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每个人选择的生活方式不同,福妈知道公主过得很幸福,这就已经足够了。余下的日子,福妈想拜托姑爷好好照顾你们,我会默默祝福你和姑爷幸福恩爱,祝福小公主茁壮成长。珍重,勿念。”

    云毅念完这张纸条,伤感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刚才他回来的路上还以为福妈只是有事外出,没想到她是真的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冷月靠在云毅怀里哭得犹如带雨梨花,“阿毅,福妈肯定是因为昨天的事情,她怕连累我们,才会悄然离开的。都怪我,我不该跟你一块回来,应该住在森林里,这样福妈就不会走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云毅脸色瞬间变了下,他最怕的就是冷月再生出离开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立即扳住冷月的肩头,柔声哄着她,“月儿不哭,乖,福妈她向往着自由,注定是属于森林的,不属于这个冰冷的都市。她想要离开并没有错,你要尊重她的选择,给她诚挚的祝福才对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想福妈走,我不想她离开,我想让她跟我住在一起,长长久久再也不分开。”冷月也知道福妈其实并不喜欢这里,她只是因为自己才勉为其难留下的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史蒂夫用武力血洗皇宫后,冷月一直以为整个皇室只有她苟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福妈的出现给了她强大的力量,让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唯一活着的。在这个世上还有人跟她一样在缅怀着那些逝去的英灵。

    如今福妈悄然离开,突然从她生活中消失,冷月根本无法做到冷静。

    哪怕她明知道要福妈住在城市是强人所难,但是她就是做不到坦然面对她的离开,只想自私地留住福妈。

    “阿毅,我是不是很自私?我早就知道福妈不喜欢这里,却只字不提……呜呜……”冷月哽咽着低泣,“都是我的错,我不应该只顾着自己,早就应该询问福妈的,都是我的错,我好过分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哭成泪人的冷月,云毅轻轻拍着她的背轻声哄着,“不哭不哭,你哭得我的心都要碎了。福妈她只是暂时离开,我相信她一定还会回来看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会吗?她会回来看我们?”冷月期待地看向云毅,眼眸里全是小心翼翼的期盼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眼眸,只怕再铁石心肠的人心儿都要碎了,云毅重重点头,“当然。福妈最疼爱的就是你,她只是去森林里住段时间换换心情。我想她很快就会回来看你和凡凡的。”

    哭了好久的冷月这才稍稍平复了下心绪,吸着鼻子问向小小的云菲凡,“凡凡,你告诉妈咪,福妈很快就会回来看我们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小菲凡一直窝在云毅的怀里,好奇地看着冷月哭泣。

    这会儿被冷月问话,居然萌萌地点了点头,漂亮的绿眼睛好像会说话似得,在脆生生应着“是呢”!

    云毅继续耐心安抚着情绪低落的冷月,那边的慕容集团顶层,慕容怀则在心里狠骂着云毅的不靠谱。

    这个可恶的家伙,让他来帮自己一把,人到了门口居然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看那个急吼吼的样子,肯定是接到了家里女人的电话吧?

    慕容怀甚至怀疑,刚才进来的根本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高冷霸气的云毅!

    居然被一通电话给指挥的团团转,呵呵,所谓的爱情,就是让人智商下线的癌症。

    哼,慕容怀不满地翻了个白眼,这就是他宁死不愿意结婚的理由,婚姻绝对他妈的是个坟墓。

    “我都问你两遍了,你不回答就算了,居然还敢翻白眼给我!”慕容弘气得七窍生烟,大手更是用力拍着桌子,“你这个混球啊!是不是想要气死我,就能更加逍遥自在了!”

    慕容怀被骂得一脸懵,这才想到吵闹了一早上的老爷子还没走。

    他无奈叹了口气,“爹地,不要发这么大火,人生处处精彩,不要把目光局限在某一处地方,猛钻牛角尖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慕容弘气得大爆粗口,“你小子少跟我玩花花肠子!我告诉你,今年你必须给老子结婚!不然我就捐出所有的资产,一毛钱也不给你留下!”

    慕容怀实在很想点头说好,他还真不稀罕继承什么遗产,自己名下的资产都花不完。

    不过他想了下做儿子不能太嚣张,这样怼回去很可能直接把自家老爷子送上西天,到底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爹地,你先回去消消火。我这真有个重要的会要开,等晚上,晚上我再跟你细说。”慕容怀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自己那臭脾气的老子。

    眼看着被叫来支援的云毅放了鸽子,他只能靠自己度过难关了。

    只见慕容怀将手里的咖啡杯放下,随意从办公桌上捡走些文件,匆忙朝外面走去,“这次的会议十分重要,我已经迟到十分钟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脚步匆匆走出办公室,身后传来慕容弘气恼地怒吼声,“不准开会,你个混小子给我回来!“

    然而慕容怀好不容易趁慕容弘不注意溜出去,又怎么可能傻得折回去呢?

    他并没有走向会议室,而是搭乘电梯下到地下车库,直接钻入车内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结婚?呵呵,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的!

    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,他怎么能轻易就走进坟墓里半死不活呢!

    慕容怀这一走就是半上午,手机早就聪明地关机,免得被火气大到炸裂的老爹给夺命连环叩。

    直到中午时分,慕容怀才从外面帅气回来,将车子停在地下车库,然后掏出另一部手机给助理裴川打电话,“怎么样,老爷子走了没?”

    “总裁,你走后老爷子发了通火,又等了两个小时,这才不情愿地离开。”

    裴川是慕容怀最得心应手的助理,做事严谨,滴水不漏,情商也是一顶一的高。

    “嗯,走了就好,我马上上来,替我接通今天早上的视频会议。”慕容怀快速下了道命令,推开车门走出来,迈开长腿走向电梯。

    今天他确实有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,因为老爷子的搅局不得不挪到了这会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