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44章 世界对他来说都无所谓,只有那个小女孩……
    第2044章 世界对他来说都无所谓,只有那个小女孩……

    等慕容怀到了楼上,裴川已经办好了一切,只等慕容怀的到来。

    电视墙上跳出与会的各个股东,看到慕容怀走进来,齐刷刷在视屏内点头,“总裁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早上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去做,所以我延迟了会议,辛苦大家了。”慕容怀面不改色地坐下来,拿起裴川准备好的各项审计报表,“现在,我们对去年的集团运营做下总结,就先从负责渔业的慕容船港开始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总裁,我们去年实现了……”

    视频会议有条不紊展开,裴川恭敬站在慕容怀身后,时不时为他解说那些报表中不明白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场会议足足持续了一个半小时才结束,慕容怀满意地点头总结陈词,“大家做的十分出色,继续努力,集团不会忘了你们的付出,散会。”

    视频内的各负责人正准备切线离开,慕容怀突然问起来惯例问了句,“对了,最近有没有人拿琥珀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总裁。”

    “总裁,我们这里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各负责人照旧摇头,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慕容怀问的琥珀到底是什么样子,只知道每次开会都会被这么询问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如果有谁拿着琥珀过来求助,无论什么时候,都要第一时间通知我。”慕容怀叮嘱了句,这才懒散挥挥手,“各自回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视屏连线被切断,慕容怀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,懒散伸了个懒腰,“阿川,你呢?”

    裴川跟了慕容怀很多年,不用想就知道他问得是刚才琥珀的事,立即摇头,“回总裁,这里也没有人拿琥珀过来求助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摩挲了下自己光洁的下巴,“一直没有么?真是让人头疼啊。”

    裴川不解问道,“总裁,自从我跟着你,就看到你在问有没有人拿琥珀过来求助。那到底是什么样的琥珀?怎么会有人拿来求助呢?”

    慕容怀被问得神情有些恍惚,丹凤眼透过玻璃窗看向远方,被带回到了自己儿时的那场噩梦。

    那时的他才只有十岁而已,征战沙场的爹地声名赫赫,自然也就得罪了不少人,免不得他和妈咪就被人给盯上。

    那天的黄昏像此刻这么美丽,大朵大朵的火烧云连成片,他坐在妈咪车内开心哼着刚学的儿歌。

    然后嘭的一声,他们的车子被迎头撞得飞起来,然后重重跌落在地,玻璃碎了满地。

    年幼的他被吓得待在原地,甚至都忘了哭。

    是妈咪顶着满头鲜血将他从车内推出来,然后歇斯底里让他快跑。

    他们被撞车的地方在半山腰,年幼的慕容怀是跟着妈咪来踏青的,遇上这种情况根本不知道要往哪儿跑。

    他只记得冷冷看着被撞得四分五裂的车子,车尾那些狰狞的火苗晃花了他的眼,甚至连妈咪拼命挥手让他快跑他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后来,对面的车内下来两人,打爆了正窜着火花的车尾,轰隆一声,被撞翻的车子发出剧烈的爆炸声。

    刺目的火花吞没了来不及从车内的妈咪,也将年幼的慕容怀直接掀飞了出去,朝着陡峭的山崖坠落。

    至今慕容怀还记得那种凌空飞翔的失重感,那是生命即将宣告结束的无助。

    行凶的歹徒眼看着慕容怀掉下去,知道他肯定活不成,立即驱车离开。

    那场车祸从发生到结束,甚至都没有用五分钟,却扼杀了最疼爱慕容怀的妈咪。

    等慕容弘问询赶来时,只看到大火肆虐过得满地狼藉,妻儿不知所踪,哭得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慕容怀跟着他妈咪葬身火海时,三天的母子葬礼上,满身脏兮兮的慕容怀却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他这三天经历了什么,只知道跌下山崖的他居然活着回来,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奇迹。

    后来慕容弘找到了策划那场劫难的凶手,将他们残杀了事,却无法弥补慕容怀缺失的母爱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慕容怀的性格就变得有些古怪,他看上去永远都文质彬彬,可是脸上的笑容却标准的过于僵化,眼里根本没有任何温度。

    长大后的慕容怀更是令人敬畏不已,嫌少有人敢触怒他。

    因为任谁被慕容怀那眼神冰冷的笑容盯视,都会浑身恶寒,宛如掉入了无边地狱。

    “总裁,总裁?”裴川见慕容怀有些愣神,轻声喊了句。

    慕容怀这才从过往那血染的回忆中醒过神,缓缓吐出口气,“你不用在意那颗琥珀是什么,只要有人拿来,记得立即交给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裴川知道慕容怀显然不想多说,也就聪明地没有再问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慕容怀靠在玻璃窗前俯瞰整个城市,目光投向他年幼时被爆炸的气流掀下山崖的那座青山。

    多少年了?距离他逃出生天已经过了整整十五年。

    当年的他以为自己会摔得粉身碎骨,然后被蛇虫鼠蚁啃噬掉,却没想到天不亡他,居然幸运地掉落在一棵斜斜渗出来的松树上。

    那些厚重又松软的松叶牢牢托住了他,使他免去了被摔得粉身碎骨的劫难,不过也晃悠悠随时会将他给甩出去。

    掉落在松树顶上的慕容怀吓得不敢动弹,心儿跟着松树枝的摇摆东游西荡,总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再度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哇,你是躺在这里晒太阳么?好酷啊!”

    就在慕容怀六神无主时,传来道银铃般的笑声,他下意识看上去,就对上张粉雕玉琢的脸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在晒太阳?能带我一起么?”距离慕容怀不远的粗、壮树枝上,一名小女孩正晃着腿坐在那儿,偏头冲慕容怀笑得灿烂,“我叫瑶儿,你呢?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慕容怀都认为那抹笑容是自己见到最纯净无暇的,再没有谁的笑容比她更美。他在崖底见到这样一个小天使。

    慕容怀不但记得那抹绝美的笑,甚至连她的每一个动作,每一句话都记得清清楚楚……

    “总裁,”裴川推门走进来,恭敬道,“老爷刚才打来五个电话,让你今晚必须回家吃饭,不然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