形却依旧高大健硕,声音更是洪亮有力,从背后根本看不出半点老态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流荡了那么多年,连个窝都没有!更别说给我们慕容家传宗接代生个孩子了!这次你必须听我的,老老实实结婚生子!”

    慕容弘气得吹胡子瞪眼,桌子拍得咣咣响,声音更是洪亮的跟小喇叭有得一拼。

    然而任凭他气得不行,慕容怀老神在在坐在椅子上,脸上没有半点波澜。

    “爹地,气大伤身,我新来的秘书冲的咖啡不错,要不要给你来一杯?”慕容怀说着,举起咖啡冲云毅扬了下,示意他赶紧来救场。

    云毅正准备开口,口袋里的手机突兀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掏出一看,发现是冷月打来的,立即摁下接听键,“月儿?怎么了,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不怪云毅多心,而是他刚从家里离开不久,这会儿就接到冷月的电话,难免会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听筒内传来冷月无助的声音,带着浓浓的哭腔,“阿毅,你快回来,福妈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云毅立即握着电话走了出去,直接奔向电梯间,语气尽量保持平缓安抚着冷月,“别着急,你慢慢说,福妈怎么会不见,是不是买东西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醒来时想去看凡凡,发现她还睡得正香,福妈却不在。平时她是不会离开凡凡左右的。”

    冷月低泣着,“然后我就在别墅找福妈,找遍了所有的地方,都没有找到。呜呜……阿毅,福妈她是不是离开了……我不想她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哭不哭,你乖乖在家等我,我马上就赶回来,很快的!”云毅语无伦次安抚着冷月,人已经跳上车,将油门踩到底朝家里驶去。

    平日二十分钟的路程,云毅只用了几分钟就硬是飙车到家,车门停稳就直接冲进客厅,“月儿?月儿!”

    冷月飞奔着出来,怀里抱着小菲凡,眼睛因为哭泣变得红肿不已,直接扎入云毅怀抱里。

    “阿毅,福妈她真的不在……呜呜呜……她离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哭不哭,”云毅心疼地接过小菲凡,搂着冷月走进客厅,扶着她走在沙发上,“你别着急,或许福妈只是有事出去了,一会儿就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冷月哭得满脸是泪,摊开左手攥着的纸条给云毅看,“我已经找过了,福妈把她的东西都带走了,只留下这张纸条。”

    云毅接过纸条展开,上面已经被泪水打湿了不少,有些字迹都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“公主,我很开心你找到了自己的真爱,也很珍惜跟你们共处的时光。只是我老了,最向往的还是山林里自由的空气和泥土的芬芳,这遍地都是水泥的钢铁都市,我实在是喜欢不起来。现在你终于能恢复变身的能力,小公主也长大了许多,我终于可以放心的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云毅念着纸上的字条,心情变得压抑起来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福妈居然只留下张字条就离开了,难道,是因为昨天的那场插曲?

    云毅继续往下看起来,纸上的字字句句都是不舍,“公主,城市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,因为这里有你爱和深爱着你的人。而对我来说,森林才是最好的归宿。不要想着来森林找我,请相信活了几百年的我,想要藏起来就绝对不会被任何人找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