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45章 此生为了找她而游戏人间…
    第2045章 此生为了找她而游戏人间…

    后面的话裴川没有再说,慕容怀瞬间明白不是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他那个性格火爆的爹地,估计又叫骂连声了吧?

    慕容怀黑眸瞬间冷凝,转身问向裴川,“他又想玩什么把戏?”

    裴川沉声将知道的都说出来,“是君家大小姐回来了,老爷想让你和她见面,准备下个月宣布你们订婚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慕容怀低笑了声,冲裴川挥挥手,“知道了,看来他为君家大小姐挑了个好夫婿呢。”

    裴川低着头没出声,嘴角却带着抹明显的不能苟同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也就算了,身为慕容怀的特别助理,再没有谁比裴川更了解慕容怀的冷酷无情。

    他向来视女人如衣服,更是从来不相信所谓的感情,肆意游戏人间,这样的慕容怀,显然不会是结婚的好对象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裴川是没有资格腹诽的,而是恭敬低着头,转身走出了总裁室。

    等裴川走出去,慕容怀轻轻摇头,看着窗外缓缓下沉的夕阳,嘴角扬起抹玩世不恭。

    呵呵,君家大小姐?看来又多了个活腻了来招惹他的!

    在慕容怀看来,那些主动扑过来的莺莺燕燕个个心怀叵测,唯有当年那抹拥有纯净笑容的瑶儿,才是世间最纯美的天使。

    当年她照顾着浑身是伤的他,慕容怀作为答谢,把自己最喜爱的一颗琥珀送给了她。并且承诺只要她遇到困难,只要拿着琥珀去慕容家的任何一处分公司,都会得到帮助。

    因为这颗琥珀是慕容家族的象征。

    当时五岁瑶儿虽然满脸不信,还是将那颗琥珀挂在了她自己的脖颈里,然后笑着问他想不想离开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瑶儿怎么会出现在悬崖下的,但是那三天,他们相互依赖,吃着野果充饥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个年级不大的小人儿在大山里艰难跋涉了两天,风餐露宿,历尽艰辛才终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临离开的那天晚上,瑶儿却像从未出现过似得神秘消失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慕容怀脖颈里挂着的那颗琥珀不见了,他甚至都以为自己是做了场梦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始终没有放弃过对瑶儿的寻找,可是却始终一无所获,反倒是身旁不停窜出各式各样的女人。

    慕容怀跟云毅很谈得来,但是个性却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云毅是彻彻底底的冰山,完全不近女色,只凭着满身的冰冷就讲那些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驱逐到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慕容怀却不同,他秉持的是“不主动、不拒绝、不负责”的三、不原则。

    人前的他文质彬彬,斯文内敛。谁也不知道私下里,他对主动扑上来的女人根本来者不拒,甚至欣然交往。

    然后再根据心情决定什么时候甩开,享受她们从美梦中惊醒的愕然。

    这样的恶趣味几乎是妥妥的渣男无疑,就连他的助理裴川都觉得十分无趣。

    然而慕容怀却十分享受这种人前人后两种面孔的肆意,甚至那些被他甩掉的女人,不但不骂他渣男,反而泪汪汪苦耗着等他回心转意。

    慕容怀之前鲜少会招惹身边的熟人,尤其是这些所谓的名门闺秀,在他看来更是无趣的厉害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君家大小姐既然这么不怕死,有本事说动老头子强硬宣布他们订婚,想来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既然她这么不怕死非要送上门找虐,慕容怀觉得闲着也是闲着,那么就勉为其难凑合下,看看这个女人在床上是不是和别的女人要更浪一些。

    抱着这份邪恶的心思,慕容怀直接开着黑色的劳斯莱斯,回到了慕容家的老宅。

    这处宅子坐落在山脚下,辽阔奢华,慕容怀直接将车子开进去,帅气下车。

    他穿着黑色的修身衬衫,领口两颗纽扣并没有扣,露出健硕结实的胸膛,大秀了把若隐若现的完美身材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俊朗的外表和挺拔的身姿,以及走路带风的霸道气质,简直就像行走的春、药,一路赚来别墅内不少女佣爱恋的眼神。

    慕容怀很快走到别墅客厅,还没进门就听到老当益壮的慕容弘冲他吆喝起来,“说曹操曹操到,哈哈,这个臭小子终于回来了!”

    慕容怀嘴角扬起抹嘲讽的笑,等进了门就换上了得体斯文的笑,“爹地,喊我回来有事?”

    “混小子,没事就不能让你回来陪我这把老骨头吃顿饭?”慕容弘瞪了慕容怀一眼,然后指向左侧沙发,“快,这是你梦云妹妹,她可是刚从国外留学回来。”

    沙发上坐着的,正是裴川口中的君家大小姐,君梦云。

    君家在Y国也是世家,君梦云的父亲跟慕容弘十分交好,是多年征战的好兄弟。

    早在十多年前,慕容弘喝大了一激动,就给慕容怀和君梦云订下了娃娃亲。

    君梦云今年23岁,聪颖慧黠,看似甜美的外表下有着巧妙的小心机,为人处世更是善于察言观色,赢得赞誉一片。

    君梦云从慕容怀刚进门,目光就牢牢锁定在他身上,几乎挪不开视线。

    她在国外留学多年,并不是没有见识的村姑,相反还见过各种类型的帅哥。

    然而恰恰因为这样,反而更令她一眼看出慕容怀的独特来。至少在她认识的那些优秀男子中,慕容怀绝对算得了高山,令人钦慕不可仰止。

    慕容怀一眼看穿了君梦云眼里对自己的赞赏,心底发出声冷笑,脸上却笑得格外温和,“云儿,几年不见,你是越来越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君梦云正看慕容怀看得有些痴迷,被他帅气的笑容晃花了眼,尤其是慕容怀洁白的牙齿,简直亮到炫目,晃得君梦云双颊晕红起来。

    她穿着白色的衣裙,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得体的笑,优雅地点头回应了声,“怀哥哥,好久不见,你依然那么帅气。”

    “帅气可不敢当,距离我们上次见面差不多有十年,云儿是越来越美,我是越来越老啊。”慕容怀说着看向慕容弘,“爹地,不是说要共进晚餐,什么时候开饭?不要饿到云妹妹。”